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反攻

作者:遠徵士兵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34  |  字數:2316字

?????要知道拉科維特扎手裡有一個集團軍的兵力,而肖伯特手裡只有一個步兵師。

所以肖伯特很難想像拉科維特扎會向他求援。

但拉科維特扎的確需要向肖伯特求援,因為外層防線已經崩潰了,任憑拉科維特扎怎麼調兵遣將也無濟於事。

不過仗打到現在這程度就算是德軍也無力回事了。

「將軍!」此時的拉科維特扎哪裡還顧得上什麼風度,在電話里驚恐的向肖伯特求助:「俄國人突破了我們的防線,他們的坦克正在朝我們縱深推進!」

這不是事實,蘇軍坦克不只是朝羅、德防線縱深推進,而是兵分兩路,一路往縱深推進,另一路主力則在外層防線與中層防線之間的中間地帶推進。

這是舒爾卡之前與托卡利夫少將定下的策略。

原本托卡利夫少將的確想往縱深推進一鼓作氣打到敖德薩,但舒爾卡卻不贊同這種做法。

「將軍同志!」舒爾卡說:「我認為這麼做沒有很大的意義,雖然這有可能突破兩道防線,但敵人卻有可能補上缺口構築好新的防線!」

第一道和第二道防線之間有20公里,這距離對於坦克來說至少要一個多小時,再攻下第二道防線……如果一切順利兩個小時是必須的。

兩個小時,足夠羅馬尼亞軍隊做出反應並縱向構築一道防線了,那時蘇軍得到的不過就是一道狹窄的通道,很容易再次被羅、德兩軍再次切斷。

「我認為!」舒爾卡說:「我們應該直擊羅馬人的弱點,也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在中間地帶穿插!」

這一來羅馬尼亞軍隊就亂成一團了。

因為羅馬尼亞軍隊駐守在中間地帶的部隊都是需要受保護比較脆弱的單位,比如工兵、炮兵、野戰醫院、後勤部隊、指揮部等等。

首先他們不是作戰單位,確切的說不是正面與敵人作戰的單位。

其次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在這後方怎麼會突然出現俄軍,而且還是坦克。

於是被打得措手不及混亂不堪,許多人想跑都不知道該往哪裡跑。

「擋住他們!」肖伯特沖著拉科維特扎大聲命令。

此時的肖伯特心裡早已是一千匹草泥馬呼嘯而過,但他卻知道這時不是罵人的時候,因為他的命運已經跟這些混蛋聯繫在一起。

「我馬上增援你們!」肖伯特說:「穩住陣腳!」

「是,將軍!」拉科維特扎回答。

接著肖伯特一聲令下,就從第22步兵師里抽了一個團出來奔赴前線。

之所以抽調一個團,一方面是因為肖伯特手裡只有搭載一個團步兵的汽車……這些汽車同樣是來自羅馬尼亞軍隊,機降到這裡的德第22師基本沒有重裝備。

另一方面,則是德軍需要保持住自己的進攻線。

這個做法當然是正確的,肖伯特知道越是這樣就越是要保持住自己的防線,如果拆東牆補西牆,很快敖德薩的蘇軍就會反有撲而出。

然而,肖伯特知道這一點並不代表其它人知道這一點。

肖伯特不知道的是,情急中的拉科維特扎把進攻敖德薩的部隊緊急調回中間地帶。

這一來就捅了一個更大的蔞子:中層防線形同虛設,因為它要同時面對中間地帶與敖德薩兩個方向的敵人……

彼得羅夫也不是傻瓜,在這時候他哪裡還會不知道該怎麼做,一聲令下敖德薩的守軍就跟在羅馬尼亞軍的後方發起了反攻。

如果說之前那個缺口德軍還有可能和羅馬尼亞軍一起堵上的話,現在這個有如山崩一般的失敗,就是多少人堆上去都會給埋了。

此時的舒爾卡正跟在坦克後朝前推進……越是在追擊敵人時候更應該穩紮穩打,畢竟狗急了也會跳牆,敵人為了逃生、為了保住性命隨時都有可能自發的組織起來回頭狠狠的咬你一口。

所以,蘇軍大多都是跟在坦克後朝前推進。

也有幾支部隊貪功越過坦克往前進攻,但很快就有如泥牛入海沒了蹤影……畢竟敵人是一個集團軍十幾萬人。

其實有時追擊完全沒必要這麼急,因為那些匆忙逃命的人在慌亂中自己都會把自己的路堵死。

比如舒爾卡等人在推進時就看到一座不算窄的橋被堵得嚴嚴實實無法通過,舒爾卡等人跟著坦克上來時馬上就引起了羅軍的恐慌,然後成片成片的人就不顧一切的往河裡涌……結果許多不會游泳的在河裡淹死,來不急逃走的人紛紛舉手投降。

一路上到處都是羅馬尼亞軍隊丟棄的汽車、大炮、彈藥以及補給。

一開始蘇軍士兵看到補給還會搶一搶,後來連看都懶得看了,甚至有人都對他們當初瘋一樣的搶麵包的行為感到好笑。

「我後悔了!」小偷看著路邊被丟棄的牛肉罐頭,感慨道:「我搶了三個罐頭,而且一直把它帶到了這裡!」

「還有你割下的那塊馬肉呢?」列昂耶夫問。

「吃了一點,其它的丟了!」小偷回答:「我發現你是對的,我當初的確不該帶著它!」

戰士們哄的一聲笑了起來。

最讓舒爾卡印像深刻的,還是佔領了一個野戰醫院。

那明顯也是一個被拋棄的野戰醫院,裡頭到處都是殘肢斷臂,當然也少不了死屍和無法行動的傷員。

走進這裡時會讓你有種走進了屠宰場的錯覺,只不過在這裡的不是動物而是人。

那些傷員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走向他們的蘇軍,眼神很複雜,倒不全是害怕,舒爾卡相信他們中有不少人其實還希望蘇軍能幫助他們結束痛苦。

「我們該拿他們怎麼辦?」演員問。

「就當沒看見吧!」舒爾卡下令:「繼續前進!」

要讓蘇軍醫治他們基本是不可能的,蘇軍自己都沒有足夠的藥物醫治傷兵,更何況這些人還是侵略者。

所以,他們最後會是什麼下場就不難猜到了。

在南面傳來一陣陣炮聲的時候,舒爾卡就知道敵人敗局已定了……那是敖德薩反攻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