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二章軍師難道想泡墨統領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王中殺出大唐江山,老李家的種,骨子裡就流淌著戰爭的熱血。 大唐朝的太子,以後大唐江山的繼承者。他的陣前鼓舞,讓將士們看到了希望。 太子都能同將士們共甘共苦,還有比這更能鼓舞士氣的么?<...

陳華去了軍需處找了件寬鬆的皮甲穿在身上,順便撈了一把質量不怎麼好的武器扛在身上。背上背著一個奇怪的背包,沒有幾十斤的明光鎧套著,他輕鬆的就像才學會飛的鳥兒。

已經快到了響午,外面點兵跑馬的聲音鬧了起來。準備完畢的陳華,作為李承乾欽點的軍師,在隨大軍出發前,自然要到李承乾的大帳下報道。

陳華不知道,他這麼一去,會不會死在玉門關外,但他知道,李承乾帶去的三千兵馬,估計有一半人再也回不來了。

太子爺發憤圖強,要領兵出征這是天大的大事,軍中但凡有官職在身,不管是否隨行,都要聚到一起見證這偉大的時刻,甚至連隨軍的外史,也要在此記上一筆,以供後人參考。

三千兵馬已經點齊,騎兵營,步兵營,戰車營,攻城營,自成方隊排列在操練的校場上,將士們神情嚴肅,他們知道前方,等待著自己的將是永無止境的廝殺。

兩隊斥候也已經放出去前方探路。軍隊正前方,那個從長安來的太子爺,已經穿上了厚重的鎧甲,寶劍掛在腰間,頭盔戴在腦袋上,挺有出兵打仗那麼回事兒。

李承乾身邊,只有長孫沖是文官打扮,他是行軍書記,負責醫療、後勤、軍需補給,是個文官的職位,是不用穿鎧甲的。另外兩個年級輕輕,一看就知道年齡不超過十八歲,長的倒是高大威猛,有虎將之風,但給人一種新兵蛋子經不起打的直覺。

陳華是最後一個來的,當大家看見裝扮奇怪的他一搖一搖地走到了太子身邊,那眼神兒,都沒離開過陳華的影兒,特別是他背上那個包。大家都好奇,**師為何不辭辛苦,要親自背在背上,包中究竟裝著何物。

「來遲了,抱歉埃」李承乾和長孫沖是老熟人,打招呼很隨意。四下看了眼,陳華髮現杜荷那二百五不再,難道他臨陣脫逃了:「咦,杜兄呢?」

「哦,他押送糧草先行了。」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杜荷那廝這回算是挑了個危險的任務。

能想象那苦孩子現在準是一路走一路罵,陳華覺得他當這個軍師還是比較舒服的差事兒,至少不用衝鋒陷陣。

「人到齊了,出發吧。」李承乾見自己的領導班子最後一個重要人物陳華已經來到,作為這次領兵的主帥,發號施令都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前面還有三千士兵,李承乾現在要做的就是陣前鼓舞。

向前走了一步,他面前所站的,都是效忠李唐的大唐兒郎。

「大唐的好兒郎們,今日孤將與你們共同戰鬥,將大唐的王旗,插在吐谷渾的王城伏俟城上,讓那些死在羌狗屠刀下的骨肉同胞能夠安息。孤要讓吐谷渾的羌人知道,犯我大唐者,孤必誅之。兒郎們,隨孤一起,向著玉門關外,前進1

大軍出發前,都是要做一番演講的,用來鼓舞士氣。這此去玉門關,是李承乾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帶兵,可以說,這是他當太子以來,第一次即將真刀真槍上陣殺敵,想到他的老子李世民可是從隋末十八路反王中殺出大唐江山,老李家的種,骨子裡就流淌著戰爭的熱血。

大唐朝的太子,以後大唐江山的繼承者。他的陣前鼓舞,讓將士們看到了希望。

太子都能同將士們共甘共苦,還有比這更能鼓舞士氣的么?

「前進,前進。」

「向著玉門關,前進1

三千人齊聲吼,那聲音,如雷聲滾滾,響徹天空。

「當」李承乾拔出腰間的寶劍,怒指遠方:「那裡就是吐谷渾的伏俟城,出發1

屆時,兵戈撞擊的鏗鏘聲沙沙發出。在招展有力的龍旗護航下,三千兒郎屹立成行,向著營外官道齊頭前進,一股肅殺之氣直衝雲霄。

不多時候,大軍已經全部離營向著玉門關出發。

左右先鋒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已經騎馬追上前頭開路的騎兵先鋒。長孫沖也騎著馬,跟隨在軍隊後面,負責斷後。

此刻,一隊騎兵,五十多人,清一色黑甲裝扮,騎著高大的黑馬,應該是屬於太子親衛的羽林軍,在大軍出發之後,從軍營一側衝出來,整齊有序,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騎兵。領頭的是一個帶著金色面具,身穿瘦身黑甲的女人,女人的身高應該在一米七以上,腰肢纖細,長腿直,冰冷的黑甲穿在她身上更突顯她的颯爽英姿,她背上背著弓箭,馬背吊著三個劍袋,腰間掛著兩柄彎刀,給人一種冷傲的視覺衝擊。

「太子殿下,黑甲軍已準備完畢,隨時可以出發。」冰冷的聲音,從金色面具下傳來。聽聲音,應該是個美人,不愛紅妝愛武裝的美人。

「黑甲軍?」陳華多看了眼這支五十多人的黑騎兵,這就是當年老李家從山西發跡時候,最有戰鬥力的騎兵埃

「墨統領,這一路,要辛苦你了。」李承乾笑嘻嘻地看著這個帶金色面具的黑甲軍統領。墨統領可是出了名的冷傲,不知道那張面具何時能夠摘下來,讓所有人看看面具下的那張臉兒究竟長什麼樣子。

「太子殿下,牛車已經備好,就在營外,還是先出發吧。」繼續一如既往的冰冷,好像在他面前的太子,不過是她受命保護的一個少爺。

「孤不坐牛車,和眾將士一起,騎馬而行。」

「太子既然喜歡騎馬,某也不好打攪,告辭。」那女子蹬了蹬馬肚子,居然掉頭向前營門口行去,完全沒有把李承乾這個太子放在眼中。

「哎,看來傳言不假,墨統領果真是一個瘋了的女人。」李承乾自言自語說著,這話落在旁邊陳華的耳里,陳華百思不得其解。

瘋了的女人?

看著不像啊,挺有個性的。

「這妞,我喜歡,有性格。」陳華站在李承乾身後,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如此有性格的妞兒,話說好像唐朝的女人,是有史以來,想要爭取地位和男人一樣平等的年代。李承乾說她是瘋子,難不成這妞性格有多重分裂癥狀?

「呃,太子,某不喜騎馬,你不坐牛車,就讓給某坐。」有舒適的牛車擺著不坐,要去騎馬,才不那麼傻逼。李承乾要和戰士同甘共苦,某就犯不著和他一起了。

李承乾看了陳華一眼,昨日在塞外樓就見識過陳華泡妞手段,難不成軍師是要打墨統領的主意?

「嗯。那軍師就去坐孤的牛車吧。」好兄弟是用來幫忙的,儘管李承乾這是出去打仗,但也不能耽誤了兄弟的兒女私情吧。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