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58章 忌憚的原因

作者:依月夜歌  |  更新時間:2019-01-13 14:09  |  字數:1393字

大嗓門的是坐在右邊屋檐下的八叔婆。

八叔婆住在台門右側第一家,和辛花家面對面。

她一家人早年都在亂世中遇了難,只留下她一個,為了生活,生生熬瞎了眼,如今八十一歲的高齡,全靠著本家救濟生活。

她眼睛看不見,卻偏愛說自己常常看到紅眼綠頭髮的人在台門裡唱大戲,為此,台門裡年紀小的孩子沒少被她嚇得不敢睡覺。

「桃桃回來啦?」

水井邊的人家,一個老人探出腦袋。

這是九叔公,一個愛喝酒愛下棋偏偏還愛悔棋賴子的老人,圓圓的臉,紅紅的鼻子,有些像後來電視劇中的老頑童周伯通。

「桃桃怎麼這麼不小心?」井台邊洗菜的九叔婆手裡還拿著菜,伸長了脖子看了過來,「翠娟怎麼回事?桃桃傷成這樣,她怎麼還回娘家?」

「傷筋動骨一百天,桃桃你可要仔細著養,落下病根就是一輩子苦痛了。」八叔婆身子微傾,對著地上一塊石頭叮囑。

「桃桃,阿岩,來,我幫你。」

右側中間的屋子裡出來兩個大小伙,上來就接走了楊岩溪背上的行李。

這兩個是雙胞胎,大哥叫楊升,弟弟叫楊旭。

他家和楊桃溪的關係比較遠,已經出了五服,不過,他們的爸爸和楊海夏關係比較要好,當初分家出來就把房子一起建在了這兒。

楊升楊旭今年17歲,年紀小,輩份卻能壓死人。

真論起來,楊桃溪還得喊他們一聲叔公。

楊桃溪一一回應,耐心的回答著他們每一個提問。

直到此刻,她才真真正正的感覺到,自己是真的重新回到了1981年的家。

1981年的新台門裡,還是熱鬧而有人氣的。

只是後來……

「姐,我背你上樓吧。」楊岩溪打開了門,回頭徵詢楊桃溪的意見。

楊桃溪的房間在樓上。

樓下四個房間,右側是兩兄弟住的,左側是廚房和雜物間。

樓上也是四間屋子,除了楊海夏夫妻的屋子,還有三間是姐妹三個的。

程雪昔平時也會來住,不過,她來時,只是暫住的丹溪的房間,丹溪也在家時,她就只能和青溪擠一擠。

在這點上,程翠娟從來不會落人口舌。

三個繼子繼女的屋子,布置得比雙胞胎還要齊全。

「讓桃桃先在樓下坐會兒,我去收拾一下房間。」辛花利索的提了楊桃溪的被褥和行李上了樓,「你們娟姨出去也有這麼些天了,估計房間也得打掃一下才能住。」

這幾天,都是她在照應著楊桃溪家裡。

「那行,我去燒水。」楊岩溪看了看堂屋方桌上的薄灰,點了點頭。

「我們幫你。」楊升楊旭一左一右攬著楊岩溪往廚房走。

楊桃溪落了單,她站在原地貪婪的看了好一會兒,才拄著拐杖往後院走。

重新回來,她感覺怎麼也看不夠。

樓梯下面弄了一個洗澡間,後院的門就開在洗澡間旁邊,推門出去,就是一個不小的院子。

程翠娟是個精緻人,她在院子一角砌了兩間石頭茅房,分了男女,裡面還各放了一個缸,盛滿了水用來沖廁、洗手。

院子中間空地開成了葯圃,種了不少的藥草。

另一頭靠院牆的位置搭了三間石頭屋,一間養豬,一間養雞鴨,一間養了兔。

這些都是程翠娟補貼家用的經濟來源,也是楊桃溪深深忌憚程翠娟的原因之一。

修鍊成精的老白蓮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怕辛苦且有耐心有恆心的老白蓮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