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三章 歌圩相遇

作者:莞香飛俠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14  |  字數:3712字

在進行龍舟賽和獨竹漂比賽時,湖邊早有人對起山歌,只是歌圩未宣布正式開始,對山歌的場的面還未形成氣候。

「我宣布,敬流三月三歌圩正式開始!」陸大海的右手揮動一下,面帶微笑地正式向湖邊上的人們大聲宣布。

此時,對山歌才算正式開始。

敬流的歌圩多以村寨站隊,人們圍在湖邊,聚集在同一區域,進行對歌。

在對歌的過程中,如果男女雙方都是年輕人又相互相中對方的,那麼雙方便可以各自順著岸邊,一邊對歌一邊朝主持台靠近,面對面交流,然後再眾人的歡呼中,拋繡球。

繡球即為定情之物。

位於西岸幾棵青竹下,敬仁寨一位身穿紅衣綠裙的年輕妹仔,朝東岸的阿哥先開腔。

對山歌咧對山歌,

山歌出口歌成河。

山歌有意暖人心,

流水無情滿容波。

……

對面阿哥幾鬼多,

丟首歌來和一和。

壯族歌圩是年輕人的盛會,也是老少齊參與慶祝、交流感情的歌會,因此對歌不分輩份與年齡,大家都可以對。

對山歌來對山歌,

湖邊鴨仔也來和。

今日敬流設歌圩,

大家齊唱熱鬧多。

……

哪能只想小哥哥?

阿妹年老背也駝。

唱歌的是乾懷寨的一位駝背的老歌師,歌聲出口,便引起眾人的歡笑聲和叫好聲。

敬仁寨的小阿妹被老歌師損了一把,略顯尷尬,臉微紅,卻沒有生氣,只是笑笑地點頭,覺得老歌師果然不一般。

還好那卧寨的方陣,立刻有一位頭纏黑頭巾的年輕仔唱起,替她緩解那份尷尬:

對山歌來對山歌,

阿妹唱起哥來和。

山歌好比蜂蜜水,

山歌好比肥豬諾。

……

鄉親父老來作證,

從此不再找媒婆。

「哈哈……」大家哄堂大笑,還有喊道:「今晚,就提『豬諾』去敬仁寨提親啊!」

大家對歌正起勁時,一位面部紅潤,花白鬚髮的老阿公豎著拐杖走來,烔烔有神的雙眼一直環顧著湖邊的周圍,臉拉得好長。

他就是冷水寨的老歌師,方圓幾十里都赫赫有名,外號叫「佬挼」。

「唉……看來是白跑一趟了。」佬挼搖了搖頭,無奈地道。

「阿公為何這麼說,這不挺熱鬧的嗎?」旁邊的一位中年婦女不解地道。

「你懂得什麼?我這一趟來,就是沖著莫曼歌師來的,她不到場,這歌圩也就沒什麼好玩的了。」

冷水寨離敬流有十多里地,「佬挼」並不了解敬流壯錦作坊的情況。,

「你很久沒來敬流唱歌了吧?敬流壯錦作坊都關停好幾個月了,莫師傅家離這裡那麼遠,忻城的三月三歌圩到處都是,她怎麼會來這裡唱歌?」

「就是,沒能聽莫曼師傅唱歌的確有點遺憾……我還聽說了,那卧寨韋鏢頭早就對他家的娃仔——韋世豪解禁山歌了。這後生仔也唱得不錯,去年大塘向財主的千金擺歌台招親,幾百個後生

仔都對不贏她,就韋世豪贏了。聽說,他和莫曼傅是對呢!」

「哦?那卧寨還有這樣的人才?」佬挼眉頭一挑,陰雲密布的老臉又風和日麗起來。

「可惜嘍!這兩人恐怕是不來參加這一場歌圩了。」中年婦女道。

「為什麼?……」佬挼剛剛陰轉晴的臉又恢復了原樣,道:「這歌沒法對了,都是一幫邊角料。」

在佬挼眼裡,敬流就沒一個像樣的歌師。

「話不能這麼說。一山更有一山高,你唱唱不就知不知道有沒有高人了嗎?」旁邊的一位男子對目空一切的佬挼有些不滿。

佬挼將拐杖往面前一頓,道:「唱就唱,來都來了,不唱兩首,就不是我『佬挼』了。」

跋山涉水趕歌圩,

倒出山歌多如米。

可惜不見真神在,

不知唱來和誰比。

佬挼的山歌自吹自擂,歌聲未落地,立即引來一片噓聲,但是他並不以為然。

歌聲落定,立即有人唱道:

莫攀比來莫攀比,

螞拐無知坐井底。

問你天高有幾尺,

問你地厚幾多米。

這是一個小女聲唱的罵歌,罵佬挼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哼……」佬挼不服,從鼻孔中噴出一個字,又唱:

有心想聽畫眉叫,

原來烏鴉搭個腔。

諾大歌會無高手,

好不叫人心發涼?

木羅寨的一位後生仔唱道:

心莫涼哎心莫涼,

心若涼了話不長。

聽你唱歌不年輕,

不要過早風閻王

佬挼拐杖又一頓,又哼了一聲,敬流的後仔竟敢如此輕蔑他?

正要開口時,一聲如銀鈴般的歌聲唱起:

對山歌咧對山歌,

任憑誰都莫逞強。

強中自有強中手,

你長我短取你長。

……

杜鵑花紅油茶黃,

畫眉烏鴉不一樣。

人人唱歌要和氣,

留得名聲在歌場。

此歌一出,叫好聲連連。

老挼聽了也佩服得五體投地,莫非這個妹仔就是他所想拜會的莫曼?

對,一定是她!

韋世豪和謝英君兩人與莫青蓮、李貓仔等人匯合後,突然聽到莫曼的歌聲,他們都興奮不已,尤其是韋世豪。

他激動地在空中猛揮一拳,道:「哎呀,我就知道她會來的。」

莫青蓮媚眼一翻,醋勁大發,道:「看你高興的……人家來這裡又不是來和你約會的,你激動個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