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八章善良的淫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儼豢斕悖我轉過頭了。」陳華稍加威脅。 「嗯,換好了。」女子小聲回答。 「那就好。」陳華適才轉過身來。咦,這女子穿上男裝,還有幾分俏皮啊,大大的杏眼,性感迷人的紅唇,似笑非笑的嘴角,還有...

解決完那自稱日月山天王寨二當家的馬賊后,陳華胡亂找了件女子先前脫在地上的衣物圍在自己腰間,頗有野人模樣,道:「可以出來了。」

「嘩啦」水面劃出一圈圈波紋,先是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出現,然後是一張妖精般明眸善睞的蓮臉出現。但她也僅僅是露出一張臉,身子還沉在水中。

「活雷鋒,你是什麼時候到這兒的?」剛才在水下聽見那男子自稱活雷鋒,想必這是他的姓氏,不過,活這個姓還真少見。

陳華沒有什麼不怕說的,道:「在你沒來之前,我就在水裡蹦躂了。」

「那你看見什麼了?」那女子繼續追問。

這回陳華難辦了,道:「沒有,我一直在水下,什麼都沒看到。」笑話,本大爺就是屬於那種佔了便宜還賣乖的人。

女子知道要想讓活雷鋒親自承認罪行那是不可能的。想到先前他還救過自己,央央道:「那好吧,我能求你一件事兒么?」

最受不了這種無辜落難女子的央求,陳華到:「說吧。」

「你帶有衣物來么?我的衣物被那馬賊抓過,我可不想穿在身上。」水中的女子楚楚可憐的語氣讓人不忍心拒絕。

陳華本想說,你穿了我的衣服,那我穿什麼,光著子回去?不過看在對方是個美人份上,盜帥門的規矩就是要對美人溫柔,陳華不忍拒絕道:「你等等,我去取來。」

說完,陳華跳入水中,不一會兒,就從遠方一片蘆葦盪中,舉著一個包裹遊了過來。

包裹中,是他向長孫衝要的一套衣物。不知道這女子穿上合不合身,先不管了,她要就由她吧。大不了,我回去再向長孫衝要一套。

「給。你穿吧。」陳華上了岸,將自己的包裹打開,裡面是一套男子穿的衣裝。他將那套衣裝擺放在地上。

「你轉過身去。」水中的美人吩咐著。

「好。」陳華果真轉過身去了。

「嘩嘩嘩。」

身後響起了划水的水花。

女子上了岸,有些彆扭地站在陳華背後,她還是第一次當著一個男人在場更換衣服呢。

「好了沒有。」晚上的風有點兒,陳華還光著膀子,他雞皮疙瘩都起了。

「快,快好了。」女子支支吾吾回答。

「真嗦,你要再不快點,我轉過頭了。」陳華稍加威脅。

「嗯,換好了。」女子小聲回答。

「那就好。」陳華適才轉過身來。咦,這女子穿上男裝,還有幾分俏皮啊,大大的杏眼,性感迷人的紅唇,似笑非笑的嘴角,還有那未穿肚兜的雙峰,直的長腿,都有點兒心動了。

剛才聽她說話,還以為是個成熟的美人,哪知道,近距離觀察,這女子年芳不過十六,是個嬌滴滴的小美人。陳華眼光落入那兩條修長的玉腿上。咽了咽口水,道:「咦,你拿著劍幹什麼?」

「淫賊。」女子語氣立刻由先前的柔弱溫婉,轉為火爆怒吼:「說,你剛才都看了老娘那些地方。」

喲呵?小美人,變母老虎了。陳華往後退了兩步,道:「你,你要幹什麼,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那你是準備先奸后殺?還是先殺后奸,個人建議,邊殺邊奸比較不錯。」

「你果然是淫賊。」雙手輕叩劍柄,女子拔劍而道:「看劍。」

呵斥聲和矯健的身姿,在同一時間催發。

女子蓮步輕點,柳腰欲折,手中的長劍,更是化成千萬點流星,朝著陳華胸前飛去。

她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著實讓人出乎意料。

「好劍法。」陳華真心佩服這女子的劍法。盜帥門裡也有劍法典籍,可惜陳華從來不看,他認為,男人就該玩槍,長槍在手,氣勢如龍。

「嚓。」

陳華隨意折斷一根蘆葦桿,往那團劍光里刺去。平淡無奇,就跟小時候,在那老傢伙的皮鞭下,拿著一桿槍刺稻草人。

「1

蘆葦桿被削斷幾截,但女子的攻勢卻慢了下來直至停止。

再回頭看過去,陳華的蘆葦桿只是短了一截,反而是女子的頭髮,被陳華的蘆葦桿撥成了雞窩。

一槍爆頭,陳華沒有說出這招唬人的名字。

「哼,想不到你這淫賊還有幾分本事。」女子冷哼一聲,心中在想,她剛才可是下了殺心的,但卻被這男人僅僅一根蘆葦桿就破了,頭髮還被他弄成那樣。如果這男人真硬拼起來自己不見得是他對手。

對方是個行走江湖的高手,女子心裡婉轉想到。

「怎麼?怕了吧?沒兩把刷子,也敢闖蕩江湖?江湖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陳華丟掉了手裡的蘆葦桿,道:「怎麼說剛才我也救了你,不說聲謝謝,就恩將仇報,你這人是第一次出來行走江湖吧?」

「呸,才不是呢。」女子冷眼瞪了下陳華:「我見你這人面生的很,好像不是涼州這一帶的人?」

「我本來就不是涼州人。」陳華望著她,道:「還打不?不打我就回去了。」

「哼,你很厲害,我打不過你。」女子認識到自己不足。再打也是找虐。她說話的語氣也沒要先前那種老氣,反而換上一種嬌滴滴的語調。

「算你識相。」陳華拍了拍雙手,道:「我走了。」

「等等。」

「你不會還想打架吧?」

「沒,沒有,我只是想問,你是叫活雷鋒嗎?以後我去那兒找你?你的衣服,我還要還給你呢。」

「哈哈哈。」陳華心情大好,道:「對,我是叫活雷鋒,江湖人稱殺人狂魔活雷鋒。你要想找我,可以去五裡外的營地就行。」

「那我怎麼樣,能見到你呢?」這女子有時候老氣橫秋,有時候又像缺根弦兒,有點笨笨的。找陳華不可以在營門前叫人通傳埃

「你會學啥聲音么?比如說,貓啊,狗啊,烏鴉什麼的,你在營地外發出這些聲音,我就出來了。」見這女子有些傻的可愛,陳華決定逗逗她。她說她已經出來行走江湖很久了,但陳華覺得,頂多不過三個月。

女子面兒一紅,月光下竟是那般美艷。

「你才是,貓兒,狗兒呢。」她輕罵了一句:「我到時候就學黃鶯啼叫,你就可以出來見我了。」

陳華記住了他的回答,他想起了自己當初十五歲出來行走江湖時,也是和這女子一般無二,什麼都很謹慎,但有什麼都不懂。他覺得有些好笑,道:「見你挺有趣的,你叫什麼名字?大家交個朋友?」

「黃鶯。」女子聲音低了低。

「難怪,見你年齡不過十六歲,先前自稱老娘,還以為你有三十五歲呢,黃鶯這名字不錯,聽著挺美的,真是人如其名。」陳華調笑道。十六歲的小俠女,正是好騙的時候啊,祖師爺保佑弟子。

「比不上你,殺人狂魔。」女子掩嘴一笑。少女的姿態適才真正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來。忽然面色生寒,道:「哎呀,遭了,爹爹還在等著我呢。」

女子忽然慌亂起來,她連忙躬下身收拾地上那個白色包裹,但當著一個男子的面兒,有些不好意思整理撒亂在地上女兒家的貼身飾物。她飛快的將那些肚兜和褻褲抓在手裡,統統扔在了湖中,適才走到那被陳華了結的馬賊身邊。

「死淫賊,活該你暴屍荒野。」黃鶯伸腳狠狠踢了地上那死去的天目山二當家,解了口惡氣。

「我走了,殺人狂魔,雖然你也是淫賊,但你沒有那馬賊壞,你算是個善良的淫賊。」女子笑著對陳華打了聲招呼,然後轉身準備離去了。

善良的淫賊?

陳華苦笑,望著那穿著男兒裝,卻別有一番風味的黃鶯小俠女,道:「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嗯,後會有期1

只見蘆葦盪中閃過一道白影,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