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一章 李煦尋來

作者:誰惹驟雨  |  更新時間:2019-01-12 16:08  |  字數:2478字

?????李煦趕到盈月樓前的時候,正好看見四皇子李褚帶人就要邁入樓里。

他連忙高聲喚住了人,李褚聞聲轉頭過來,一雙細長的鳳目似笑非笑地看向氣喘吁吁的李煦,悠聲問道,「六弟,你怎的也過來了?」

李褚,愉妃之子,排行第四。今年十四歲,五靈根,同是瀾山學院弟子,凌澤三班。

「四哥,」李煦走上前,平復了下呼吸道,「我聽說那人進了盈月樓,於是趕了過來。」

「哦?」李褚一收手裡摺扇,興味盎然地轉過身,「這盈月樓與你有何干係?」

李煦在來的路上已想好說辭,指了指一旁,「四哥,這裡人多,我們不如到那邊細說。」

李褚劍眉微挑,「這倒也是,不好擋了人家生意。」於是摺扇一打,悠哉地扇了兩下,往旁邊走了過去。

「盈月樓的少主子與我是一同上堂的同窗,」李煦直言不諱,坦然看著李褚,「不如讓我去找她詢問一番,許是可以了解更多內情。」

「你這同窗此刻正巧在盈月樓里?你如何知曉的?」李褚聲音微揚,帶著磁性。

兩人都是匆匆從宮裡領命出來,李褚有此疑問很是正常。

李煦一滯,霎時語結,旁邊的彭大勝忙插科打諢道,「哎呀,這不正因為老奴今天見著侯府馬車行向盈月樓,於是就給小爺報了信……」

「沒錯!」李煦點頭,一拍手掌,「就是這樣!」

「侯府?可是說的長寧侯府姜姑娘?既然如此,」李褚挑起嘴角,鳳目微眯,啪地一聲將紙扇收起,一指盈月樓正對面的豪客來道,「那四哥就在豪客來等六弟的消息。」

見李褚總算離去,李煦不由心頭鬆了口氣,睨了眼一臉求表揚神情的彭大勝,從袖口掏出一個錦囊丟了過去,「賞你的!」

進了盈月樓,尋了婆子報上名號,很快就有通傳的人前來引路,將他帶去了姜書璃休憩的隔間。

「六皇子殿下,」姜書璃迎了上來,眼裡有著好奇,「你來盈月樓是要定製衣裳嗎?」

「稱我學長就好。我來找你問些事情。」李煦單刀直入,隨著姜書璃入了座,有些急切,「方才可是有個持刀男子闖入你們盈月樓了?」

「確有此事。」姜書璃為李煦斟了茶,見他有些氣息不穩,明顯是急著趕過來的模樣,不由疑慮地問了出口,「莫非那人有問題?」

「這……」李煦想起父皇的囑咐,一時結舌,他拿起茶喝了一口,定了定神道,「倒也不能算是。」

沒問題你急急的來這裡追問什麼?

姜書璃未語,眼底卻流露出這個意思,看的李煦曬然地摸了摸頭,「也不算是沒問題,這個暫時不方便告訴你,能否跟我說下那個持刀男子來你們這裡的情況?」

姜書璃沒有立即答話,能使得皇子跟隨其後尋來的人,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姜書璃一邊琢磨,一邊觀察李煦,從他的神色來看,這人應不是什麼受通緝的江洋大盜之流,如此來說,倒是讓人想知道那絡腮鬍大漢是何方神聖了。

見她不語,李煦又喝了口茶,如今見到了人,他心下已然大安,是以也不再著急。

不過,能與皇室中人扯上關係的事情,對盈月樓這種店鋪來說,能少沾惹就少沾惹為妙。

思及此,姜書璃便不再賣關子,將絡腮鬍大漢的來意說了一遍,李煦聽了倒是驚訝,脫口而出道,「竟是為了買女子衣裳來的?」

他嘖嘖了兩聲,「真是看不出來他竟是個痴情種!」

感嘆完後,對著姜書璃燦爛一笑,「多謝你告知此事。後續不會有人來盈月樓因此事再做打擾,你且放心。」

姜書璃點了點頭,眨眨眼睛看著李煦,這話問完了,是不是您該離開了?

屋裡氣氛霎時有些兒個尷尬,兩人相對無言,看得旁邊矗立的彭大勝心裡跟撓痒痒似的,想要開口救場吧,又怕自己畫虎不成反類犬,礙著了主子的大事,回去定是有他苦頭好吃。

「那個……」李煦拿起杯子又灌了口茶,「你重修突破到練氣三層了?」

「是呀!」姜書璃聞言彎起眉眼笑了起來,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她從練氣一層突破到練氣三層,換做以前的她,是覺得不相信有此可能的。但事實上,她真的做到了!

「真是佩服。」李煦感覺嘴角微微有些苦澀,他重修時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才修到練氣三層,本以為已經是極快的速度了,與姜書璃一比,差之甚遠,他眼底閃過深思,「你修習可是新五衡訣?」

「新……五衡訣?」這與五衡訣有什麼關係?姜書璃思索著,並沒有問出口。李煦見她訝然,不由自嘲一笑,「想必不是了。」

一時又是冷場。

急得旁邊的彭大勝直跳腳,他四處看看,驀地看到旁邊小桌上打開了的紫木匣子,忍不住推了推李煦,低聲道,「主子,你不是還打算買些小物事回去討皇后娘娘歡心么?」

李煦順著彭大勝的手看了過去,細細一瞅,還真是來了興緻。

「姜學妹,那紫木匣子里的物事,可是能賣的?」

姜書璃笑著將紫木匣子拿了過來,放在桌面上說道,「這是我們盈月樓頭等綉娘做的繡花錦囊。」

匣子里一共放了四個繡花錦囊,錦囊的形狀不若尋常那般,分別以牡丹,野玫瑰,鈴蘭和曇花為形狀縫製,而最出彩的是上頭的綉藝。

牡丹錦囊上用的是簪絲綉法,國色天香,從容大氣;野玫瑰錦囊上則是新月綉法,嬌艷奪目,張揚外放;鈴蘭錦囊是柔羽綉法,裊裊婷婷,神秘幽靜;曇花錦囊是天絲綉法,寧靜秀美,見之聞香。

這幾個綉囊本是姜書璃的新點子,央了四位頭等綉娘給做了出來,想要送給歐陽氏及閨中好友的。

李煦拿起牡丹錦囊和野玫瑰錦囊,眼前一亮,讚歎道,「設計新穎,綉工一絕,姜學妹,學長有個不情之請,這兩個錦囊賣給學長可好?」

姜書璃有些遲疑,她本打算將這兩個錦囊送給祖母和娘親,拒絕的話在嘴裡還沒來得及說出,就聽李煦又說道,「若是回去送給皇祖母和母后,她們定然很是歡喜。」

「行,」有皇太后和皇后做宣傳,對盈月樓來說無異於錦上添花,也是美事一樁。晚點請安娘子和月娘子再多綉幾個出來也並非難事,姜書璃答應道,「就當做是今日之事的答謝,送與學長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