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 城中地穴

作者:花落未央時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37  |  字數:2262字

看見這馬宗如此囂張,程咬金瞪了瞪眼睛,也是有些無語,便是叫道:「我乃賣私鹽,劫王杠,反山東的程咬金,你是何人?」

說到這裡,程咬金也覺得很是滿意。他做的那些事情,屁用沒有,但現在拿出來吹牛逼撐場面還是不錯的。

就像此刻,馬宗聽見程咬金的一聲大喊,不禁一愣,猶豫著說道:「我乃大隋正印元帥馬三保胞弟馬宗是也……」

程咬金聽得不耐煩,也不等他說完,直接喝道:「我管你是什麼人,先吃我一斧再說。」

馬宗猝不及防,連忙將大刀抵擋,但他豈是程咬金對手。直接被程咬金一斧頭劈斷了刀桿,再來一斧,將腦袋給砍了下來,命隕於此。

見這馬宗如此不經砍,程咬金也有些無奈,他便是故作囂張的看向瓦崗寨中,喝道:「這都是什麼廢物玩意,也敢和你程爺爺動手?」

看見程咬金如此威勢,馬三保心頭一驚,再次怕了幾分。但他身後,又有一位熱血青年拱手說道:「大哥,二哥被賊人所殺,此仇不可不報。」

馬三保面色凝重,此人也是馬三保胞弟,名為馬有周,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三。

此刻馬三保嘆了口氣,對馬有周說道:「反賊來勢洶洶,豈是我等能夠抵擋,還是想辦法脫身才是。」

馬有周義正言辭,看著馬三保說道:「大哥何出此言,這些反賊不過鼠輩,二哥若不是中了賊人奸計,豈會喪命於此?」

「今日我便要出城一戰,將那賊人拿下,為二哥報仇。」那馬有周說得聲勢不凡,讓馬三保都是一愣,自己幾個兄弟都這麼吊的嗎?

他皺著眉頭,有些遲疑道:「也罷,三弟你便再出城一戰,但千萬莫要勉強,若不是賊人對手,便即刻退回城中。」

馬有周迷之自信,傲然說道:「大哥放心,那賊人豈是我之對手。大哥便在城中等我好消息,待我將賊人首級拿下。」

馬有周再次從城中殺出,看向程咬金,大聲喝道:「我乃大隋正印元帥馬三保胞弟馬有周,你殺了我二哥,我今日定要殺你報仇。」

馬有周一番話讓程咬金有些無語,不過仔細一想,倒也沒有什麼問題。這兄弟幾個接連來送死,這是好事啊,沒有拒絕的道理。

於是乎,程咬金話也不說了,直接一斧頭劈了過去。他在心中想著,既然你有如此自信,那就接我一斧試試。

程咬金這一斧頭來得太過突然,馬有周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是被程咬金一斧斬於馬下。看著那圓滾滾的腦袋,程咬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在城池之上,馬三保看見馬有周輕而易舉的被程咬金砍了腦袋,只覺得心驚膽戰,整個人都懵了。兄弟被殺,本應又恨,馬三保卻是完全沒有報仇的心思。

在城下的反賊,根本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如今兩個兄弟都已經死了,老馬家就他一根獨苗了。別的不說,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此處,馬三保知道只有逃跑一條路了。他也沒有太過猶豫,畢竟賊人太過厲害,他完全沒有辦法抵擋,跑路很正常啊!

既然已經做下決定,馬三保即刻收拾一番,帶了些親衛,即刻從城中衝殺而出,頭也不回的往山東去了。

見此,徐茂公等人也沒有反應過來。這偌大的瓦崗寨,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被攻破了?比金堤關還要簡單……眾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但不論如何,能夠攻破瓦崗寨就是好事。徐茂公等人便是收攏人馬,一同進入瓦崗之中,將各府庫兵馬收押。

如此攻下瓦崗寨,乃是一大喜事,眾好漢便是在府衙之中設下宴席,一是慶賀,二是犒賞大軍。眾人皆是十分高興。

而此時,忽然有意外陡生原本眾人慶賀,忽然聽見一聲巨響,地面都在搖動。便是有人稟報:「在演武場中,裂開一條大縫,深淺難知。」

碰上這樣的事情,眾好漢自然不能全心慶賀,便是一同到那演武場上觀看。果然是異常幽深,詭異無比。

也不知道為何,程咬金看見那地穴,便是臉色一變,說道:「這洞如此詭異,絕對不是什麼好去處。」

反倒是徐茂公,看見著地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他說道:「要想知這地穴好壞,實在簡單不過。」

程咬金好奇的看著徐茂公,他對這牛鼻子道人向來是十分感興趣。於是他遲疑著問道:「徐三哥有何辦法辨別此地穴?」

徐茂公微微一笑,直接讓人找來一隻黑狗和一隻公雞,說道:「只需將這雞犬放下去,若是雞犬不在,此處便是妖穴,若是還在,便是神穴。」

程咬金聽得懵里懵懂的點點頭,徐茂公已經令人將公雞和黑犬放了下去。待過了片刻,又將雞犬拉了回了。

到回來時,雞犬尚在,不過已經被凍成了冰棍。這讓程咬金一驚,忍不住叫道:「還說什麼神穴,下面必定是個寒冰地獄。」

徐茂公也不介意,聳了聳肩,說道:「下面乃是個神穴,但還是要讓一個兄弟下去探探才好,到時候就知道下面是什麼東西了。」

程咬金一愣,連忙搖頭說道:「不要看我,我老程是絕對不會去的。」

徐茂公便是說道:「也不要說就是誰去,我等來個抓鬮,誰抓著了,那就讓誰去,可有什麼問題?」

他人都是一一應允,程咬金自然不好不答應。程咬金覺得,他的運氣向來不錯,這一次應該是輪不到他的。

於是乎,徐茂公折了四十四張紙條,讓眾人一一抓了,說道:「寫了字的便是不用去的,若是白紙,便是下去探地穴的。」

程咬金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便是看向那紙條,竟是空白一片,臉色瞬間變了。他怔怔的看著徐茂公說道:「沒字的就要去探地穴?」

徐茂公答應一聲,便是讓眾人將紙條亮了出來,果然都是有字的,就程咬金手裡一張白紙。結果顯而易見,讓程咬金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