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章保證不坑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荷委屈地端著那碗「童子尿」來到那隻小馬駒身邊。 奄奄一息的小馬駒,已經沒有力氣抽搐了,嘴裡「赫赫」叫著,四條蹄子來回亂蹬,好像害怕即將要死去。 「馬兒啊,馬兒,我兄弟要救你,你就乖乖的...

杜荷拿著粗碗去了一個隱蔽的地方,雙手在褲帶上來回折騰了許久,才憋出小半碗「童子尿」。

杜荷臉上居然難得的羞射地端著碗前來,「華哥兒,你要的東西,准,準備好了。」

「這麼騷?」陳華捏著鼻子扇了扇風,道:「就放這麼一點?難道是不行了?」

杜荷不好意思說,當著李靖將軍的面放不出來,難為情道:「路上沒喝水,所以就不多。」

這理由還算充分,陳華也就不為難杜荷。

「你將碗里的童子尿,均勻地抹在羊羔身上。」陳華的確不怎麼為難杜荷,這裡也只有他能幹這種事情。

杜荷難為情,道:「華哥兒?真要抹?」

「難不成你要讓我或者李將軍來抹?」

「不了,還是我親自動手吧。」杜荷委屈地端著那碗「童子尿」來到那隻小馬駒身邊。

奄奄一息的小馬駒,已經沒有力氣抽搐了,嘴裡「赫赫」叫著,四條蹄子來回亂蹬,好像害怕即將要死去。

「馬兒啊,馬兒,我兄弟要救你,你就乖乖的吧。「杜荷念著咒語,手一翻,碗中的童子尿,啪啪就滴在馬駒身上。

「不夠,不夠,中毒太深,要多放點兒。「陳華在一旁臨床指導,杜荷那小半碗童子尿不夠分量。

「李將軍,要不你也放點出來?」陳華指著杜荷手裡的空碗。

李靖凝視著陳華的解毒方法:「此馬駒究竟中了何毒,要用如此怪異的解毒方式?」

「是蜇人草」陳華:「將軍可叫人取來浴桶,裡面放入皂角汁,將馬駒放入裡面,一日可解毒。「

「笑話,蜇人草難道我們師兄弟看不出來,蜇人草的毒性,絕對不會讓馬駒昏迷抽搐。」旁邊的兩人立刻憤憤不滿,那裡跑來的庸醫,居然在李大將軍面前胡言亂語。

「兩位當然看不出來,這不是普通的蜇人草。」陳華頗有幾分高人樣子,道:「這是生長在西域的紅花蜇人草,比尋常的蜇人草毒性更強,馬群一旦闖入紅花蟄人草之中,中了它的毒,輕者昏迷,重者死亡。」

「紅花蜇人草?」

「沒聽過。」

「難道是外來物種?」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討論著。似乎對陳華的話半信半疑。

「你說是,那就是啊?你有什麼證據?」兩人似乎不服氣反駁。

陳華笑了笑:「小民常年行走西域,一路隨處可見紅花蜇人草,西域國家的牧民,視這種東西為魔鬼,人畜沾上,都有大麻煩,不知道為何連涼州地方都開始生長了。」看來外來物種的侵略,放那個朝代都有埃

聽陳華報出自己來自西域,兩人才反應過來,道:「你,你就是將軍要迎接的域外高人?」

「高人不敢當,只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在下隨家父來往西域經商多年,見的多了,也就熟悉了。」陳華繼續編故事。

「這話我們師叔祖也說過,想不到公子小小年紀,就能明白大道理,不愧是高人,行事常人難以理解。」兩師兄弟立刻變成尊敬的神態和陳華說話。這個時代畢竟是講究尊敬那種真正有才學的人,不那麼浮誇。

「敢問尊師叔祖是誰?未請教1能說出這話的人,一定是個大儒,提前抱下大腿也不錯。

「尊師叔祖,姓孫,字思邈。」

「孫思邈?」這來頭可太大了,大腿可以抱。

「怎麼,公子認識師叔祖?」

「早在西域就聽聞孫藥王大名,如雷貫耳埃」孫思邈誰不認識啊,鼎鼎大名的藥王,想不到卻是這兩二貨的師叔祖,看來孫老頭門下的糟粕越來越多了。

兩人聽聞別人高論自己師叔祖,想到先前誤診馬駒那事兒,臉上掛不住光彩,道:「我們兩師兄不過是師門中最低級的藥師。方才孤陋寡聞,讓高人見笑了。」

這兩人如此看低自己,他們可是軍營中的佼佼醫師啊,端碗哥李靖不樂意了,呵斥道:「都給我滾回去,竟在這丟臉。」

「將軍,我等二人先回營了。」這話簡直是拯救了他們,兩人飛快地立場逃遁,走時還不忘問道:「高人,改日我們師兄弟二人可得前來登門請教。」

陳華拱手相道「靜候光臨。」適才轉過身,還沒開口說話,杜荷已經屁顛屁顛跑來邀功,道:「李叔,陳華兄弟可是我找來的,這回該記一大功了吧。」

這廝不去做投機倒把,坑蒙拐騙,真是大材小用了。

李靖揚了揚眉毛,道:「要想請功是吧?沒門,來的時候聖上已經交代了,你們這群從長安城出來的崽子,每一個見過血的,只要能殺十個羌人,就記小功一件,殺百個羌人,記大功一件,若是能殺一千個羌人,那好啊,我的位置就給你們坐了。」李靖很公正說道,沒辦法,大唐日漸強盛,不過除了他們這一代打江山的老人能征善戰,似乎二代三代的子弟中,就沒一個能耐的人,大唐朝文臣武將新老交替,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時候,他們擔憂埃

杜荷那廝一聽說要殺十個羌人才能記小功一件,想到自己想再提升一階爵位,不知道要殺多少人。說實話,看到人血杜荷是害怕的,不然他早就在軍營中做個校尉之類的武將,幹嘛要做個管後勤工作的參軍。

「李叔,我暈血,而且手無縛雞。」杜荷死皮賴臉說道,他心裡在想,反正從長安來了那麼多紈,大多都怕死不上戰場,在軍營中謀了個閑差,他杜荷又不是搞另類,混軍功就混軍功,反正聖上不知道。

「你不會殺人,難道你還不會坑羌人啊?投毒,下藥,放冷箭,偷襲,群毆,拉幫結夥,挖陷阱。不管用坑的,騙的,強硬的,只要能殺羌人,都通通報功。人家陳二傻和尉遲黑鬼家的崽子,小默默和小寶寶,昨日領兵出去,活捉了一隊打秋風的羌人,某已替他們記了大功一件,你們這些從書院出來的崽子,就知道挑軍營里最輕的最容易的事兒做,這那是來打仗,分明是來遊山玩水。」說道痛處,李靖儼然如長輩作風罵了起來。帶這麼一群長安紈少年來涼州打仗,不知道聖上咋想的。

小默默是鼎鼎大名陳知節陳國公的大兒子陳處默,小寶寶則是尉遲恭的兒子尉遲寶林,這兩人常常被李靖用來作為抨擊杜荷這等不良紈的正面教材,所以杜荷紅著臉辯解道:「他們是學武的,小侄是念書的。怎麼能比較呢,像他們那種就知道用蠻力的武夫,在長安城是會被女子取笑的。」

朽木不可雕,李靖無奈地嘆氣,道:「看見你們就心煩,靠著父輩的福蔭,坑蒙拐騙,文也不成,武也不成,我看你們是要把我們這些老骨頭活活氣死才開心。」

吹了吹可以聘美聖誕老人的白鬍子,李靖一腳揣在杜荷屁股上,道:「滾。」

有受虐傾向的杜荷,很沒骨氣地道:「那小侄的功勞呢?」

「小功一件。」

「謝李叔。」杜荷拍了拍屁股,站在陳華身邊,眼神向他傳遞著消息,道:「兄弟,我先回軍營報喜去了,順便洗過澡,等會兒來找你。」

陳華嘴巴張了張,分明是一個「滾」字嘴型,奈何杜荷已經被那記小功一件沖昏了頭腦,把陳華一個人留在這裡,自己耀武揚威地揚長而去。

有功勞,沒兄弟。

陳華很鄙視這種貪念功名的傢伙,詛咒他出門立刻摔死。

此刻,院中只剩下陳華和李靖二人,面對這位大英雄,陳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就這樣在李靖面前站著靜如松。不好對付啊,尤其是這種成精了的老狐狸,開口說話,第一句就露餡兒了。

「咯吱咯吱。」李靖咬了一口手裡沒啃完的雞腿:「小子,希望你別坑我,否則小心你的屁股。」

被這句霸氣外露的話蒙住,陳華愣愣:「放心,保證不坑。」和這位大英雄不需要說的太多,僅僅「不坑」二字足夠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