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49章提建議

作者:菠菜麵筋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53  |  字數:2234字

李主任認真說道:「正因為知道戰士們的鍛煉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所以我才迫切的想把這事提上議程。」

雖然咱們的鄭和號遠洋過幾次,但遠洋航行不是一艘船的事情,而是一支編隊的事情,這事關後勤補給、戰鬥指揮、艦船配合等等很多方面。

如果現在我們連這艘排水量只有四千噸的訓練艦問題都解決不完,那萬噸排水的世昌號,咱們軍校能承擔下來么?

雖然我知道咱們軍校作為海軍軍官的搖籃,訓練艦是必然也只能調撥在咱們軍校之內,但咱們卻不能拿到最先進的艦艇,就辜負了國家的期望,咱們必須得把這艘訓練艦的作用給發揮出來才行啊。

陳院長聽到李主任有點誤會自己,解釋了一下,「我剛才說過,在遠洋艦艇上進行體能訓練不是小事情,我沒權利、也沒資格讓你在遠洋艦艇上實驗,這必須要經過校黨委會研究討論才行。老李,你也是遠洋航行過的領導,應該知道遠洋時的戰士們的心理壓力有多大,我怕是真怕出事。而且你就算想要改變,也得有足夠多的準備吧,而且還要保證有至少一套的備案才行。」

「而不管是做準備還是研究備案,這個過程是需要時間的,這也不是一下就能決定的啊。我本身也希望你能儘快的做出方案來給我們看,來提高戰士們的戰鬥力,誰不願意看到國家強大,不願意看到海軍部隊強大?」

李主任倒是想做方案,可是你都不準在遠洋艦艇上實驗,我怎麼做?

憑空想?戰爭不是兒戲,怎麼可能靠理論亦或者是猜想就決定呢?

孟良聽到兩位首長的理論,想發表一下個人意見,雖然按理來說,孟良是絕對沒有資格在他們兩人之間插話的,不過孟良有個主意也是不吐不快,索性鼓起勇氣說了出來,「陳院長,李主任,我想發表一下我的看法。」

陳院長想到孟良也是搞體能訓練的好手,本著集思廣益的態度點點頭,「小孟參謀有什麼意見?」

孟良認真說道:「咱們如果沒有遠洋艦艇進行實驗的話,那咱們可不可以等比的縮小一下,比如咱們就拿千噸級排水的護衛艦來訓練,人員方面也減少到相應的配置,這樣雖然等比縮小了,但是功能職能沒變,應該是可以做到積累經驗。」

「至於遠洋航行,這不是小事情,這個是要上升到國家層面的,絕對不是咱們軍校、甚至也不單單是海軍總部就能決定的。既然咱們沒辦法進行遠洋航行,那咱們可以就在自己的海域里進行實驗啊,咱們有三百萬平方公里的海域,足足有三分之一個祖國那麼大,繞上幾圈,個把月的時間不就出來了么?」

而且只在祖國海域內進行航行的話,也能保證艦艇上出了任何問題,可以及時去各個基地休整,並且解決問題。雖然我也知道護衛艦這種艦艇跟遠洋艦艇不是一個概念,但是護衛艦最起碼也有了可以保證遠洋的各項基本條件,用它來做實驗,我覺得是可以累積到經驗的。

--

當然,我僅僅只是提個建議,這方面會涉及到巨大的經濟支出和人員支出,必須考慮周全才行。

陳院長聽完孟良的建議後,點了點頭,「雖然單單為了訓練官兵們的體能就讓一支護衛艦在海域上飄一個月,會顯得有點浪費。但目前也沒有其他好的解決方法,問題不能累積到必須要解決的時候才去解決,這樣會耽誤大事,這點上我原則上是同意的。」

李主任是見過世面的,知道護衛艦跟驅逐艦或者是大型訓練艦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所以一開始就沒瞧上眼。但是現在想來想去,好像除了護衛艦以外,也根本弄不到其他艦了。

驅逐艦是肯定拿不到的,這個想都不用想,而且就算是拿到了,自己也用不起,驅逐艦這可是標準的喝油大戶,平常拿出去實戰演練,上面都不捨得開久了,那就更別提給自己做實驗了。

況且現在的任何一艘驅逐艦都是寶貝中的寶貝,哪怕不是主力驅逐艦,也是絕對不能隨便亂用的。

至於遠洋訓練艦鄭和號,這個就別想了,經過兩個月的遠航,這艘艦上出現了一些不影響正常航行的小問題,現在還躺在船廠維護呢,沒個小半年基本別想出廠。

要是等上小半年,世昌號都下水了,那黃花菜不都涼了么。

自己為啥想著現在做實驗,不就是想著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么?如果鄭和號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那世昌號這種專門為遠洋設計的萬噸排水大艦,問題不就更難解決了。

想來想去,也只能先降低眼光,用護衛艦來訓練了。

「行吧,那我也同意先用護衛艦進行訓練,但是我依舊保留用遠洋訓練艦訓練戰士體能的建議。院長,什麼時候開黨委會通過這事?我真是急得不行了。」

陳院長擺擺手,「這個事情急不來,就算是黨委會通過了,咱們學校的護衛艦也在外面執行任務,得小半個月才能回來。不過你放心好了,這艘護衛艦的任務完成歸來後,我給他的後續任務往後推,保證讓你們先開始訓練行不。」

院長都這麼說了,那李主任自然也就沒話說了,「行,那我先去準備,保證半個月後,會拿出一份訓練單出來。」

「對了,這位小孟參謀,他是不是有過科學化帶兵的經驗?院長,讓小孟參謀跟我吧,我們研究的都是一個方向,交流起來也方便。」

陳院長本身就是想讓孟良跟著李主任的,這下見到李主任主動要人,肯定同意啊,「行,你把小孟參謀帶走吧。」

然後看向孟良,「小孟參謀,這次是你提出用護衛艦進行訓練戰士們的體能,作為提議者,船上肯定少不了你。你沒遠洋過,所以不知道這裡面有多苦,你能堅持下來么?」

孟良在海島上吃的苦真不比遠洋艦艇上的少,於是拍著胸脯保證,「請院長放心,我能吃得了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