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七章 鑄刀師

作者:文抄公  |  更新時間:2019-01-12 18:15  |  字數:3616字

武藏泉守乃是享譽出雲之國的鑄刀名師。

傳聞其七歲的時候,一次出遊中誤入深山,被刀鬼收養,傳授鑄刀秘術,二十歲大成出山,鑄造的名刃鋒利無匹,乃是諸多武士劍豪夢寐以求的至寶。

那位投靠平氏的鑄刀師曾經不服,上門挑戰,被武藏泉守隨手鑄造的一柄『無鋒』連斬手上八大名刃,羞愧而去,從此潛心鑽研,鑄造技藝反而精益求精,只是對武藏泉守更加恭敬,以『師匠』稱之。

這位武藏泉守就在京都居住,住所位於一片竹林之內。

段玉策馬來到此處,頓覺有些荒涼冷清。

周圍武士浪人出現的頻率也遠遠高於別處,令其它平民、下民避之不及。

畢竟,此時的武士有著『斬舍御免』的特權,可自行斬殺無禮的下人、町人、百姓而不受刑罰。

而縱然是最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浪人,他們身上也一定會有一柄鋒利無匹的太刀。

浪人如此,世卿世祿的武士對於名刀的渴求就更不必多說。

是以在武藏泉守的住所之外,經常可以見到衣飾華麗的武士出入,甚至為此長跪祈求者。

『這武藏泉守若不是修行者,這些武士能如此恭敬?早就被砍死了!』

出雲之國的武士有著極為奇怪的觀念,對弱小者殘酷剝削,貪得無厭,對強大者卻是畢恭畢敬,前後判若兩人。

竹林很大,其中種著的是一種翠竹,青碧如玉,行走在其間的石徑之上,頓覺幽寂之意撲面而來,令人幾乎有飄然出塵之感。

走出竹林之後,就見得一個庭院,青石鋪地,外圍扎著一圈竹籬,院中有著一個池塘,小橋流水,竹筒鹿威時不時地落下,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這原先是為了驅逐鳥獸之用,但聽起來卻如晨鐘暮鼓,頗有禪意。

在院子之外,站立了幾名武士與手捧絲綢、香爐等禮物的商人,毫無疑問地被拒之門外了。

只是他們耐心頗好,就這麼一直等候著。

「來者何人?」

段玉走上前幾步,就見到兩個把守門口的武士,冷目瞥來,厲聲喝問著。

「東陳行商,讓武藏泉守出來見我!」段玉笑了笑,口氣卻大得嚇人。

那兩個武士一聽,頓時大怒,上前一步,手按刀柄。

周圍的拜訪者連忙讓開,生怕殃及池魚。

畢竟不論在東陳還是出雲之國,商人的地位都十分尷尬,雖然有的豪商堪稱富可敵國,但政治地位幾乎比平民還低,也在武士斬舍御免的範圍之內。

剛才段玉言語無狀,已經可算『無禮』,也就是說,可以斬殺之!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段玉搖搖頭,伸手按住鬼切之柄,一絲殺氣外溢。

那兩個武士的腳步驀然停住,額頭甚至浮現出一絲冷汗,敏銳的直覺讓他們眼前一陣模糊,彷彿面前這個清秀的少年在一剎那間化為了惡鬼。

不能前進!

再往前一步就會死!

佐川右衛門渾身顫慄發抖,手握著刀柄,卻完全不敢拔刀出鞘。

『這……這是何等的恐怖?這男人難道是鬼神么?』

他並非沒有上過戰場的武士,甚至還在武藏泉守大師的教導下學習了兵法,縱然面對一位劍豪也能往來幾十個回合。

但此時,他卻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第一次初上戰場的時候,甚至羞恥地開始了『武者震』。

「兩位是在等我先拔刀么?」

段玉望著這一幕,沉靜地說著,鬼切轟然出鞘。

嗡嗡!

那種宛若封印千百年的嗜血惡鬼出爐之嚎叫,頓時令這兩個武士心裡越發凜然,身體彷彿被凍住一樣,一下都動彈不得。

佐川右衛門絕望地看著對方舉起刀,輕輕一斬!又復歸黑色的刀鞘之中。

「啊!」

他們兩個這才如夢初醒,發現自己已經狼狽不堪地坐在地上,汗出如漿。

在他們旁邊,一根竹子被斬了一截下來,輕輕飄落地面。

周圍的人卻是奇怪地望著這一幕。

他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武士上前一步後便一動不動,而那個少年只是拔刀斬竹,竟然就將他們嚇得癱軟在地。

段玉此時對於煞氣的掌控,已經到了一種神乎其神的境界,只針對這兩個武士,周圍人卻是一無所覺。

「拿去給武藏泉守看吧!」

段玉拾起竹枝,交在佐川右衛門手中。

「嗨!」

佐川重重點頭,幾乎不敢看這個魔神一樣的男子身影,快步進入宅中。

啪!

沒有多久,從宅中就發出幾聲巨響,彷彿一個人撞飛傢具,又摔倒在地。

接下來,外面等待的這些武士,就目瞪口呆地望著武藏泉守大人手持一截竹枝,快步趕出,腳上甚至跑丟了一隻木屐!

「這真的是……這真的是……」

他大概四十來歲,不修邊幅,有著一圈胡茬,此時望著段玉腰間的鬼切,簡直是目不轉睛。

「怎麼?莫非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段玉笑了笑,打斷這大師痴迷的神色。

「萬分抱歉!」

武藏泉守如夢初醒,一個九十度的鞠躬:「貴客來臨,請入寒舍奉茶!」

頓時在眼球掉了一地的旁觀中,畢恭畢敬地將段玉請入室內。

「右衛門,立即把守外面,不準任何人進來!」

武藏泉守將其他人都打發走,旋即隆重跪坐,兩手並拳,伏地叩首:「敢問閣下手中所持的,可是鬼切?」

「正是!你要看看么?」

段玉解下刀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