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一章李承乾的轉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師,和孤說話亦是如此隨意,孤的身份,在軍師眼裡和外面的士兵一樣,都是等同的。這一路下來,孤覺得有軍師在,過的比以前所有日子都輕鬆。」 深吸一口氣,李承乾臉上露出了笑容:「草原的空氣就是清新,比...

史書上寫著李世民特喜歡直臣諫臣,就像千古人鏡魏徵,他簡直就是專觸帝王逆鯪存在的奇葩,但李世民都能夠容忍他天天在自己面前哭喪,說君王要怎麼怎麼樣,要對百姓如何如何優待,李世民聽之任之,居然大多採納了他提的意見。可見千古一帝唐太宗的大度並不是吹噓的,他手下的臣子性格另類不計其數,議論朝政的時候,意見不合經常有在朝堂上打滾或者直言謾罵起來,所以像許敬宗這樣,寫詩罵大唐繼承人的臣子,唐太宗沒有砍其腦袋,只是把官貶了又貶。

不得不說,大唐朝的朝政還是可以敢說真話的,生活在這樣的朝堂里,至少能覺得英雄還有用武之地。

李承乾原以為自己把許敬宗對他的大不敬說出來,陳華就算表現的很平靜,也會順便幫忙罵兩句,哪知道他聽后只是搖了搖頭,似乎有話要說,李承乾桃花臉立刻湊過去,臉不大,卻擋住了陳華觀望庫山美好風景的視野,他直接揮手推開了李承乾的桃花臉。

「太子好像並不討厭那許敬宗吧,幹嘛非得說你和他是仇人。」演,你再給我演,我倒想看看你李承乾有沒有當影帝的潛力。陳華雙眉下沉,不屑,道:「我看你感激許敬宗都還來不及。會恨他?要不是看在他不止在罵你,連帶老李家都被罵了,你丫早就跳出來和他拜把子說一聲好大哥了,恐怕到時候直接拿鞭子抽你的就是你的父皇。」

李承乾嘴巴一張,就像在看神仙一樣看著陳華,激動地捏著他的手:「華哥兒,你真是孤的好知己,要不我們拜把子吧,你年齡大,當我大哥,又那麼聰明,有你在身邊,孤就是想成一個昏君,老天都不讓。」

看了看李桃花臉上那獻媚樣,一個大男人,臉上卻有胭脂氣,不會皇宮裡出來的王爺都那樣吧,被後宮佳麗給泡長大的,還是李承乾遺傳了長孫氏的優良基因和她比較像?

李承乾都這樣妖孽了,長孫妖精該如何妖的不像話?陳華很期待見一見這個不論是正史還是野史上,都沒有任何缺點光環照耀的女人。

「我已經有小弟了,太子還是別廢心機了吧,再說,某要是和太子拜了把子,做了你的大哥,那我豈不是要被你父皇賜姓李,然後封我個王爺?太子的父皇有那麼大度嗎?你覺得你這樣做,確定不會被抽?」和張三李四拜把子都可以,和李承乾拜把子,純粹是閑著蛋疼。這事兒看著挺美好,其實就是糖衣炮彈,陳華絕對不會淪陷。

李承乾一臉沮喪:「哎,從小到大,孤就沒有一個真心朋友。表哥和杜荷也僅僅是比較好的朋友而已,在他們身邊,孤還是有許多心理話不能直接說,他們也不敢聽,更不敢給孤出主意,反倒是軍師,和孤說話亦是如此隨意,孤的身份,在軍師眼裡和外面的士兵一樣,都是等同的。這一路下來,孤覺得有軍師在,過的比以前所有日子都輕鬆。」

深吸一口氣,李承乾臉上露出了笑容:「草原的空氣就是清新,比長安城好哪兒去了。孤以後只怕也只有夢中才能見到如此溫柔的氣息。孤其實有時候挺羨慕杜荷他的洒脫。」

陳華不同意李承乾這句自我封鎖的話,道:「太子,某以前聽一位高人說過一句話。千秋霸業百戰功,邊聲四起唱大風,一馬奔騰射鵰去,天地都在我心中。人要活得洒脫,當然人更要活得有意義。如今,你是太子,十年,二十年,你就成為大唐朝的君王,到那個時候,你身上背負的不止是區區三千將士的性命,而是整個天下子民,到那時候,你難道想退縮?你可以退縮嗎?」

「不可以,孤要是退縮了,誰替他們站在前面,挽弓射鵰?」李承乾往庫山望去,淡淡,道:「西北這片地方,一直都是大唐朝心腹之患,滅掉一個吐谷渾,還有突厥人,還有吐蕃人,還有西域諸國,孤要做的,就是打的他們不敢犯我大唐分毫,我要讓那些彈丸小國知道,從來只有孤來打他們,他們膽敢冒犯孤,活膩歪了?」

「太子成熟了,戰爭果然是磨練人的利器,你如果不來涼州,沒見過真正的戰爭,沒見過死人和窮人,就永遠不會知道,長安城是多太平。天下還有許多吃不起飯的子民,太子要做的,就是讓他們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養。」陳華小小欣慰了一下,他要一點點引導李承乾,成為一個賢明的君主,看著一個賢君從自己手中誕生,那是何等自豪的事。

李承乾沉默了,聽過陳華那句簡單的老有所依,老有所樂,他默默的轉過身去,然後一步一步朝著軍營走去。

不誇下海口,這便是現在李承乾心裡默認的事,等哪一天他做到的時候,他才有資格承諾。

「軍師,傳令下去,全軍向著西北方向庫山東麓前進,要馬不停蹄,前去營救尚書李道宗。」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