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432章 巧言令色

作者:甲青  |  更新時間:2019-01-11 04:32  |  字數:3781字

兩日後,趙廣和李遺領著一隊人馬趕回了味縣。

原來是諸葛亮得知呂凱被人劫走,連忙派了趙廣和李遺帶人回來,看看有沒有法子救回呂功曹,沒想到剛回到味縣,卻發現呂凱已經安然無恙。

不過趙廣和李遺也不算白跑一趟,他們這一回來,味縣的人手終於足夠了。

呂凱要回錦城面君,他已經拖了好多天的行程了。

關興也要回錦城療養,畢竟南中的氣候對於他來說,並不算友好,而且關姬也不放心他一直呆在這裡。

而且經過這一次瘧疾和治療瘧疾的過程,估計關興對南中也有了一定的心理陰影。

所以在趙廣和李遺帶人回來的第二天,就直接分出一部分人馬,護送著兩人回去了。

至於滇池的西南邊,諸葛亮和李恢兵合一處後軍勢大漲,很快又把孟獲捉放了兩次,跟貓玩老鼠似的。

「嘩,兄長,這孟獲臉皮也太厚了。這都第三次了,次次都說下次被捉就舉族來投。蠻人就是沒禮數,連最基本的守信都不懂嗎?」

然後很快就有了第三次被捉,趙廣拿著公文,一臉地憤慨。

「他不投降才好呢,他要真投了,誰幫著丞相去找那些藏在深山裡的僚人?」

馮永才不在意孟獲,他的結局已經註定了,沒必要再去關心。

現在要關心的,是趁著身邊人手足夠,還有空閑,趕快實地考察南中的耕種情況。

不過在出去考察前,還有一個人要處理好。

「走,跟著我去看看那個鄂順。」

鄂順其實在第二天就已經醒過來了,當天就能坐起來,第三天就能下地,他的命確實夠硬,身體素質也非常好。

只是他自醒過來知道自己是被抓了以後,就從來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渴了就喝,餓了就吃,困了就睡,睡不著就發獃,一發獃就是一整天,也不知他在想什麼。

鄂順是個猛男,凡是能用方天戟的,都算是高手。這玩意換一個尋常武將來,不一定能使得來,更不要說使得好。

在人才凋零的大漢後期,能讓大漢多一個猛將,那就多一份力量。

所以馮永想著要嘗試著勸說一下鄂順。

當然,勸說不了馮永也不勉強,但至少得想辦法把他報仇的心思給消了。

如果消不了,那就對不起,馮永不喜歡留後患。

能救你,自然也能殺你。

大不了讓樊阿動點手腳,就可以讓你死得神不知鬼不覺。

馮永帶著趙廣和李遺,沒帶關姬和黃姬,免得刺激到他這個病人。

走進到鄂順養傷的屋子,看到他正坐榻上發獃,離他遠遠地就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口問道,「這幾天感覺怎麼樣?」

鄂順看都沒看馮永一眼。

「那日我在城頭聽你說,你是想要為高定報仇?所以才想盡辦法過來找關君侯的,對吧?」

大概是聽到了高定、關君侯這兩個敏感詞,鄂順終於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轉過頭去,繼續發獃。

「其實我挺佩服你的,若不是你手上的兵力太少,說不定就要給我們造成不小的麻煩。」

鄂順這個樣子,馮永也不在意,他只顧絮絮地說下去,等把話說完了,如果鄂順還是這個模樣,那就讓他到地府里發獃去好了。

「而且我感謝你當時沒殺了呂功曹。」

呂凱是大漢功臣,而且在永昌那裡威望極高,有他在,大漢最南邊可以保持安定,死了的話就太可惜了。

「哦,忘了告訴你我是誰了。我叫馮永,你可能沒聽過我的名字……」

「我聽過,你是鬼王轉世,手下鬼將鬼兵無數,能招來雷電,平時生喝人血,生食人肉,每夜都要一百個女人陪睡。」

沒想到馮永的自我介紹還沒完,鄂順就再次看了過來,甚至在這些日子來第一次開了口。

馮永:……

老子還想著如何要讓你開**流呢,沒想到你這一聽到我的名字就直接開口了,看來鬼王這個名號有點厲害啊?

馮土鱉心裡沾沾自喜,然後又」呸「了一聲,再厲害也不能要!太丟人了!

「但今天看到你這個模樣,卻沒傳說中那麼厲害,要是平時,我可以一個打你十個。」

鄂順繼續說道。

馮永:……

趙廣一聽,哪裡按捺得住,連忙呵斥道,「閉嘴!若不是兄長堅持要救你,誰會管你這蠻人的死活?早就被扔到山谷里喂豺狼了!蠻人就是蠻人,一點禮數都不懂。」

「那都是誤傳,我沒那麼狠毒……」

馮永渾不在意地擺擺手,止住了趙廣。

「不,你非常狠毒,南中不知多少人因為你的狠毒而號哭不止,不知多少人因為你狠毒而死去。」

鄂順搖搖頭,「我聽說,你們漢人都覺得你是一個非常狠毒的人。」

「那都是誤傳,誤傳知道嗎?」

馮永「嘖」了一聲,重複強調了一遍。

鄂順又轉過頭去不看他,沒有再說話。

「好吧,話題再說回來。我過來就是想問一問,你如何才肯放下仇恨,不再找關君侯報仇?」

鄂順眼中含著譏笑看過來。

「你看,高定已經死了嘛,人死不能復生。你就是報了仇,又能如何呢?而且我現在救你一命,大家互相扯平了,不行嗎?」

鄂順眼中的譏笑意味更濃。

「看來是不行。」馮永聳聳肩,「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一定要為高定報仇嗎?」

「高大王乃是我的大恩人,此生若不報高大王之恩,我鄂順又有何面目苟活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