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每一種表情都是一本唐詩宋詞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和那套裝備的組裝圖統統交給程處默,道:「小默默,這是死命令。兄弟們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了。」 李承乾還是有些擔心陳華的方法行不通,單單一口鍋,一個鍋蓋,幾根打通的竹子,就能將鹹水變成淡水?這...

程處默接到太子的命令,讓他帶著一千人去西海取水,然後自西海往庫山方向進攻吐谷渾的羌人,讓囤積在庫山的羌人腹背受敵。

軍令是太子親自下的,但接到命令那一刻,程處默差點兒哭了。

西海的水都是鹹的,人畜都不能喝,喝了會死。程處默覺得太子哥在為難他,他想找李承乾討說法,但李承乾好像已經在等著程處默問話。然後他扔給了程處默一套怪異的裝備。

一口火頭營做飯用的大鍋,要兩個人才能抱得動,還有一個錐形的蓋子,正好可以蓋在大鍋上面,幾跟長長的彎管,是用竹子做的,竹節處都被打空了。

程處默不明白太子扔給他這套裝備何用,問道:「太子哥?這是何物?」

李承乾先不忙著解釋,幸好陳華早作準備,用他那蹩腳的畫工,畫出一副圖出來,看圖李承乾其實也不明白的,不過聽了陳華的解釋他也開竅了。

「這是軍師才發明的鹹水蒸餾方法,倉促之間,只做出百餘套裝備出來,你帶著人馬立刻拿著這套裝備前往西海,軍中所有盛水的器具你全部帶走,按照此方法,給大軍準備足,夠用三日的淡水。」李承乾將陳華寫出來鹹水蒸餾方法的訣竅和那套裝備的組裝圖統統交給程處默,道:「小默默,這是死命令。兄弟們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了。」

李承乾還是有些擔心陳華的方法行不通,單單一口鍋,一個鍋蓋,幾根打通的竹子,就能將鹹水變成淡水?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比起先前向馬賊借糧還要神奇。如果真能成功,那陳華簡直可以說是神了。

只要不是讓程處默帶著人去西海裝海水,程處默就是丟了腦袋,也敢拍胸脯保證,道:「太子哥放心,處默絕不辜負使命。」說完,程處默拿著幾張圖紙,就下去領一千兵馬準備前往西海了。

陳華找到了已經點好兵馬的程處默,這個年齡不滿十八歲,臉上還能看見些許幼稚之色,肩膀上扛著一把大棒槌的開國功臣之後。這廝放陳華生活的和平年代,還是一個高中生,在學校里打著天字型大小背景泡妞的紈。但這是古代,封建社會,一個家族的興亡,不過彈指間的事情,前朝楊家都才坐了幾十年天下,何況一個國公家,所以程處默才十幾歲,卻已經被他老子程咬金或者坐在長安聽著天下各路官員報告天下太平的老李丟來涼州歷練了。

他們不是讓程處默來玩,而是讓他在戰爭中越發成熟,才能延續家族的興盛。

拍了拍程處默那厚實的肩膀,陳華不像李承乾和長孫沖那般還把程處默當未行冠禮的未成年,叮囑道:「處默,一路小心,沒取到水不要緊,但你要給我活著回來,就算爬,你也要爬回涼州。活著回來你知道是什麼意思么?就是能夠活著回長安,給你老陳家祖宗祠堂上香祭拜。」

陳華研究過去西海的地圖,程處默肯定會遇上羌人慘烈的阻擊,但是他們不知道李道宗那裡的情況,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少日,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交給了程處默去完成,因為陳華知道,當程處默能取來水的那一天,李道宗就能得救了,他們一定能夠勝利。

李道宗那裡缺水,非常缺水,弄不好士兵都開始喝尿了,人尿,馬尿,只要能活下去都喝,人渴了什麼都能做出來。見過戰爭的殘酷,陳華毫不猶疑地想象,此刻李道宗在庫山是何等狼狽。

程處默覺得自己唯一能覺得感動是在他決定來涼州攻打吐谷渾時候,他的娘親,盧國公夫人程裴氏,拉著他的手哭著送到了長安城門前,兒行千里母擔憂,在離開長安那一晚,程處默跑馬出去痛快的哭了一晚。

而今被陳華拍著肩膀,叮囑他一定要活著回來時。程處默的眼睛被刺了一下,大棒槌很沒品位的扛在肩膀上,躍上一匹小母馬,咧了咧嘴笑道:「華哥兒放心,俺老陳拍胸脯向你保證,取不來水,我跳西海去。」

「滾吧1

陳華懶得再看程處默那張扭曲的臉,原本那應該是一張很吸引女人的臉,兩條刀眉很濃,五官輪廓分明,談笑間有股虎將威風,屬於美女最愛的英雄類型。可惜,被涼州的軍旅生涯糟蹋了,用陳華的話說,就是這孩長殘了。

程處默身材高大,偏生選了一匹矮小的母馬,他兩條腿在那母馬肚子上蹬了蹬,小母馬就像喝醉了似地往外跑出去。

「出發。」程處默唯一的大嗓門優點突顯出來。

程處默挑選出來的一千人,就在他的吩咐下,悉悉索索,從軍營中列隊走出。

陳華就在身後目送著他們離開。當一匹矯健的黑馬從陳華身邊溜過時候,送別的陳華眼皮一抬,那是一個熟悉的背影,腰肢是如此的纖細,騎馬的動作是如此優雅,放佛她天生就是馬背上長大的女人。

「小墨墨。你也一樣,要活著回來。」知道程處默此行任務艱巨,李承乾竟然將黑甲軍全部分配給了程處默。陳華多看了眼那女人的背影,軍旅生涯是最容易滋生感情的,因為不知道誰能活下來,所以大家都特別珍惜眼前。「替太子和某照顧好處默,他畢竟還小,辦事兒不牢靠,你都是老資格了,遇事多提醒他,我希望看見你們帶著滿滿的水桶,從天而降。」

前方馬背上的女人頓了頓,聲音婉轉空靈美如仙樂,道:「素聞軍師神機妙算,可否為小女子此行算上一卦?」

陳華裝模作樣掐指算道:「墨統領最近紅鸞星動,疑好事將近,某掐指算到,郎君自西而來,頭帶金冠,腳踩祥雲,是個蓋世英雄。」

前方的人聽他胡扯,早就跑的沒影了。留在原地略顯孤單的陳華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只是故事的開頭,還沒有說結尾,哎,結尾,就不說了吧,蓋世英雄是穿越了五百年而來的,後來取經去了。」

陳華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卻沒發現李承乾早已站在他身邊。

如果表情可以定性為一首滄桑的詩詞,那李承乾的臉就是唐詩三百首,而陳華的臉則是一本宋詞。

道不盡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程處默領兵繞道去了西海,剩下的兩千人,由尉遲寶林帶領,繼續往庫山前進。大軍一分為二,軍中雖然詫異程處默帶著一些怪異的裝備分道去取水了,但大家都沒有私下議論亂了軍心,心裡一致認為程將軍一定能夠取來水。

程處默去西海帶去的全部是軍中能征善戰的輕騎兵,因為他取得水之後還要突襲庫山,要求機動性很強,所以騎兵適合程處默帶領。而軍中剩下的大多都是步兵或者攻城兵,行軍的速度趕不上前兩日。

但是前方戰情緊急,留下的將士一刻也不敢耽擱,都在拚命的加速前進。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