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五章向神女取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p> 陳華看過太多野蠻的草原民族,在面對滅亡的時候做出的瘋狂舉動,有點替人性的悲哀,道:「太子,你不懂,羌人和我們漢人不同。他們會為了保留祖先血脈,而主動選擇一些不能夠活下去的人去送死。他們會將食物...

兩山夾擊,一線之路盤旋而上,進有天險,退暢千里,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這就是庫山,工部繪製的庫山地圖很詳細,玉門關往西北方向晝夜行走三日,就能夠遠遠看見一座大山拔地而起,像是從雲中長出來的,山高路遠,草木茂盛,正是伏擊的好地方。

庫山之戰應該算是較大的戰役,可史書上僅僅一筆記過。但這一筆之墨的重量,陳華總算見識了,沿路而來,隨處可見拋於荒野的死屍,草地,湖泊,路邊水井裡,填滿的都是死人,腐臭的味道,熏得人發暈,陳華不得不讓軍需處給每位將士配發口罩防止瘟疫。

陳華特意去看了那些丟在水源里的死屍,大多都是些婦孺老人,而且唯一的特診,這些人,都不是唐人,或者玉門關一帶的漢人,他們統統都是羌人。

對,是羌人,頭髮編成兩條辮子,顴骨很高,臉上帶著高原紅膚色。他們的死狀很安詳,不像是被蓄意屠殺或者暗殺的。陳華知道李道宗一路追剿一支很大的吐谷渾羌人部落直接逼到了庫山,然後被圍困在那裡,難道這些羌人的婦孺都是李道宗下令殺的?

牛車裡,陳華在思考李道宗為什麼要屠殺這些婦孺?雖然他不是人道主義者,但看見遍地的屍體,總感覺一陣噁心。

「報1

一個背插小旗的斥候快馬縱來,飛快下馬,跪地而報。

「軍師,前方五十里發現有一水源,可是水中全是死屍,人數可達數萬人。」

「再探1陳華揮手讓斥候下去,眉頭卻皺了起來。

他們已經從玉門關外改道向庫山行走了兩日。可是隨著接近庫山,長孫沖向陳華彙報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軍中缺水了?所到之處,水源全被死屍污染,不可飲用。

幾千的人畜需要飲水,如果一直拖下去,只怕到了庫山,連拿刀的力氣都沒有了。而且,天氣越來越熱,那些死屍發出來的屍氣,會爆發一場很大的瘟疫。

「報1

又有一個斥候來報。「軍師,前方百里又發現一處水源,水中被填滿人畜的屍體,周圍的草原,也被焚燒大片。」

「退下吧1陳華終於知道李道宗為什麼會被困在庫山了。這是羌人決定和李道宗拼個魚死網破。

李承乾這兩日一直和陳華走在軍隊第一線,前方所有的軍情,都會第一時間傳達到他耳中。此刻聽見距離軍隊前方百里的距離水源都被污染了,他一下子慌亂,道:「華哥兒,你覺不覺的此事有蹊蹺?」

陳華手裡搓著兩顆雞蛋大小的白玉珠子,是在李承乾牛車裡發現的,聽李承乾說還是他貞觀五年行冠禮時候,萬國來唐祝賀,位於大唐最東面,一個叫東瀛島的小國家為了獲得在東海暫時的捕魚權,特此獻上的舉世珍寶,不過李承乾是瞧不起這些玩意兒的,一顆石頭而已,又不會發光還沒有夜明珠漂亮,就隨處亂丟。

陳華髮現后,拿起來玩弄,覺得就像搓鋼珠一樣能鍛煉雙手,就據為己有。但是陳華沒有告訴李承乾真相,其實這兩顆珠子比夜明珠還值錢,那是鮫珠啊,《博物志》裡面就有記載,南海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績織,其眼泣則能出珠。

「太子,不用讓斥候外出尋找水源了。依我推斷,從這裡到庫山,根本就沒有一滴水可用。」嘩嘩嘩手裡兩顆白玉珠子搓得響亮,陳華淡淡道:「外面水池中那些死屍,我想不是李道宗將軍殺的?而是羌人自己選擇了死亡?」

李承乾一驚:「他們瘋了?誰願意自己選擇死啊?」

陳華看過太多野蠻的草原民族,在面對滅亡的時候做出的瘋狂舉動,有點替人性的悲哀,道:「太子,你不懂,羌人和我們漢人不同。他們會為了保留祖先血脈,而主動選擇一些不能夠活下去的人去送死。他們會將食物留給最強壯的戰士,留給最能生孩子的女人,剩下的那批人,就像他們的牛羊一樣,隨時都可以宰殺,只要保留了族人中最優秀的血脈,只要給他們一片草原,他們就能再次繁衍出一個民族。」

李承乾張大了嘴巴,這些都是他不曾聽過的,以前在長安,從來不知道西域草原民族,會以如此怪異的生存方式繁衍。他記起了,陳華來自西域,能知道這些事不奇怪。

「照華哥兒如此說,那尚書李道宗將軍,莫非也是和我們一樣,一路追剿羌人,發現沿途水源糧草全部被他們毀掉。但想要折返回來時候,已經晚了,因為羌人隨時后可以像瘋狗一樣反過來咬住他們,所以只能乘勝應戰,方才陷入圍困的境地?」李承乾腦袋不笨,很快就想到李道宗為何會受困庫山。

身臨絕境,唯有破釜沉舟,李道宗繼續追剿也是正確的。陳華髮現,他越來越喜歡李承乾學東西的本事。這小子以後要是不造反,會是一個有才的君主。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現在自己這支軍隊,同樣遭遇了李道宗遇到的情況,李承乾現在擔心的不是營救的問題,而是自身都難保的問題。

「剛才我看了下工部的地圖,發現庫山就在西海東南方向。我想,吐谷渾的羌人,就算舉全國民眾,全部投入西海中,也填不滿。」陳華在思考一個問題,他們都缺水了,李道宗恐怕早就嘴巴乾的都裂開了。他這三千兵馬去救援,效果恐怕不大,但是帶著三千桶水前去,李道宗只怕會笑的裂開嘴。

「西海?你是說,羌人的庫庫淖爾湖?」李承乾看過地圖,知道這一片有一個很大的湖泊,而且羌人的王城伏俟就在西海旁邊。可以說,西海是羌人心中神聖的湖,是斷然不敢往裡面拋屍體的,那會受到天神的處罰。

「我決定,讓程處默帶著一千兵馬,去西海取水,剩下的兩千,由尉遲寶林帶著,直奔庫山,程處默取水之後,直接從西海東南方向殺往庫山,到時候兩軍夾擊,定能大破吐谷渾的羌人。」陳華搓著手裡的白玉珠子,在計算著一條最佳的進攻路線。

李承乾卻道:「可我聽說,西海是神女的眼淚落下形成,水是鹹的,人畜喝了會死?」

「鹽,也是鹹的,可人吃了也不見得能死。」

「那你總不能叫士兵喝鹽水吧?那樣會更渴。」

「太子務急,某自有辦法,定叫程處默從女神手中取來世上最美的甘露。」

「當真?」

「當然。」

「那好,你若取來,孤的那兩顆珠子就送給你了,別以為孤不知道,那兩顆珠子價值連城,只是你小子好奸詐,只怕玩兩天,就成了你的了。」

「太子果然慧眼如炬。臣下佩服。」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