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35章 想打我們臉,這不能忍啊!(第

作者:渡紅塵  |  更新時間:2019-01-13 09:32  |  字數:2607字

武德九年,註定了是風雨飄搖的一年。

先是玄武門之變,秦王李世民殺兄逼父,釀成了震動天下的政變。其次,八月李世民登基時,有異人降臨長安,驚動滿朝文武。

最不可思議的是,這位天降異人竟在隨後不久被李世民立為大唐的國師,統率天下佛道諸多教派。且獲得了見帝王不拜,高於百官之上等等不可思議的榮譽。

消息一經傳出,立馬天下嘩然。

尤其是佛道兩教,更是無不為之震動。

這什麼意思,莫名其妙給我們來個頂頭上司,我們這是招誰惹誰了?

皇帝了不起啊,真當咱們修仙之人好惹的,信不信咱聯手換個皇帝啊?

一時間,群情激奮。

佛道兩教諸多大佬紛紛動身北上,想要前往長安找李世民討個說法,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竟想統率佛道兩教。

而這些人中,又以曾經支持李淵起義的茅山等教派最為不滿。

當然,要說道家還只是不滿而已,那佛教的諸多大佬們可謂是氣炸了肚子。讓一個道士統率佛教,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讓那群臭道士站在我們頭上拉屎撒尿嗎?

面對這種異端想法,佛教自然是萬萬不可能答應下來,也絕對不可能允許讓其發生。

所以在事情出現後,天下佛宗無不震怒。

少林、五台山、白馬寺等諸多佛教聖地,第一時間發表了不滿的言論。

而對於佛教的不滿,道教自然是站在了其對立面。

當然,他們也不忘抨擊李世民選擇不知名的雜道野修統率佛道的事情,認為就算是找人統率佛道兩教,那也應該是尋找德高望重之人。

比如曾經助李淵爭奪天下的樓觀道士岐暉和茅山宗領袖王知遠,就自我感覺頗為不錯。

長安,皇宮,一處偏殿。

李昊與李世民隔著矮案而坐,其上有香茗散發著裊裊清香,蒸騰的茶香仿若青煙在上空徘徊。

李世民把玩著茶盞,微笑道:「現如今天下佛道各教無不沸騰,更有人直接怒斥朕昏了頭腦,真人以為如何?」

李昊平淡道:「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李昊雖然刻意壓制修為,至今沒有晉陞法相陽魂境,但憑藉黃天洞天的強大之處。他自問即便是法相天罡境界的強者,也未嘗沒有一戰的能力。

而且以他現在的底蘊,隨時能夠踏足陽神境。

到時候修為大增,即便是有天罡境界的強者出世,他也絲毫不懼一分。更別說想要在這個世界成就天罡,其難度還要提高數倍之多。

「真人倒是信心十足。」李世民笑了笑,轉而略帶異樣,問道:「世民昨日曾聽真人提到過洞天小世界,不知洞天小世界與九州相比如何?」

李昊雙眸微眯,緩緩道:「自成一界,至於與九州相比,卻是難以描述。洞天小世界也有諸多區別,大者無邊無際難以計量,比之九州還要浩瀚太多。小者不過百十里,倒是沒有太多的用處。

說到洞天小世界,陛下想來也曾聽聞過一些。崑崙秘境,海外蓬萊等等,皆是洞天小世界。」

李世民震驚道:「這些傳說中的仙山福地真的存在?」

「上古傳說,自不會沒有緣由。貧道曾深入崑崙,方知世界之廣袤。」李昊感慨道。

若非曾深入崑崙,他都不知道這個世界還隱藏了那麼多的秘密。

每逢想到當初與楚南公深入崑崙看到的諸般不可思議景象,李昊猶自感覺心情激動難以平靜。

崑崙!

李世民心頭驚喜,忍不住問道:「不知崑崙是何等景象?」

李昊微微搖頭,道:「有些東西說不得,也無法以語言來描繪。若是陛下感興趣,不妨他日親自去看看。」

李世民聞言更是興奮,連連點頭道好。

面對仙山福地的誘惑,縱然是這位未來的千古一帝,也是難以冷靜。

李昊微笑道:「陛下可知,為何自古以來多修行之人隱居洞天福地之說。」

李世民疑惑道:「還請真人解惑?」

「因為欲得長生,唯兩條路可走,一是遠走域外,二是隱於洞天。」

李世民大驚,甚至忍不住站起身來,驚呼道:「什麼,還有這種說法!」

他雖然知道天下各大教派多有洞天福地,但從未聽說過原來想要得到長生,唯有洞天福地與遠走域外可尋。如果是其他人,李世民自然不會相信,但眼前之人是誰。

可是極有可能遠走域外的真正高人,李昊的話卻是由不得他不相信。

李昊隨即簡單解釋了九州面臨的巨大危機,以及洞天福地與九州的諸多聯繫與區別,這才算讓李世民大致明白其中的緣由。

尤其是當他聽說九州的情況只會越發的糟糕,甚至連修行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頓時忍不住變了神色。

洞天福地!

李世民心中默念幾聲,不再言語。

李昊也沒有繼續說話,兩人的氣氛漸漸沉默了下來。

之後的時間,李世民只要有空,定要尋找李昊高談闊論一番。

兩人的交談從政治、軍事、經濟到修行,可謂是無所不包,無所不談,直讓記錄兩人談話的史官都艷羨不已,更是暗中對他人言陛下親真人,更甚皇親。

也不知這話怎麼就流傳了出去,直讓天下人無不議論紛紛,更讓佛道兩教的大佬心憂而又氣惱。

反倒是朝堂中,意外的平靜。

時間,就在這種怪異的氛圍下緩緩過去。

直到兩個月後,天下佛道兩宗無數高手齊聚長安。

一時間,長安喧鬧異常,行走在街道上必然可見佛道之人。更有人笑談,今長安之出家人,聚九州半數。

雖然此言有些誇張,但也足以可見長安中的佛道之人有多少。

在這種情況下,長安的氛圍自然更加沉重。

而就在此時,宮中突然出現傳聞。

陛下欲在除夕前,召天下佛道儒三教高人論道。

當然,說是佛道儒三教齊出,但實際上誰都明白,這場大戲的真正主角是佛道兩教。更準確的說,這場論道的主角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新晉國師。

而對於這個消息,佛道兩教的諸多大佬無不氣惱萬分。

李世民在此時召開佛道兩教論道大會,意圖已經非常明顯,擺明了要給所謂的國師造勢。這什麼意思啊,要將他們佛道兩教諸多大佬送上去給人裝逼,給人打臉,給人造勢。

這種事情能忍嗎?

肯定不能啊!

一時間,佛道兩教本來水火不容的姿態都因為此事緩和了許多,甚至有佛道高層頻頻碰面,顯然話題只有一個。

這位新國師到底什麼來歷,有什麼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