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四章我的芷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王也報了大仇。就連最後生死關頭,她都還在問張無忌是否還愛著她?如此可憐可愛的女子,孤若是張無忌,一併收了免得此生遺憾。」 李承乾雙拳緊握,儼然為周芷若的結局感到不平。 陳華狂吐:「太子...

陳華給李承乾講的是翻版倚天屠龍記的故事,裡面的朝代換成了西域一個小國家,故事情節沒有變,江湖義氣,兒女情仇也鮮明突出,奇特新穎的敘事手法和那些奇奇怪怪的武功招式讓李承乾聽的津津有味。

當然,故事結局,依舊是明教教主張無忌不願牽扯功名和政治,退出了明教權利的爭奪,逍遙世間,答應給敏敏特穆爾畫一輩子的眉毛。

陳華之所以要講這個故事,無非是提前給李承乾提個醒,男子漢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心胸要寬闊,不要死心眼。其實有些時候,比大好江山更值得守候的是那份難得的情。

這也算是給幾年後變成小心眼的李承乾打一針預防。至於能不能明白,那是李承乾的事,陳華操不了那份心。

不過,不知道李承乾聽沒聽懂,反正陳華費了好多口水,才講完了倚天屠龍記。

嗓子乾的很,陳華於是準備喝口葡萄酒潤潤喉嚨,卻聽見一旁的李承乾從神遊中猛然醒過來道:「華哥兒。你能弱弱透露一下周芷若的結局嗎?孤覺得,孤已經喜歡上這個女人了。」

差點兒把酒杯掉在地上,陳華說道:「和宋青書住在了漢水。」

「哎!我的芷若。」李承乾嘆了口氣兒,道:「為什麼是宋青書?張無忌帶著她一起走豈不是更圓滿?周妹妹雖然做了惡事,但沒有殺過一人,珠兒因她恢復了容貌,謝獅王也報了大仇。就連最後生死關頭,她都還在問張無忌是否還愛著她?如此可憐可愛的女子,孤若是張無忌,一併收了免得此生遺憾。」

李承乾雙拳緊握,儼然為周芷若的結局感到不平。

陳華狂吐:「太子莫要動怒,這僅僅是故事而已。」

「孤沒動怒,而是覺得難能可貴的世間真情,誰也不要輕易說放手。」李承乾眉毛皺起,像是有心事要說。他被陳華的故事感染,悲痛之餘,他搶過陳華手中的酒瓶,猛灌了口酒,道:「華哥兒,你知道孤為什麼要來涼州嗎?」

陳華搖頭,他知道才怪。

「正月的時候,父皇給孤安排了一門婚事。孤連對方面都沒見過,甚至是美是丑是胖是瘦都不知道就要和她同床同枕做一輩子的夫妻,孤很反感這種政治目的的婚姻,好像全天下任何人都有娶自己喜歡的女子為妻的權利,唯獨孤沒有。所以,一氣之下,孤跑涼州來了。在涼州,就不用去想家中那個陌生的妻子,每日擔心的就是明天會不會活下來,心情也好多了。」李太子講著自己的辛酸事,這可是獨家機密。

陳華知道,貞觀九年正月的時候,李承乾娶太子妃,對方是秘書丞蘇亶家的長女蘇氏,但他沒想到,李承乾跑涼州來,原來是為了發泄對老李自作主張安排婚姻的不滿。

看不出李承乾還是個敢於追求自己幸福的太子。陳華安慰,道:「太子乃是國之儲君,未來的一國之主,娶妻當然不能同我們這些人那麼草率。想開些,再說,未嘗家中的妻子,就不是最好的。」

「我還是喜歡我的芷若。」李承乾是徹底沒救了,喜歡上一個小說中的人物。

陳華翻了翻白眼,道:「死一邊兒去,別在這髒了俺的耳朵。」

李承乾笑呵呵地喝酒,抬頭的時候,窗外的風聲很大。沙塵暴已經來了,而且還很大。

像這樣的沙塵暴,很少出現一次,好在大軍已經有準備,所有馬匹全部被蒙上眼睛堵住耳朵,在領頭駱駝的帶領下沒有出現慌亂現象,而士兵們則是長布遮臉,擋住了撲面而來的黃沙。

牛車中已經有黃沙飄進來,原來是觀景窗還開著,風從那裡把黃沙吹進來的。陳華起身準備將觀景窗關了,然後躲在牛車裡面舒舒服服睡一覺。哪知道,在他關窗戶的時候,斜前方,一個騎著黑馬的女人,不知從哪裡找來一塊黑色紗布,將腦袋裹的嚴嚴實實,僅露出那張金色面具的一角,整一個阿拉伯國家信仰伊斯蘭教的女子。

「墨統領,要不要進來坐坐。」陳華想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墨統領是女人,再堅強的女人,也怕身上沾了髒東西,諾大的軍營全是男兒,若是她等會兒在黃沙中走了一遍到那裡洗澡去?所以,這個時候,就該陳華髮揮他善於觀察的特長,以及他溫柔的關懷。

墨統領本是十分討厭那些黃黃的沙子,從衣服細小的縫兒中掉進內衣里,讓她感覺怪噁心的。有輕微潔癖的她,正想著用黑紗把自己全身嚴嚴實實包起來,卻聽見身後傳來一個該死的聲音。

那聲音既不溫柔,也不動聽,但偏偏在這時刻,似乎有種神奇的魔力控制住了墨統領的心神。

最終,墨統領覺得和陳華這個登徒子共處一車的危險也比呆在噁心的沙塵暴中舒服,她立即策馬回頭,來到牛車旁,然後縱身跳上車去,身段優雅,動作輕柔。

「你上來了?」看見牛車門前閃過一道黑影,陳華眼睛一亮趕緊把自己坐的地方往裡挪了點兒,剛才李承乾上車也沒見他這麼熱情。

牛車很大,坐十個人都沒有問題。墨統領拒絕了陳華的好意,坐到離他較遠的角落。

「你這人好沒趣。」陳華大大感慨,他這是熱臉貼別人那什麼什麼了。

「承乾兄,還想不想聽故事?」既然你不理我,我也不用那麼熱心去搭理你。

「難道又講我的芷若?」李承乾心中現在全是周芷若的影子。

如果不是考慮李承乾是太子,陳華有暴打他一頓的想法。這貨太入戲了,動不動就是他的芷若,陳華都快瘋掉了。

「承乾兄,這次講的故事,不是先前的倚天屠龍記,而是叫金瓶梅。」陳華正兒八經的講這個很精彩的故事,眼神偶爾邪惡地瞄向一旁的墨統領。然後,用心良苦地開始講著葷段子。

於是乎,一段淫蕩的旅途開始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