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八章:情愫

作者:寒浦  |  更新時間:2018-12-07 00:59  |  字數:3391字

&ngua=&ot;java&ot;sr=&ot;/gaga8書網a-tp日ghtjs&ot;

二丫見她那副模樣,也不好多問,靜靜的陪坐著。

「姐姐你看!」玲兒奶聲奶氣的喊著。

二丫抬頭望去,見玲兒身體靈活的上了樹,掰下一根椏枝,拿著椏枝回到二丫面前邀功道:「姐姐你看,這枝花都開了。」

果然,一根褐色椏枝上,雪融化後露出裡面鵝黃色的花朵,花朵綻放著,凝著冰露。

「我的呢,你心裡就只有二姐姐,沒有三姐姐嗎?」見玲兒的模樣,三妞佯裝吃醋。

「這個給三姐姐!」玲兒伸手摺了一小枝給三妞,目光狡黠。

「小姐,午膳可要在這裡用?」馮嬤嬤幾步上前,輕聲詢問。

這麼快就要用午膳了嗎,轉頭看林貴珠,「珠兒想在這裡用午膳還是回屋子用呢?」

林貴珠已經恢復了常態,歡喜的道:「就在這兒吧,大家一起也熱鬧。」

不多時,沉香和芷蘭把午膳布上桌,看得出來林貴珠有心事,草草的吃了一點就歇了筷子。

「玲兒三妞,你倆吃好了就會去午憩一會兒。」見倆丫頭吃得差不多了,二丫開口道。

待玲兒三妞都回去了,林貴珠突然站起身,眼眸通紅,「鳴鳳,我知道這個樣子很失態,只是感覺和你在一起,就忍不住想起那些心事。」抹了一把眼淚,「我走走,平復一下心情。」

「你能在我面前這樣,說明是真的把我當作了你的好友,你信任的人啊。」二丫抱住眼前這個姑娘,低聲道:「如果你願意,你可以跟我說說你的心事。」

「我……」林貴珠低垂著腦袋,頭上的流蘇簪輕響,「我父親,他待我母親其實並不是面上那般專一。」

想到母親偷偷垂淚的樣子,林貴珠只覺得心痛無比,世上男子都一個樣子嗎,那日她親眼見父親的車駕去了一個小巷,一個年輕婦人撲進她的父親懷中……她不敢跟母親說,她怕母親在傷感父親每日晚歸之外,遭受這樣的打擊。

聽到林貴珠娓娓道來前因後果,二丫也皺起眉頭。

林通判竟然還有這樣的愛好,這不是養外室嗎?

「好了,抱抱,不哭了。」二丫拍拍林貴珠的背安撫道。

「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鳴鳳,你能不能幫我像個辦法。」林貴珠抽泣的聲音聽著讓人不由揪心。

二丫沉默了片刻,按理說這是林通判的家事,她只是一個外人,擅自干擾別人的家事是不佔理的,而且她也不是個愛管閑事的人,可是……林貴珠對她如此信任,而且也把她當真心朋友,真要她袖手旁觀,自己心裡也過不去。

「好,我幫你想想辦法,你別急。」二丫輕聲勸導,見林貴珠一臉倦容,心中也發悶,「去我院子里歇歇吧,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林貴珠點頭答應了,有個人讓她放心的吐露心事,感覺心中大石總算落下了,綳了許久的弦一松,瞬間就感覺分外疲憊。

回到桐華院,二丫讓沉香帶林貴珠在她的床榻去休息,一個人坐在堂屋裡出神。

她要怎麼才能幫到林貴珠呢?揉揉犯疼的眉心,見外面風雪愈加大了,又想到宮玄遲說這幾日可能會起身出發去京城,一時有些心煩意亂。

取過傘,隻身走了出去。

「小姐您……」馮嬤嬤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二丫揮揮手,「別跟著我,我自己走走。」

不知為何,心底有種躁意,難道這是孕婦的通病嗎?

往外面的荷塘走去,大雪中少女身姿裊娜,撐著油紙傘在風雪裡往往長橋走去,新月眉微皺,櫻唇緊閉,湖心亭上積了厚厚的雪,二丫深吸一口氣,掀開圍著的紗簾走進亭子。

「這麼大的雪,陸小姐怎麼出來了?」男子聲音醇厚低沉,卻十分好聽。

二丫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宮玄遲,心跳驀地加快,自己怎麼會被他嚇著了。

出來透透氣,屋子裡太悶了。

「透氣怎麼連披風都不帶著?」宮玄遲自己都沒有發現,說話間他眉頭緊皺,目光中帶著自己都看不懂的情愫。

「走的急……忘了。」

「嗯。」察覺自己關心得太多了,宮玄遲沒有再說話,圓桌上一壺茶正用袖珍火爐溫著,清香飄逸出來。

一杯熱茶放在少女面前,男人轉臉不看她,自顧自的喝茶。

「……」

這男人幾個意思呢,真搞不懂,還有,「你今日怎麼走到門口又不進來呢?」心裡想著,就說出口了。

宮玄遲轉頭,四目相對,二丫嘴角揚起,莞爾一笑,「沒什麼,我就隨意問問。」

「哦。」

「那個,我想起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感覺在這個男人面前有點壓力,還不如回去好些,不等宮玄遲說話,就往外走。

「啊!」手被人抓住,一個大力拉回去,撞進一個厚實的胸膛,二丫臉驀地一紅,「你忘了打傘,大氅太厚了,幫我帶回去吧。」

帶著某男餘溫的大氅包裹著少女全身,心底湧起一股暖流,「謝……謝。」

不知道說什麼了,二丫接過傘木然的走出去。

風雪中,嬌弱的背影漸行漸遠,男人還看著不移眼。宮珏翌真的會娶她為妻嗎?驚雷得到的消息……會是真的嗎?呵!何時,他堂堂四王爺要為一個平民女子費心思了?可是她真的是個平民女子嗎……

回到桐華院,馮嬤嬤好奇自家小姐怎麼披了件男人的大氅,卻沒有多言,取下大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