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六章:靈識再開

作者:巳曦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53  |  字數:2455字

「那造化山的冥仙,難道是那些妄想修道飛升的狗道士們的聚集地?」曦霞問。

「答對了,那地方全是一些迂腐假正經的假仙,大多都是飛升失敗沒了性命的,一個個腐朽的腦子像個木疙瘩,像你這樣的小美人如果誤入了造化山,可是要連骨頭都被吞了的。」

白雀嬉皮笑臉的說,眼神黏在曦霞的身體上根本挪不開。

「臭流氓!」

曦霞抬腳就踹。

來送小菜的仟三,一進門就見到自己的主人被踹了個狗啃泥,這個出塵絕世的美男子竟然也有如此狼狽的一面,倒讓仟三開了眼界。

白雀捂著臉眼眶含淚,「不愧是我們岐冥山的冥魔,火辣!帶勁!」

「讓你流氓!」

又是飛起一腳,這一下曦霞用了雙倍的力氣。

白雀被踹的趴在桌面上,俊臉腫著哼了好一會,然後努力的爬起來抓住了曦霞白嫩的手腕。

「這一腳太重了,只有揉揉才能好起來……」

「給我滾啊!」又是一腳。

半晌,曦霞整理了裙擺,心滿意足的重新坐下了,將海碗里的酒液飲盡。

「既然你在岐冥山都有房子住了,而且對黃泉界很通曉的樣子,為什麼還要我這個一點都不懂的外來人,幫你偷王角?」

「偷這個字太刺耳!王角本就屬於你,還記得嗎?我們只是讓你拿回自己的東西。」

白雀淡然一笑,說得雲淡風輕,但曦霞總覺得沒那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白雀盯著曦霞看了一會,直到曦霞被看得想要再給他一拳,白雀才忽然站起來,伸手摸在了曦霞光潔的額頭上!

曦霞一愣,她也沒想到白雀居然會突然出手,氣得一巴掌就打過去了。

可惜白雀這次並沒有被打中,反而抓住了曦霞的手,搖搖頭深沉的說。

「你還記得所有從外界來到黃泉界的人,都會散盡身上的修為嗎?」

確實,從她來到黃泉界的那一刻,體內的修為也隨之消失了。

「我的修為確實消失了,但你卻有,在黃泉修鍊的?」

「沒錯。黃泉有著一套特殊的修鍊系統,你若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拿回王角,還需要一些手段,沒有修為是不行的。」

白雀想了想,沉吟著說道:「若是王角落在歧冥山的消息被別人知道了,那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說完,他忽然兩指一併,將一道白光猛地印上了曦霞的額頭。

曦霞額頭上一熱,身體竟然因此平添了一份暖意,雖然微不足道,可在陰冷的黃泉里,這份溫暖已經不得了了。

這是開通了她的靈識?

曦霞不慌不忙的迅速內視了一遍自己的識海,果然看到原本空蕩蕩的識海里,居然多了一瓣半透明的花形。

她試著調動了一下體內的靈力,這一次和在接引池時的結果不同。

那隻象徵著靈力的花瓣,真的給予了她回應。

「我可以重新修行了?」

曦霞欣喜若狂,自從失去靈力,她就盤算著要想方設法的重新開始修鍊,從沒打算放棄過。

不過有了白雀的幫助,等於讓她有了一個捷徑可以走,不必苦練基本,直接就能進行靈力的修行了。

「這算是一個小小的見面禮,事成之後,我還有大禮送給你。」

白雀笑著收回靈力,他臉色微微一變,轉瞬間又恢復如常。

強行打開靈識這種事情是非常危險的,白雀也是冒險一試,還好曦霞不是普通的魂魄,強開靈識竟然沒有對自身產生絲毫影響。

「那就多謝你了,正巧我急著恢復靈力,就是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妖獸或者鬼怪能讓我打一打,練練手的?」

曦霞可謂是心滿意足了,她笑嘻嘻的摩拳擦掌的,嚇得蹲在門口守門的仟三默默退後了三步。

「我們岐冥山向來愛好和平,鄰里之間不用說打鬥了,連吵架的都沒有一個,哪有什麼能讓你練手的妖獸啊?」

他一臉正氣的拒絕了曦霞的要求,曦霞瞬間泄氣。

「不過呢……」白雀拖著長音吊她胃口。

「不過什麼?」

「雖然沒有妖獸,不過能讓你練手的,你面前不就有一個?」

曦霞驚訝的回頭,看見仟三正苦著臉看著她,「你主人就這麼狠心?」

白雀無語,一把將曦霞提回。

「我是說我!我的功力高深莫測,修為精湛,性格溫文爾雅,最重要的是我長得帥,難道你不覺得我才是那個最適合讓你練手的人嗎?」

「你這話說的可不太要臉......」曦霞一臉鄙夷。

「主要是你的身份特殊,也只有我這麼優秀的人才能勉強配得上你,這樣說有沒有道理?」白雀一臉壞笑。

曦霞笑了笑:「夸人的方式都這麼不要臉,那就吃我一拳吧!」

一記重拳一點沒留情面,差點錘在了白雀的臉上!

白雀似乎沒有準備,被這一拳打得慌裡慌張,一個閃身飛快的躲開了曦霞接二連三的進攻,一驚一乍的喊叫著。

「知不知道我的容貌可算岐冥山一道亮麗的風景,被你打壞了臉,會有許多痴情人傷心欲絕的!枉你天仙的心腸,心腸卻這般狠毒,不愧是萬魔之王!」

兩人你來我往,過了百餘招,白雀盪開曦霞的掃腿,順勢積蓄了靈力打出一個氣彈。曦霞也不慌,手向前一抓,竟抓住了那來勢兇猛的氣彈,身形原地一轉,將那氣彈丟了回去。

白雀沒想到曦霞還有這種能力,先愣了一愣,待氣彈攻至面門才想起來躲避。若換了修為不濟的,這一氣彈恐怕真能將頭顱打碎,但白雀也不是凡人,電光火石間用了一種奇怪的步法,堪堪躲過氣彈。

「你輸了!」曦霞笑道,她的腳保持著橫踢的動作,一動不動的停在了白雀的脖頸上,鞋尖上面有一朵火花在微弱的閃爍,「我知道你在放水,沒有認真跟我對壘,但我若是不領情,讓這火焰與你接觸,你現在恐怕也難以全身而退。」

這是她用盡了剛剛獲得的靈力,才勉強化形出來的一朵魔焰。

白雀生前也是個修真大能,自然知道這魔焰的來頭。這是能與三昧真火媲美的火焰,吞噬能力更強勁,無論是什麼東西,只有染上這魔焰,一定會被燃燒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