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章軍中缺糧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找軍師了嗎?」李承乾這甩手掌柜當得比陳華還洒脫。 缺糧的確是個問題,但陳華又不是神仙,不能憑空變出糧食。而且,大軍又不能勒緊褲腰帶縮少糧食,不然到了玉門關,只怕連打仗的力氣都沒有了。 ...

軍隊只是在郊野駐紮了一宿,第二天吃過早飯就要繼續向前行軍。

從涼州到玉門關一帶,都被唐軍攻下,沿途不會遇見阻擊的羌人,這一路,基本可以說順風順水,不會出啥差錯,行軍的速度也快,七日之後,玉門關黑壓壓的城牆遙望在即,相信用不了幾日,大軍便可到達玉門關和吏部尚書李道宗匯合。

這幾天的行軍,軍中養成了良好的習慣,安營必建茅廁,每晚士兵必須洗澡后才能休息,洗澡這東西,就像上了癮一樣,以前在別的軍營中沒那麼講究,現在軍師要求,而且在洗澡的桶里,加入了類似草藥的東西,洗過之後渾身舒坦,全營將士都愛上了洗澡。

陳華繼續躲在李承乾的牛車中,裡面的葡萄美酒已經被他喝去了大半。不過那位孤也不小氣,看見陳華將他這支軍隊帶出了精神,尤其是私下出去巡查時,看見就連一個普通的火頭營小兵,都是衣裳整潔束髮幹練,個人衛生乾淨的看不出半點髒亂,李承乾心裡就滿意了。

這是自己的兵啊,簡直不敢讓人相信改變如此巨大,就像原本領著一群乞丐,突然某一天發現,這群乞丐搖身變成了訓練有素的正規軍,李承乾如何不驚訝。

而且,李承乾現在手裡還拿著一本陳華閑著無事編寫的《行軍手冊》,裡面講到了軍隊的衛生、醫療、以及發生瘟疫或者傳染病時候的處理方法。

沿途取水,水必煮沸,禁止士兵直接飲用冷水,違者斬。

病死牲畜,挖地深埋,切勿食用,違者斬。

溫熱疫病,應當立即隔離治療,三軍配備紗布口罩,早晚煮湯藥預防,供全軍服用。

行軍手冊是陳華閑著沒事兒,回憶後世那些比較值得吸取的經驗,編寫的一本簡單手冊,只是這手冊落到李承乾手裡,他立刻奉為天書,不但要求長孫沖學習,就連兩個武力值驚人的小將,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也被他拉來天天背誦。

軍師坑人啊,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人大字不認識幾個,偏偏要學習這些繁瑣的事情,要他們扛著大鎚打羌人他們非常願意,天天背這玩意兒,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但太子爺發話了,說軍師交代,凡軍中將領,行軍手冊背誦不了前三十條的,晚上歇營時,不準洗澡。

現在在軍中誰敢不洗澡,是要被全軍將士鄙視的,軍師這招太狠了,所以程、尉兩位小將不得已就連騎在馬上的時候,還滿口「降兵不責,窮寇莫追。」

軍中人人都在背誦行軍手冊,李承乾就開心了。出去溜達了一圈,就跑回陳華所在的牛車上。他發現自己最近特別喜歡待在陳華身邊,放佛陳華每說一句話,都很很大的哲理。

比如陳華愛對他說,一將功成萬骨枯,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君以此思危,則可知也。」而且李承乾還發現,陳華似乎還是一位出色的詩人,他喜歡念詩,雖說常常只聽他念出半句,但已殊為大家之作,讓李承乾驚嘆不已。

高人,陳華絕對是高人,且看李承乾偶爾聽見陳華自言自語念的幾句詩。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這又是邊關,又是中原,又是江南,不知道陳華腦袋裡如何想出來的。李承乾真想找把刀把他腦袋破開,看裡面裝的什麼。

「華哥兒,啥時候再寫一本《打仗手冊》,到時候,我將這兩本手冊一起獻給父皇,讓我大唐將士人人學習。到時候犒賞下來,你居功至偉。」李承乾點兒太子模樣都沒有跳上了牛車,見陳華不知從那裡找來半隻雞啃的正嗨,他口水都流出來了,眼巴巴看著陳華,滿臉疑問。

「太子爺,你覺不覺的,這兩天軍營的伙食差了些,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充足了?」陳華已經注意軍中伙食很久了,尤其這兩天,伙食趕不上前幾天那麼豐盛,而且似乎還缺鹽少味。所以他才會打打野食,給自己開小灶。

李承乾坐在了陳華面前,盤腿思考著,道:「關於伙食一事,孤也納悶,孤前兩天還能每天吃八兩肉,現在只有四兩了,好像減掉一半,先前孤去問長孫沖才知道我們的食物所剩不多,恐怕還沒到玉門關就不夠了,所以長孫兄將伙食剋扣下來。這事兒,孤正想找軍師商量對策。」

「到玉門關,還有幾日路程?」陳華突然記起了,自己好像對行軍路程不怎麼關心。他這軍師太不稱職了。難怪墨統領對他有意見。

「五日左右。」李承乾眼睛盯著陳華面前盤子里那份雞腿:「華哥兒,你那雞腿從那裡弄來的,怎麼那麼香?」李承乾的口水,毫無保留的滴了下來。這位孤在長安,可是天天錦衣玉食,到了涼州,過的慘不忍睹埃

陳華將面前的盤子往李承乾方向推了推。這個動作,很明顯是讓李承乾品嘗。

李承乾搓了搓雙手,抓起雞腿就往嘴裡送。

「呃?」李承乾將塞進嘴裡的雞腿又拿出來,好像很捨不得吃的樣子,道:「如斯美味,華哥兒你是怎麼做出來的。」

「昨晚出去巡營,看見周圍到處飛的是野雞,沒事兒撿顆石子打死幾隻,就在外面烤著吃,沒吃完拿回來繼續吃了。」陳華編了個謊話,他昨晚是去巡營了,但野雞卻不是他打的。腦袋中浮現一道倩影,陳華嘿嘿笑著,偷著樂。

李承乾嘴裡嚼著雞肉,吧嗒吧嗒,道:「怎麼你也去巡營了?昨晚孤碰見墨統領,她也說去巡營了,很晚才回來呢?不過,也巧,昨晚孤看見營地外面有人升火取暖,不會是你們吧?」

陳華很想把李承乾嘴裡的雞腿搶過來,吃了東西,還那麼多話。他白了李承乾一眼,道:「關於軍中食物減少的事情,太子想到辦法沒有?」

「孤這不來找軍師了嗎?」李承乾這甩手掌柜當得比陳華還洒脫。

缺糧的確是個問題,但陳華又不是神仙,不能憑空變出糧食。而且,大軍又不能勒緊褲腰帶縮少糧食,不然到了玉門關,只怕連打仗的力氣都沒有了。

雖然只有短短四日便可到玉門關,但大軍缺糧必慌,這點毫無疑問。

「杜荷呢?」陳華突然想到他這個好久沒見面的難兄難弟,他是糧草督運,這種事情應該交給他。將士吃不上飯,要不要先拿杜荷祭刀,緩解壓力。

「杜兄現在四處籌糧,可是這地段因為戰亂大多地方根本就沒有人煙,他正向孤訴苦呢。」李承乾還是很體諒杜荷的苦衷道。

四下無糧可籌,又離玉門關還有幾日路途。眼見軍中缺糧,陳華第一次感覺到當軍師並不是最悠閑的,該他動腦筋的時候到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