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流轉只為你 散文詩詞

三生流轉只為你 第三十八章 敵人失策,平安出獄

作者:頨小生

本章內容簡介:到朵兒的身邊問著:「朵姨,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 「博言,老爺馬上就要回來了,王管家跟小六已經去接了。」朵兒春風滿面,笑著說話。 「什麼,我爹要回來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南宮公子,馬佳博言未作任何回應,直言要見主人。」離開街口,賣冰糖葫蘆的來人看了看身後沒有人跟蹤,順著附近的一條路饒著走,一溜煙進到一間民宅。院子裡面已經有人在等他,快步向前回稟說著話,「剛剛在我身後跟蹤了一段路,好在我已經甩開他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呢?」

「坤通,你秘密注視馬佳博言的一舉一動,稍有動靜立刻回稟,千萬不能讓四爺的人佔了便宜。只要他沒有依附於我們的敵人,即便是富察老爺與馬佳貴海現在有所動作也無所謂,兩位老傢伙不在了,將來的主人還會是他馬佳博言。」聽著坤通說的情況,南宮羽墨思慮了少許,踱著步說話。

「可是,主人那邊我們怎麼交代呢?」坤通領了南宮羽墨的命令,多有微詞,心面有些擔心,顫慄著說話,「再說了,馬佳府真得有那麼重要嗎?如今馬佳貴海已在大牢,我們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這些事情不是你我所要擔心的,作好主人吩咐的事情就行了。」南宮羽墨瞬間變得嚴肅,怔怔地回應,正說著話,從空中飛來一隻白色的鴿子,見狀他騰空一躍捉住了鴿子,小心翼翼地從尾部取下信箋,打開來看不由得倒有一絲喜悅。

「公子,主人來信所謂何事?見你這容顏,似乎是喜事。」坤通發現南宮羽墨似乎喜上眉梢,嘴角浮動著久違的笑容,然而自己所認識的南宮羽墨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不由地問著。

南宮羽墨似乎意識到哪裡不妥,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瞬間嚴肅起來,看著坤通說著:「主人來信說不用盯著馬佳博言了,四爺已經出手了,馬佳貴海已經出獄了,剩下的事情我來作就好了。」

「什麼,馬佳貴海已經出獄了,那我們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泡湯了。真是便宜了別人,那冷府尹哪裡我們怎麼交代呢?」坤通聽著這話非常得氣憤,無奈地朝著一旁得枯樹發威,怒吼著說話。

「行了,你回去吧,主人還有別的事情要你辦,來日方長。」南宮羽墨叮囑著說,見著坤通離開了,他換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拿著扇子朝著馬佳府去了。

剛剛馬佳博言跟丟了坤通,沒有方向索性回家去了,見著富察明博已經回來了,家裡大大小小的人都齊刷刷地站在院子裡面,陣仗著實的熱鬧,愣是讓他一頭霧水。直勾勾地走到朵兒的身邊問著:「朵姨,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

「博言,老爺馬上就要回來了,王管家跟小六已經去接了。」朵兒春風滿面,笑著說話。

「什麼,我爹要回來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馬佳博言聽著朵兒說的話感到非常的不可思意,回問著。

「是的,博言,貴海叔叔馬上就要回來了,我爹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不信,你問我爹。」富察湘寧走了過來,淺淺地說著話。

「富察伯伯?」馬佳博言遂即走向富察明博,喊著。

「博言哪,既然你爹都回來了就不要多問了,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趕緊好好把傷養好,以後照顧好自己,別讓你爹為你操心了,知道嗎?」富察明博不想讓他們老一輩的抉擇影響了孩子們原有的生活,早已經與馬佳貴海商量好不向任何人提起個中緣由,隱瞞著。聽著博言說的話,拍著他的肩膀,關切地叮囑了幾句。

「老爺回來了,老爺回來了……」正在這時,王多福急匆匆地從府門外跑了進來,大聲地呼喊著。聽到聲音,院子裡面的人都注視著大門口,小六正扶著馬佳貴海,雖說楊佑天沒敢虐待,又有李班頭照應著,沒有遭什麼罪,但大牢裡面的生活總比不上家裡面的,整個人消瘦了好多。

「爹……、貴海伯伯……老爺……「富察湘寧、馬佳博言、朵兒紛紛上前喊著。

「好,好,好……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大夥都散了去吧。」馬佳貴海看著府里上上下下這幫人馬,心面著實感觸,叮囑著說話。

「貴海賢弟,總算回來了……我們兄弟兩個誰也不能離開誰呀,先好好休息幾天,把精神養好,隨後我們再想辦法處理生意上的事情。」富察明博慢慢地走上前去,我這馬佳貴海的手,滿眼感觸地說著話。

「謝謝明博兄,貴海無以回報。」

「你我兄弟之間不必言說這些,省的見外。」

剛剛回到屋裡面,馬佳府門口的小廝傳話進來,說是天香書院的南宮羽墨來了,人已經在府門口了。聽到這話,馬佳博言與富察湘寧兩個人都不淡定了,匆匆地離開,博言先去外面迎著,富察湘寧回屋打扮收拾了一翻,這才出去迎客。

「博言,對不起,之前隱瞞著你爹的事情,索性馬佳老爺平安歸來。剛剛正在買東西,我一聽到消息就趕了過來,真是太好了。」南宮羽墨見著馬佳博言倒顯得如平常一般,眼神之中透露著滿滿的歉意,淡淡地說著話。

「無妨,寧宇已經告訴我了,我爹已經平安歸來,一切都過去了。」馬佳博言看著南宮羽墨的神情,一邊招呼著往裡面走,一邊顧忌著富察湘寧的事情,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為了掩飾尷尬的表情,嬉鬧著說話。

「太好了,博言帶我去見見貴海伯伯吧。」南宮羽墨心面不知道又在盤算著些什麼,一副著急的樣子,匆匆地說著。

「不急,慢慢來,我知道你為這事操了不少心,真是難為你了。我爹剛剛回來,正在裡面跟富察伯伯說話呢?裡面請,坐著說話吧。」

「好的。」南宮羽墨與馬佳博言遂即走入廳堂。一進去,博言就著說:「爹,羽墨來看你了。富察伯伯,這位是我的同窗好友南宮羽墨,先前在街上救過湘寧。」

「羽墨來了,趕緊坐。「馬佳貴海在博言受傷的時候就知道這孩子,見過幾次面覺得人還不錯,看著眼前的南宮羽墨,熱情地打著招呼。

「南宮公子,聽小女說起此事,未曾想今日有緣一見,感激不荊」富察明博順勢而起,極為禮貌地說著話。

「哪裡哪裡,舉手之勞,煩富察老爺掛心了。湘寧小姐,現可安好。」南宮羽墨順勢而為,探析著湘寧的消息。

正在這時,從屋外走進來一位身穿粉色紗裙的姑娘,臉上白紗半遮面,嘴裡面嬌滴滴地說著話,「爹,貴海伯伯,廚房剛煮好的粥,我給伯伯送過來,趁熱吃吧。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家裡來客人了。」

「湘寧,這位是南宮公子,曾經救你的恩人。」富察明博見狀,對著門口的湘寧充滿寵溺的數著話。

一聽到富察湘寧的聲音,南宮羽墨的整個眼神都被吸引了過去,直勾勾地看著那一身粉紗的女子,著那淡淡地胭脂味,實在挪不開腳,邁不開步子,竟然有些傻眼了。

「南宮公子,湘寧有禮了,沒想到我們會再遇到,上次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富察湘寧邁著碎步,緩緩地朝前走來,嬌聲嬌氣地說著話。儼然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看著一旁的馬佳博言一愣一愣的,她不知道這假小子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完全不是曾經的樣子,難道因為眼前的南宮羽墨,她才如此這般。

「羽墨兄,湘寧再跟你說話呢,你怎麼發愣呀。」看著南宮羽墨盯著富察湘寧看,富察湘寧又用那著實勾魂的眼神注視著南宮羽墨,似乎感到一絲絲的不爽,遂即從後面輕輕地推了南宮羽墨一把,淡淡地數著話。

「湘寧小姐有禮了,區區小事何足掛齒,能解釋小姐是我南宮羽墨幾世修來的福氣。」聽到博言說的話,南宮羽墨這才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富察湘寧滿臉的羞澀,著急嘛慌地說著話。

「既然如此,羽墨一會留下吃頓便飯,聊表我感謝之意。日後,倘若公子有事需要幫忙,儘管上我富察府來。」富察明博見狀,插話說著,隨後又催促著自己的女兒,「湘寧這裡沒有你的事情了,下去吧。估摸著萱姨馬上就過來了。」

「是的,爹,女兒這就下去了。」富察湘寧倒顯得很是聽話,乖巧地回應著。

「什麼鬼?假小子何時變得這般溫順,如此模樣看起來還真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樣子。切,肯定是因為南宮羽墨在這裡,故意表現的吧,我才不會輕易上當的。」馬佳博言看著富察湘寧離開的身影,心面一個人嘀咕著,南宮羽墨更是盯著那漸漸遠去的倩影失了魂。隨後,屋內的四個人閑扯了不知道什麼事情,一直到吃飯的點。

離開廳堂,富察湘寧匆匆地回到房間,心面一下子輕鬆了很多,還好前些日子有練過,要不然就沖著馬佳博言那小眼神沒笑場牧耍長長地呼了一口氣。不一會,萱萱果然來人,見了馬佳貴海也就放心了,順著道來著自己的小小姐。男人們都在吃飯,朵兒安頓好也湊了過來,女人們開始話家常的小日子。

時間一晃而過,外面的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宴席散了,南宮羽墨先離開了馬佳府。隨後富察明博、富察湘寧、萱萱也坐著馬車回府去了。看著馬車遠去的方向,早在一旁靜候的南宮羽墨往著那離開的身影,眼神之中多了幾許少有的愁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