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章大唐第一聰明人許敬宗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上純粹的搶人頭,他讓長孫沖安頓好這群人,然後便看著陳華一言不發。 「太子有心事?」李承乾一喜一怒都寫在臉上,陳華就算再傻瓜也看得出。 李承乾點了點頭,道:「有點。」 「說來某...

身上不止沾著人血,還沾著碎肉的尉遲寶林回營了,他身後跟著八百羌人俘虜,全被扒光了衣服,手腳拷上鐵鏈,那些俘虜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身上臉上就沒有一處完膚之處。唐軍對他們根本沒有客氣可言,動輒鞭子抽打,甚至拔刀砍去。

仗雖然打勝利了,但尉遲寶林卻滿臉不快,身上更是帶著濃濃的殺氣。

因為,在俘虜的後面,還跟著一隊像戰敗公雞的騎兵,騎兵的兵器已經被收繳,軍旗也已經被沒收,原本每個騎兵馬背上至少掛著的兩個羌人腦袋也已經被奪了去。

他們不是羌人,他們也是從長安來的大唐十六衛正規軍隊。可是前方那個像頭黑熊的尉遲寶林認理不認親,走上前來對著他們的隊長啪啪啪就是幾個大耳光抽來,然後持械相向,誰要是敢反抗,他就當羌人殺了。

黑鬼尉遲恭的兒子,就算捅出天大的簍子,他當國公的老子也會幫忙兜著。況且本來就是他們不對,半路殺出來搶功勞,人家沒有當強盜殺了,只是抽了幾耳光帶回來見太子爺,已經很給面子了。

這支騎兵的老大姓董,乃是李道宗部下騎兵營的校尉,剛才尉遲寶林抽的就是他的耳光。接到太子和軍師兩人同時下達的命令,一定要扣留這支騎兵,正氣頭上的尉遲寶林二話不說直接揮兵圍住,他不管是誰的軍隊,但是來搶功勞就不該給面子。

前方勝利的情報,通過一個個背插紅旗的斥候層層報道傳遞迴來,尉遲將軍不但帶回來了俘虜,還帶回來一群搶食的白眼狼。通過問話,證實了的確是尚書李道宗的部下,是遊走在庫山邊緣負責偵查的一支騎兵。

「氣人。」李承乾聞訊后猛地拍打:「皇叔這是在打的什麼心思?難道不知道外面和羌人大戰的部隊是孤帶領的么?孤是來救他啊,他反倒算計孤一把。」

陳華突然想起了,李道宗和李承乾都是李唐家族的人,這是自己人坑自己人啊,這下有好戲看了,五百騎兵搶了一千二百個人頭,有打臉嫌疑,這種事情他不好參與進去,就讓李承乾一個人去處理吧。

長孫衝來報,尉遲寶林回營了,這位有賢相能力的長孫公子遞給陳華一個眼神,讓軍師幫忙說好話別把事情弄僵了,大家都是從長安軍隊,只要能打贏羌人,還管誰搶誰的人頭埃

李承乾陰沉著臉出去了,陳華沒有勸阻這位太子爺釋放自己的怒氣。為君者要有氣度,當然也要有霸氣和威嚴,李道宗也太陰險了,一聲不響就來搶人頭,還有沒有一點軍人的紀律,點狼煙的時候他幹嘛去了也不知道回應一聲?

「誰是尚書李道宗部下?」李承乾走出營外,直接跳過那八百羌人俘虜,將目光落在後面一支騎兵所在。那是大唐朝的騎兵,看騎兵的裝備就知道。

「末將董濤拜見太子殿下。」騎兵中,為首,領兵的將領,立刻跳下馬來,跪在地上道:「稟太子,我等皆是尚書李道宗部。」

「孤皇叔此刻受困何處?怎派遣你們前來?庫山戰況如何,羌人有沒有越過庫山向著伏俟城前進?」李承乾終究是壓住心中的火氣。沒有一上來就砍人,反而詢問李道宗如今下落何處?他此舉讓全軍將士心中溫暖,未來的儲君是一位仁君。他並不責怪任何一位部下,哪怕是那個部下曾經搶了他的人頭。

李承乾成熟了,臨陣表現出來的君王氣度,讓陳華心中欣慰。他希望李承乾一直繼續保持他的王者胸襟,直到他繼承大唐朝的皇位。畢竟陳華還不認識李治,不知道他是一個胸襟浩博之人,還是小肚雞腸的陰謀家,所以陳華還是將寶壓在李承乾身上。

姓董的將領愣了一下,按理說太子爺應該狠狠的責罰他們,豈知太子非但沒有提及他們半路殺出來搶功一事,反而關心起困在庫山上的兄弟。董將領眼睛一紅,磕了兩個頭,道:「太子爺,尚書大人,他,他恐怕不行了。」

這個消息簡直是晴天霹靂,李承乾往前一步,手掌捏在那董濤衣領上,怒問:「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等受困庫山數日,軍中早已缺水缺糧,羌人對我們採取車輪戰術,每日三次進攻,軍中惶惶,將士死傷大半,留在庫山不足一千兩百人。三日前,尚書大人本想帶著我們做最後的突圍,豈知遇見羌人死士殊死抵抗,大人身重數箭,已處生死垂危中。這幾日的軍務,都是許參軍在調配,今日見山下狼煙,疑為羌人故意引誘我們出擊,許參軍特派屬下帶著五百騎兵前來查看。途中見到戰敗羌狗,都恨不得飲其血吃起肉,忍不住出來手刃狗頭,以解數日所有的窩囊氣。卻不知是太子殿下領兵在此,屬下之錯,請太子責罰。」

將董濤的話過濾一遍,李承乾眉毛一挑:「「某說的許參軍,可是校書郎許敬宗?那個號稱大唐第一聰明人的傢伙?」

「正是1董濤回答。

李承乾繼續,道:「那如今爾等受困何處?」

「此處向西北,五十裡外,庫山東麓,若不見今日太子殿下點燃狼煙,將周圍幾十里的羌人引來至此,末將也不能輕易衝出重圍到達這裡和太子匯合。」

聽董濤回答了兩個問題,李承乾也沒有責罰他們的意思,這群人是被羌人逼的殺紅了眼,談不上純粹的搶人頭,他讓長孫沖安頓好這群人,然後便看著陳華一言不發。

「太子有心事?」李承乾一喜一怒都寫在臉上,陳華就算再傻瓜也看得出。

李承乾點了點頭,道:「有點。」

「說來某聽聽,說不定還能給太子解惑。」陳華也很好奇李承乾的心事究竟是什麼。

李承乾嘆了口氣,道:「這事兒,還得從孤大婚說起。」李承乾想了一會兒,道:「孤和那許敬宗有仇。」

「何仇?」

「他在孤大婚的時候,寫詩罵孤,結果被父皇貶去翰林院,從中書舍人做了校書郎。」

「他寫了什麼詩?」陳華很好奇,這個被老李稱為文學奇葩的許敬宗,居然有膽子罵皇太子?要知道,他以後可是搬倒了長孫老狐狸,弄死了褚遂良,歷史上對許敬宗此人的評價可用奸臣來形容,既然是奸臣,又豈會那麼明目張,他應該是暗地裡使絆子弄陰謀的?

李承乾臉皮一抽,道:「他寫的詩叫《龍魚配》。詩文意思,好像是,黃龍本是九天物,豈能貶身配凡魚。龍魚相配為何物,江山代代不如人。」

念完之後,李承乾哈哈一笑,道:「你說,許敬宗,是不是和孤有仇啊,居然敢罵孤,活該他被貶。」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