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四章大家都在做生意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惑。 「哎1李承乾嘆氣:「完了,華哥兒,你掉錢眼裡去了。」 陳華賴得和李承乾對話,你丫是太子,不缺錢,他升斗小民,打完仗回長安,連住那兒都是問題,不揣著千貫錢回去,難道繼續干盜帥的職業...

李承乾的命令傳下去,那八百個羌人就被帶到軍營門前的曠地排成一排宰腦袋,尉遲寶林親自扛著一把馬刀上去,一個人了結幾十個羌人,刀口切在脖子上,鮮血嗖嗖噴射而出衝起老高。到最後,刀口砍缺了,手臂震麻了,尉遲寶林才丟下那把刀,雙手在鎧甲上抹了兩下,然後拿起一個才端來的熱饃饃,啃著去找軍師復命去了。

殺人而已,死在尉遲家父子兩代人手上的孤魂野鬼不下幾萬,尉遲寶林才不會像個看見人血就會暈過去的弱書生。砍完了腦袋,還能啃饃饃,足見他胃部承受能力有多強。

尉遲寶林手上還沾著沒洗乾淨的血腥,就爬上了李承乾那豪華的牛車,他是李承乾的人,進車根本就不用通報入如自家後花園。結果,剛剛拉開擋在牛車前面,用來遮擋視線的帘子,尉遲寶林饃饃含在嘴裡,兩隻眼瞪得和牛蛙一樣大。

車裡有四人。

太子李承乾,駙馬長孫沖,以及杜家老二杜荷,外加一個如同撿到如意寶貝笑顏燦爛的軍師。

長孫沖在一旁聚精會神的學習,杜荷估計是碰到了難題,歪著腦袋想事情,太子神色較好隱隱有喜悅之色,軍師最賤就只差沒把得意二字刻在臉上。他們四人中,除了長孫沖外,每人手裡都拿著一疊像撐開的扇子樣的紙片,尉遲寶林認識,那是用來寫奏章的硬黃紙啊,可精貴了。

尉遲寶林以為他們又在想陰謀詭計,咳嗽一聲,武將不參政,這是規矩:「太子哥,那八百俘虜,都被砍了。」

李承乾嗯了兩聲,從手裡抽出兩張卡片:「一對王,嘿嘿,杜兄,這回可得把老婆本都輸掉埃」

杜荷雙手一攤,將手裡剩下的牌丟在一張小檀木桌上:「華哥兒,你和太子哥是不是合起來坑我?怎麼每次發牌都是我抽到地主,這不科學啊,明明有五十四張撲克牌,三分之一的幾率,為什麼每次都是我中招?」

陳華無法解釋為什麼每次杜荷都能碰到地主,只怪他運氣太霉,陳華雙眼翻白:「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輸了不認賬?」

「某怎麼可能不認賬,輸錢不輸臉埃」杜荷滿臉嚴肅,他是紈,紈是講究風度的,不論是輸了十貫還是一百貫,都會極有風度的付賬,只是自從太子將這叫撲克牌的新鮮玩法教會他后,杜荷的手氣就沒好過,一直輸,都已經輸了上百貫錢了。

「某覺得,這東西是華哥兒發明的某種取巧玩意兒,可以隨意看穿別人手中的牌,而且穩贏,就像賭莊裡的牌九,掌握好了就能出老千。」杜荷不計較自己輸了多少,他手頭還有些閑錢,他只是在想如果自己學會了怎麼樣控制這撲克牌,豈不是要縱橫整個長安貴族圈。

「華哥兒,大家兄弟一場,這撲克牌有何技巧,你到是說說。」杜荷雙眼發亮,連耳朵都豎起來了。陳華每個字都是一字千金埃

陳華搖了搖頭「沒技巧,全靠算牌。」

杜荷愣一愣的「何為算牌。」

陳華也不知如何系統回答,難道還要給杜荷解釋數學里最常見的概率統計?計算每人出了什麼牌,手裡還剩下什麼牌,這樣勝場會更大。

「呃,這個一時半會兒說不清。」

當陳華有所推脫時候杜荷一口報出:「華哥兒,兩百貫錢,你教我,要知道,兄弟每年給弘文館裡面的恩師授業費才一百貫,給你就多一倍,你可知某的恩師是誰?」

「是誰?」陳華很好奇是那個高人敢教杜荷這個怪胎。

「歐陽詢老先生。」

陳華大驚,歐陽詢?那可是和虞世南齊名的唐初四大家,書法堪稱一絕,居然收杜荷為徒?他不會是窮的沒錢了,然後亂開補習班,賺點錢補貼家用?

杜荷一瞧陳華開始猶豫了,覺得有戲:「華哥兒,兩百貫錢的授業費,你把這技巧教給我,我們是兄弟,兄弟學到本事,好處還不說大家一起均攤?」

「等打完賬再說。」陳華同樣需要錢補貼家用,上了杜荷的誘惑。

「哎1李承乾嘆氣:「完了,華哥兒,你掉錢眼裡去了。」

陳華賴得和李承乾對話,你丫是太子,不缺錢,他升斗小民,打完仗回長安,連住那兒都是問題,不揣著千貫錢回去,難道繼續干盜帥的職業,到時候第一個光顧的就是你李承乾家。

「咦,小寶林,你來了?」在打牌那三人你言我語時候,為他們望風,順便也在學習玩牌方法的長孫沖發出聲來。他們這才發現尉遲寶林正躲在前面,像個看見玩具的孩子。

「砍完人了?爽不爽?」話是陳華說的,像個黑射會老大。

尉遲寶林點頭,手都砍麻了能不爽嗎?

「軍師,你的這玩意,是才做的?」尉遲寶林指著桌上的撲克牌,軍師給他們帶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尉遲寶林已經把他當神仙看。

「是啊,天下只有此處有,別處尋不到。」

「能教某怎樣做不?」小寶林很傻氣地問道。

陳華本想說可以啊,但轉而想到尉遲寶林一個舞刀弄搶的,難道也想學李承乾和杜荷二人小資地玩牌。

「你學來做什麼?要給你老子做一副?」

「我家下轄有一產業,和長安某些賭庄有來往,軍師發明的這件兒玩意,說不定那天就能風靡整個長安,某想你能否將這項技術賣給某。」

陳華傻眼了,尉遲寶林盯上了他的專利權。這傻子腦袋裡居然還有經商的天賦,太不可思議了。

大唐朝十八歲的人都會做生意,唯獨陳華還在以為他們都在玩。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艱難地說了聲「你打算出多少貫錢?」

「一千貫。不過這事兒回去后要和我老子商量。等軍師回長安,立刻送錢上門。」

「某出一千二,嘿嘿,小寶寶,某家也有和賭庄來往的生意。」

杜荷的聲音再次響起,他才出了兩百貫買陳華玩牌的技巧,現在立刻殺價買陳華的技術,其實這車裡所有人都知道,陳華髮明的這東西會轟動長安,只是他們都沒先吱聲,打算私下找個安靜的地方和陳華閑聊兩句,順便和他寫個轉讓專利權的憑證,就為家族副產業贏來一筆前景很不錯的生意,哪知尉遲寶林那個傻子,在這時候捅破窗戶紙,軍師有防備了,想騙他輕易按手印不容易埃

既然大家都把窗戶捅了個洞,沉默的長孫沖也開口了「某出兩千貫。某家正好也有產業和賭庄有來往。」

這傢伙更絕,直接將價格抬高一個很高的價位。

「咳咳。」李承錢的嗓子好像不舒服,他開口說話了:「華哥兒。」

「太子不會也想買吧,難道你家也有生意和賭庄來往?」陳華的思維受到大大的衝擊。

「那裡,孤可不是來做生意的。只是有這麼多兄弟要買軍師手上的技術,想知道軍師怎麼解決,怕一不小心傷了和氣。」

李承乾不愧是經過老李培養的,大局觀就很好,他家不做生意,但天下所有生意都是他家的。他更聰明,就是想看陳華如何解決這種棘手的生意。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李承乾是想和陳華學知識。

環顧四周,每個人都是陳華認識的,這生意怎麼做是個難題,賣給出價最高的長孫沖,其他兩位兄弟要難過,他們現在不是代表自己,是幾個長安大家族啊,陳華得罪不起,不然以後沒生意做了。

「這樣吧,既然大家都看上了做撲克牌的技術,買給誰,某也很為難,所以這東西,我打算還是不賣了。」

「不賣了?」幾個大聲問道。

「嗯,不賣了。」陳華很認真地回答「我打算將這技術送出去,我們合作,我出技巧,你們誰家出錢出力,每製作出一副撲克牌,我從中只收取十分之一的利潤,誰家若是願意,我立刻寫憑證按手印,千萬別勉強,全靠自願,這生意能做就做,比先前那樣大家出價競爭溫柔的多。」

「溫柔是溫柔了,但我們被坑了。」杜荷苦著臉道:「軍師啥都不出就佔十分之一,這生意我要是接下來,第二天就被趕出家族睡長安城天橋下了,容我們考慮考慮,容后再議。」

杜荷選擇激流勇退,他第一個退出競爭。

長孫沖同樣搖頭而嘆:「睡天橋總比某家關小黑屋好,前兩年某兄弟買了一批蜀中的蜀,結果虧了幾千貫,被我爹關了三個月小黑屋,出來后一年才恢復正常,我也得慎重考慮。」

就這樣,長孫沖也退出。

剩下的尉遲寶林,撓了撓腦袋:「某出去看人頭掛在營們前沒有,那群兔崽子,總是辦事不力。」找了個借口,尉遲寶林直接開溜。

先前還競相爭奪的三家全都撤退,陳華終於不再為把技術買給誰而苦惱。他來大唐朝就是專坑別人的,那有被人坑的時候。只能說這群人還嫩了點,不是陳華的菜。

「杜兄,加上你輸的三百貫和學技巧的兩百貫,五百貫錢,等打完了仗,某就來取,沒問題吧。」

「沒,沒問題,五百貫,小意思,回長安兄弟我親自給你送來。」

「太子,你那六百貫?」

「孤不是給你說過嗎。要錢沒有,要人有一條。」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