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758章 神秘人的身份

作者:花貓警長  |  更新時間:2019-01-12 05:54  |  字數:2211字

「是嗎!太好了!」林寶昌聞言興奮的道:「我這就把電話號碼發給你!我剛和這部電話通過一次話,你看看那個朋友能不能定位出電話的位置。」說完,林寶昌就把夏子琪的電話號碼轉發給了白偉。

白偉拿到了電話,立刻轉給了自己的朋友。

林寶昌看著白偉發完了信息,忙道:「白偉!你過來幫我研究研究!看看我提供的這些人信息當中,這個神秘人最有可能是誰。」

「沒問題!」白偉說完來到了辦公桌前,看向了林寶昌推過來的人員名單……不過他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忙道:「不是吧隊長!執行過這麼多任務?」

「對!你也知道!我當年申請過,調往前線,執行特種任務!那幾年南壩國政局不穩,軍閥割據,邊境經常有武裝分子滲透劫掠,du品的生產和交易,還有偷運入境的情況也嚴重,這些都嚴重威脅我國邊境的穩定。為了國家安全和扶持親我國的軍閥政權!特別調派我們一批人,作為軍事援助的前線特種指揮官,在南壩國內為特定軍閥培養部隊。我的外號,就是那個時候當教官時候起的,現在已經很多年不用了。除了當年的同組同事和你們幾個關係好的朋友外!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到別的。只能是我在南壩國那幾年,帶隊執行的幾次特種軍事任務的時候得罪的人。」

「可我記得你說當時你的特種任務!應該都得手了吧!而且你當初執行任務時候殺的人都是外國人!他們有那麼大的能量,找到國內來找麻煩報仇!而且還能找出你現在在哪了軍區?哪個駐地部隊任職?」

林寶昌聞言,皺了皺眉……似乎聽白偉這麼分析,也有點道理。能找到自己的軍區,那麼對方的能量一定大的出奇。雖然那些軍閥在南壩國勢力很大,但在自己國家找麻煩,那純屬茅坑裡打手電筒找死。

這麼一分析!似乎自己寫的這些人,又有點站不住了!可如果不是這些人,又可能是誰呢?雖然自己回到軍區,還是從事軍事培訓工作,但已經不是前線了,不可能得罪什麼人才對。

看著林寶昌一臉的愁容,白偉道:「副隊!你當初在南壩國執行任務的時候。打死的都是外國人嗎?」

「中國人也有!但是不多。當時上級領導要求我們重點打擊的對象是,南壩國內,涉嫌對我國進行入境DU品交易的軍閥。當時和他們交易的那些人當中,一部分國內的DU品販子。也被我們打死過一些!但數量不多。除了大筆交易外!他們一般都不再南壩國內出現!」

「這就麻煩了!可如果不是南壩的軍閥又可能會是誰呢?誰有這麼大的能量!能找到國內來?難道他們就不怕惹怒國安的人嗎?」

林寶昌聞言也是嘆了口氣!要知道自己經手過的任務,已經過這麼多年。如果不出這種事的話,他都快忘了那些事了。可現在的問題是,這個人不但能找到自己,還能夠調查出自己和夏子琪的關係,那麼事情就變得不簡單了。但眼下的問題是,他一時之間又摸不到什麼頭緒,讓林寶昌也是頭痛欲裂。

白偉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名單,撓了撓下巴,道:「副隊!你認為所有可能的人,就這些了嗎?」

「夠級別的!就這些了。不過這裡面的很多人!已經都死了!而且以南壩國現在的情況,軍閥應該都已經消失了才對。」

「副隊!你看看我分析的對不對!第一,我覺得這個綁架你朋友的神秘人,既然敢打電話來挑釁,又不怕你知道,那麼肯定給你留下了什麼信息。要不然這麼多人!讓你怎麼猜?

第二呢!這個人弄不好是見過你!要不然南壩國和這裡相隔那麼遠,也不知道你的名字,怎麼可能找到這來?所以我懷疑這個人應該是咱們國內的人,可能偶爾從本地經過,剛好看到了你。

我覺得,你應該把重點放到你那些,可能涉及以前在南壩從事過DU品走私的販DU武裝集團身上。因為只有這些人才有可能在國內認出你來!又不擔心國安局插手!不是嗎?」

林寶昌聞言皺了皺眉頭,道:「你說的雖然有道理!但我當時清理過的最大du品武裝走私集團,就是穆氏五兄弟了。可當時他們幾兄弟和手下都死了!」

「那你想想,有沒有可能!在穆氏幾兄弟當中,有人沒死呢?」

「沒死?」林寶昌說到這,忽然愣了愣,喃喃的道:「穆氏!木偶!難道是他!」

「副隊!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白偉見狀急忙追問道。

「穆老大!」

「你曾經說過那個穆老大!最後跳到瀑布里的那個人?」

「十有**就是他!因為剛才那個神秘人在視頻里漏了臉!是一個木偶人!木偶!木偶!姓穆!我知道了!肯定是他!」

「哦!這麼說就應該差不多了!沒想到那個穆老大命那麼大,從那麼高跳下去人也沒死?」

「當時聽本地的隊員說!那條瀑布的下游都是鱷魚!還有人在下游撿到一件破衣服好像是他的,我當時還以為他死了。沒想到他還活著!」

「現在看來就是他了!這可麻煩了!我記得你當時可是殺了他四個兄弟!他要是想找你報仇,那一定是來者不善!」

林寶昌聞言也是一臉的發愁,他也沒想到對方居然是自己的殺弟仇人。這下事情可比自己想想的還要麻煩!要知道自己可以帶隊殺了對方四個弟弟,其中的兩個人還是自己親手打死的,最後逼得他跳了河,現在想想,兩人根本就是生死大仇,應該不存在調解的可能性!

這麼說!夏子琪豈不是很危險!想到這!林寶昌是如坐針氈……

白偉的電話忽然響起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臉上閃過了興奮之色,急忙接通道:「怎麼樣了!大周!找到電話的位置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