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九章 河灣之戰(二)

作者:高原銀耳  |  更新時間:2019-01-13 09:13  |  字數:2896字

河灣河,這條流經河灣土寨的河流。河面不是很寬,河水也平緩,這土家寨中就只有河灣土寨有河流,所以這邊的土家小伙水性特別地好。

當然,其他寨子的土家人也會來河灣土寨,只不過他們並沒有像河彎土寨那樣長時間地接觸河流,像古奇頓、希則卜、貝布這三個從小一塊兒玩到大的兄弟,他們的水性也不錯。

侯平的船還是慢不條理的行著,這船已經開了一天了,還沒有趕到。

河灣土寨議事廳。

「真是奇怪,寧王的船行了一天,還不到河灣土寨。他這麼做究竟是什麼目的。」匠佩道。

「還不是要打跨掉我們士氣嗎?他是想以陣勢上壓跨我們,所以故意放慢速度。」侯因道。

「我們的蛙人已經在河下準備好,等他再過來一段距離,我們的人便可對付他們。」乞格道。

「就怕到時,他們停在那邊不動。我們的蛙人在水下也就無用武之地,加上時間一長,很容易暴露或是生病。」布尼擔心地道。

「照老哥的意思,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呢?」匠佩道。

「派船出去應戰,將寧王的人引過來。」布尼道。

「老哥,你發瘋了,我們現在主動去惹他們?」匠佩擔心地道。

「你以為他們來河灣土寨是來看風景的,他們遲早會發動攻擊,我們現在主動出擊,將他們引過來,或許能打壓下他們的士氣。」布尼道。

「族長,老族長說的,我們可以一試,這樣僵持著,對我們是不利的。」古奇頓道。

「其他首領的意見呢?」匠佩道。

「蛙人已經在水下潛伏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太不利於我們了,我們也覺得也可以一試。」其他人道。

「既然大家都同意布尼老哥的方案,好,古奇頓,你派人去引敵人進入蛙人的埋伏圈,其他人在寨內做好準備。」匠佩道。

古奇頓帶了二百多土家兵,分別乘坐四五條船,向侯平的船而去。

「侯將軍。」有士兵向侯平通報,「侯將軍,土家寨派人打過來了。」

「真是不自量力!」侯平道,「他們來了多少人?」

「看過去有四五條小船。」

侯平走出大船向遠去望去,果然看到四五條船向這邊劃來。這些船跟侯平的船相比,明顯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讓前面的幾艘船前去應戰。」侯平道。

大船上的發令兵舉起了兩面旗幟,在船頭上晃了幾晃,這是向前方的幾艘船

發出了命令,讓他們前去應付上來的土家船。

得到命令的五艘船,加了速度,向著土家船開過去。

「首領,寧王的人來了,怎麼辦?」

「我們假裝佯敗,引他們去寨子。」古奇頓道。

兩邊的船越來越近,終於靠在了一起。寧王的船稍高大一些,而土家的船稍小一些,在人數上,也應該是寧王的人佔了上風。

一個小將道「小小的土家,小小的船,你們這些人怎麼可以跟我們較量。」

古奇頓道「土家的船雖小,但對付你們已經足夠了。」

土家士兵的三頭叉朝著寧王船上的士兵捅去,寧王的人也拿大刀或是紅櫻槍向土家這邊刺過來。

丁丁當當,刀槍相互擊打的聲音,不絕入耳。也有幾個土家人或是寧王那邊的人被挑落入水。

「嘩」有人掉入水中。

船小,因為大家的打鬥有些搖晃起來,土家的船慢慢地向著寨子的方向滑去,寧王的人也向這邊不自覺地跟了過來。

這幾艘船都在向河灣土寨而去,速度不快,好像是自由漂流而去一樣,沒有任何絲毫異樣的感覺。

古奇頓大刀向著士兵砍去,士兵提刀一擋,「當」兩把大刀相互抵擋,古奇頓用力向士兵壓去,擋著擋著,船向兩邊蕩漾開去,兩人的距離遠起來,大刀自然就分開了。

船上兩邊的人互相揮著手,揮著武器,喊殺聲四起。

古奇頓道「有本事,你們再過來,與我一較高下。」

「誰怕誰,你別走。我們這就划過來。」那邊小將道。

寧王那邊的人向著古奇頓這邊划了過來,古奇頓並沒有走,但悄悄地向土寨那邊順勢淌了過去。

士兵又一次靠近了古奇頓的船,紅櫻槍從那邊刺了過來,古奇頓大刀一撥,將士兵的槍撥了開。手拿三頭叉的土家兵了叉子刺了過來,士兵被刺中,一頭栽倒了河裡,河裡立刻湧出一股紅色的血水。

寧王那邊的船確實高些,他們從上往下,佔據了優勢,有幾個土家士兵,也被他們的紅櫻槍刺中,栽入了河中。

古奇頓道「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快撤,快撤。」話雖這樣說,土家的船卻劃的很慢,很慢地向土寨而去。

船上的小將道「這幫土家人,看樣子被我們嚇破了膽,連划船都沒有力氣了。我們衝上去,再狠狠地殺他們一下。」

「可是候將軍讓我們嚇唬嚇唬他們就好了。」

「這樣的情況,你不讓追

都難,我們只要衝上去,再殺他一陣,回去還可以邀功呢?」小將道,「聽我號令,給我追。」

遠處的侯平在船上聽到來人通報,「將軍,追擊土家的人馬已經向河灣土寨追去。」

侯平一扣到這個消息,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這幫不知死活的奴才,竟敢違抗我的命令。」

身旁一小將道「想必是有勝算才會追上前去,他們定記得將軍的話,適可而止,我們暫且聽他們勝利的消息吧。」

侯平笑道「這土家人根本就不足為懼,我只是不想這麼快就結束戰事。」侯平所想的不想結束戰事,是否有什麼原因呢?

寧王的人一路向古奇頓的人追去。

小將立在船頭,顯得十分地興奮,像是貓追著鼠。

眼看就要追到土家的船。那些船卻不動了,土家人調轉了船頭,看到這樣奇怪的一幕,小將對著土家的船喊道「你們的船也就這速度,是跑不動了嗎?」

古奇頓道「你們追了這麼久,也累了吧,我們也累了,想在這裡休息一下。」

「哈哈,這土家人也真是幼稚。給我衝上去,給他們重重地打擊。」小將道。

寧王的人還在駛來,船上的人帶著蔑視的神情。

突然,他們感到船不安分地搖晃了起來,小將道「這船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就不穩了。」

古奇頓的船卻向這邊沖了過來。

「哈哈,土家人又自己衝過來了,找死來了,給我上。」小將喊著。

兩邊的船越來越近,又靠在了一起。

丁丁當當,兩邊的士兵又打了起來。

在寧王的人與土家的人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與土家人相鬥的一邊,沒有人能管得了後邊,

土家寨里的蛙人從水裡鑽出來,他們嘴裡叼著短的匕首,攀住了寧王的船弦,輕輕地爬上了船,這些蛙人取下口中的匕首,手在手上,向著士兵靠了過去,蛙人一把抓住士兵的後背,匕首刺進了他的後背。

「啊,啊。」痛苦的聲音傳來,有些士兵見到後面有人爬上來,轉身去攻擊蛙人,不料,後面土家人的三頭叉馬上就到,士兵後背中叉。

另一艘船,由於士兵差不多都擠在與土家人對峙的一邊,船已經嚴重偏向一邊。十幾個蛙人從另一邊探出了頭,他們相互點了一下頭,共同托舉在船的另一邊,然後慢慢在向上舉起,這船很重,而且要從不里要將船掀起來,確實也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