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五章心愿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們覺得,就算陳華躲在牛車裡半天不露面,但還算是個稱職的軍師,他們兩兄弟服他管。 「哎1陳華放下碗筷:「長孫兄,剛才騎兵出去可曾找到水源?」 「離營地五裡外,有一湖泊,軍中喂馬做飯用水,...

窗外的沙塵暴停歇了,一輪紅日掛在遠方的山頭上,照著行軍道上人乏馬疲的大軍,似乎在催促他們趕快安營紮寨。一輛豪華的牛車,慢悠悠前行著,像是故意走那麼慢,好欣賞這落日的風光。若是耳朵靈敏些,甚至可以聽見牛車裡傳來高談闊論的笑聲。

正當那笑聲一句連一句笑不停歇時,忽然見那牛車上閃出一道黑影,那黑影就像灰背燕,在空中點了幾下,落到一匹健壯的黑馬上。狠狠踢了腳馬肚子,馬兒便飛快的往前方衝去。

墨統領很生氣,同時也很狠陳華。

她在想先前就算是被黃沙噁心死,也不該上牛車的。只是一切似乎都晚了,世上沒有後悔葯,若是有,就算要她的命,都要買一顆,然後忘記自己聽過一個故事裡面有三個浪蕩女人如何勾引男人的情節。

「那該死的登徒子。」墨統領腦袋中想著那個壞透的的男人,但是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邪惡思想作祟,想到先前那些浪蕩女子承歡在男人身下時,嘴裡叫的「好哥哥,小郎君。」真是羞死人了。偏偏那兩個男人還聊得異常帶勁,若不是牛車中有位孤存在,墨統領腰上的彎刀早就擱陳華脖子上讓他做個意淫鬼去。

又喝了李承乾一瓶葡萄美酒,陳華挑開觀景窗,天色漸晚,該安營紮寨了。

他是軍師,這方面該他負責。但是陳華不願意下車,原因無它,車上舒服啊,有厚厚的羊毛毯,還有甘甜的美酒溫暖而舒適,再沒有到達玉門關之前,陳華還不想挪窩。

「承乾兄,麻煩你傳令下去,全軍停止前進,就地紮營埋鍋做飯,並且派出兩隊斥候和兩支偵查兵負責偵查周圍敵情。派遣騎兵出去尋找水源,留下的人搭建圍欄和帳篷,哦,忘記安排了,再到軍營旁邊修建幾間茅廁,茅廁的位置要處在風口下方,切記。還有,吩咐火頭營,將士們用餐的器具,統統用熱水煮過。」陳華特彆強調了茅廁必須要修建,而且還要修建在軍營的下風口。三千人吃喝拉撒,不定製管理,那還成啥事兒。

只是歇一夜嘛,還要修建茅廁,那多麻煩,士兵們隨便找個地兒解決了就是。還有,用餐的器具還得用熱水煮過?軍師這是要鬧那出啊?

李承乾不懂得大規模的傳染病,就是不講衛生造成的,這貨眼睛滴溜溜地看著陳華,滿腦子的未解之謎。

「承乾兄,你照我說的吩咐下去便是。三千人馬,不是小數目,出了丁點兒的小問題,都有可能要了全軍的命。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廢一兵一卒,到達玉門關。」估計給李承乾解釋細菌傳染病啥的,恐怕他聽不懂,陳華乾脆危言聳聽,直接拿全軍覆沒來恐嚇李承乾。

李承乾哎呀一聲,乖乖的跳下車,找長孫衝去了。

陳華為命苦的長孫沖默哀幾分鐘。透過觀景窗,他看到前行的軍隊,已經放慢了速度,準備找個背靠山脊的地方安營紮寨。

隊伍又前行了一段距離,估計是李承乾下達的命令開始生效,軍隊找到一塊適合紮營的地段,整支隊伍,立刻停下腳步,原地整軍休息。

坐了大半天,也該下車走動走動,免得患上前列腺。

陳華從牛車上跳下來的時候,眼前眾人合作搭建營地的熱鬧場面,讓他由衷震撼。幾百米的圍欄,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迅捷紮起,防禦塔也快速修了幾座,帳篷更是拔地而起,很快白了一大片地皮兒。遠處,火頭營做飯的節奏也緊跟其上,老遠都能聽見米下鍋的聲音剁肉的聲音。

有長孫沖坐鎮指揮,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個從旁協助,陳華根本不用擔心他們的領導力。他著重檢查茅廁是否修建,吃飯的餐具是否用熱水消毒,軍營中是否有士兵傷風感冒,以及生活垃圾是否隨處亂扔,這些瑣碎小事兒。

陳華干這些和打仗不沾邊兒的事,偏巧身邊跟了個李承乾,這愣頭青學著陳華的樣子,四處走動東看看西瞧瞧,有模有樣指手畫腳,想讓人不注意他們的舉動都不行。

陳華很惱,非常惱。士兵們本來大多數都沒見過他這個軍師,這下好了,那站在茅廁邊指指點點,蹲在廚房裡親自拿沸水煮碗的年輕人就是軍師。

軍師就像個管家,微乎其微的事都要親自過問,是個好軍師。

神一般貼切的形容,在大軍吃晚飯的時候,都還在軍中流傳。

李承乾在一旁偷偷的笑,長孫沖無語形容悶頭吃飯,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個才第一天接觸陳華,但從剛才士兵們的交談中,他們覺得,就算陳華躲在牛車裡半天不露面,但還算是個稱職的軍師,他們兩兄弟服他管。

「哎1陳華放下碗筷:「長孫兄,剛才騎兵出去可曾找到水源?」

「離營地五裡外,有一湖泊,軍中喂馬做飯用水,皆取自湖中。」剛才騎兵回營,報告前方有湖泊,湖中水可飲用,長孫沖是行軍書記,自然要親力親為。

陳華思考了一會兒:「等會兒派幾百士兵,駕馬取千擔水回營,放入粗鹽煮開,讓全軍將士洗澡。」

「洗澡幹嘛要放鹽?軍中能用的鹽不多,浪費了,士兵沒鹽吃,會沒有力氣的?」程處默說話了,程家是老戰場了,知道軍營缺鹽是什麼樣的慘樣。

陳華嗅了嗅鼻子:「各位難道沒有聞到身上的汗臭味?鹽溶在水中,能夠除汗味,去虱蟲。」

「沒有啊?沒味道。」李承乾拆檯子說話。

陳華沒理他,你丫堂堂太子,行軍途中不用來回的跑動,既要照看前方,又要注意隊尾,沒聞到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人身上那股熏人的汗臭嗎?

完全無視李承乾的白痴,陳華對著所謂太子領兵陣營的幾位高層,道:「我不要求這次去玉門關,要殺多少羌人,要搶多少東西,要奪多少城池,我只有一個心愿,那就是大戰結束后,我們這三千人馬,是全涼州三軍,死亡率最少,最講衛生的軍隊。」

李承乾沉默了,長孫沖點頭說,等會兒就安排人去取水,命令全軍將士洗加了鹽了熱水澡。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二人,則是信誓旦旦,等會兒帶頭叫全軍將士一起洗澡。因為,這個心愿,是他們大家共同的心愿。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