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零六章 胡四筒別有用心

作者:雪戀寒  |  更新時間:2019-01-13 05:58  |  字數:3004字

偷聽這個行為,雲歆很是不喜。

藏在角落裡的胡四筒坐著輪椅出現在雲歆面前,臉上露出掐媚的笑容,並沒有因為偷聽而感到愧疚。

胡四筒問道,「老闆,你要回紅太陽基地?」

雖然不喜胡四筒偷聽,但見他對自己有救命之恩,雲歆也沒有說什麼。

雲歆回答道,「是的。」

胡四筒搖了搖嘴唇,似猶豫,又似擔心,但還是問出了口,「那老闆,你也要帶我出空間嗎?」

胡四筒不想出空間,他就想在這空間度過餘生。

因為,他覺得末日的世界太可怕。

他胡四筒不想去經歷那種吃不飽穿不暖天天擔驚受怕的日子。

可是,雲歆並不知道胡四筒的想法。

雲歆回答道,「是的,我必須帶你和艾尼出去。」

胡四筒剛想說,能不能不讓我出去,可是話還未說出口,雲歆後面的話讓他閉嘴了。

雲歆繼續說道,「胡四筒,也不瞞你,現在徐半仙出了點狀況。」

胡四筒對於徐半仙這個人,他還是印象深刻,因為,那天徐半仙刺雲歆一劍,他看的清清楚楚。

看胡四筒變臉,雲歆得知,那天的情景他想起來了。

所以雲歆繼續說道,「那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徐半仙見人就殺,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我必須帶你和艾尼出去。」

胡四筒不甘,他覺得這肯定是雲歆不想讓他留在空間,所以內心幾番掙扎,他又將自己想法說了出來,「老闆,你可以留我和艾尼在空間,這樣,艾尼可以研究激發普通人異能的藥劑,而我,腿腳不便,出去也是給你增添負擔。」

聽到這裡,雲歆和艾尼都聽出了味來。

原來,胡四筒不想離開這個空間。

未等雲歆回答,艾尼冷哼一聲,口氣不善的說道,「徐半仙現在就是一個定時炸彈,你卻讓他陪著雲歆出去,你是想讓雲歆死,好霸佔這個隨身空間吧。」

這樣的艾尼,雲歆感覺越來越陌生。

在雲歆的記憶里,艾尼一直都是沒心沒肺,有些二,神經大條一個,什麼時候變得很男人。

難道,艾尼一直都以另一個面目在偽裝。

雲歆感覺自己腦袋有些不好使了。

胡四筒被戳穿想法,臉色難看,他臉色也冷了下來,「我這雙腿,是為了救老闆所受傷,我不想出這個空間,也是因為我雙腿殘廢,出去只能成為老闆的累贅。」

「至於你說的霸佔空間,真是可笑,我至今都不知道這個空間到底是何物,我怎麼霸佔。」

說到這裡,胡四筒看著雲歆說道,「老闆,我也絕無想害你之心,我可以在這裡發誓,若如我想要害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雲歆微微皺眉,難道,就因為胡四筒對自己有救命之恩,就要將他養在空間里?

而聽胡四筒話語,也是這個意思。

這和養小白臉有啥區別?

就在雲歆兩難之際,突然,外面又傳來徐半仙的聲音。

「你個死禿驢,搶我女人,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宰了你!」

「阿彌陀佛……」

這徐半仙又發瘋了?

雲歆趕忙跑出了屋子。

只見徐半仙拿著劍追著和尚。

艾尼和胡四筒也跟著出了屋子,看著這場幾乎天天都在上演的一幕,都習以為常,沒有什麼感覺。

原本追著和尚的徐半仙,突然停住了腳步。

他直接忽略站在那裡的雲歆,雙眼直盯她身後的胡四筒。

胡四筒這個人很是敏感,徐半仙這一眼,讓他感覺到被狼盯著的感覺,他嚇得手撥動輪椅的輪子,想逃跑。

卻不想,徐半仙比他快一步。

只見徐半仙提起劍就往雲歆方向衝過來。

艾尼以為徐半仙又要殺雲歆,驚的連忙將雲歆拉到了他的身邊,脫離了劍刺的方向。

雲歆被拉開,雲歆身後的胡四筒出現在徐半仙的劍下。

「救命,救命,老闆,救命……」胡四筒嚇得就想起身逃跑。

卻不想,他忘了他雙腿殘廢的事情。

這一起身,他瞬間摔倒在地,爬不起來。

他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了雲歆身上,他不斷的大喊,「老闆,救命,救命……」

當然,雲歆這次可沒有以身擋劍。

主要是太痛了,記憶猶新。

自從第一次被刺之後,雲歆反反覆復回憶當時的情景,也反反覆復想著,若如再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怎麼反擊。

有了第一次經驗,第二次遇到這樣的事情,雲歆靈氣湧入雙手,然後直接召喚出長刀,毫不猶豫,一刀砍在徐半仙的劍上。

劍未斷,卻使劍脫離了徐半仙的右手,飛到半空,被雲歆接住了。

下一秒,雲歆用劍刺向徐半仙的胸口。

徐半仙沒躲,而雲歆的劍也沒有刺進他的胸口。

而這一幕,讓在場的人都驚魂不已。

艾尼趕忙上前阻止,「大姐大,你幹什麼?」

雲歆看著徐半仙,看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她說,「若是我朋友,我以命相救,若是我敵人,敢傷我朋友者,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說完這話,雲歆看向了胡四筒,「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威脅我。」

雲歆想告訴胡四筒,想用救命之恩道德綁架,她不會接受。

當然,雲歆不怕死,她只有一個逆鱗,那就是秦菲菲。

胡四筒臉色蒼白,最終什麼話都沒有說。

走到現在,雲歆明白一個道理。

一個團體,若如不同心,早晚害死人。

一個團體,若如沒有規矩,會害死身邊之人。

徐半仙當初大喊大叫害了秦菲菲和寶寶。

寶寶為了醒過來害了小風。

……

等等諸多事情,若如再不想明白,等待雲歆等人,只有死亡。

不知道我現在醒悟的晚不晚?

只是,人都是從幼稚可笑走過來的,想一步登天,成為神人。

這樣的人不多吧。

就在雲歆想收回劍的時候,突然,徐半仙自己撞上了劍尖。

劍刺進了徐半仙的胸口,血,流了出來。

徐半仙若無其事的說道,「我刺你一劍,今日,我還於你。」

話說,徐半仙拔出劍,若無其事的轉身離開。

徐半仙想不到的是,總有一日,雲歆會拿著劍指著他,猶如,他也想不到是的,他會用劍刺雲歆。

徐半仙的心魔,不是情,不是愛,是無情無愛。

師父說,徒兒啊,你這一生,坎坷,註定孤獨終老。

徐半仙哈哈大笑,沒有說話。

師父說,傻徒兒。

師兄說,師弟啊,你擁有這麼好的皮囊,卻註定無情無愛,為了不讓妹紙為你傷心欲絕,你還是易容成丑鬼吧。

徐半仙答,好。

直到徐半仙將劍刺傷雲歆,他終於知道,師父說的是何意義。

若想所愛之人平平安安,愛而不得,愛而不能。

這便是注孤生。

雲歆手上的劍掉落在地,劍上的血滴落在地,特別的刺眼。

雲歆沒有再看徐半仙,而是對著胡四筒厲聲道,「胡四筒,徐半仙的情況你也看見了,他若一日未好,一日便不會離開空間,若你想執意繼續留在空間,我不阻攔。」

以前,徐半仙發瘋,只追著和尚殺。

現在,徐半仙發瘋,連胡四筒都要殺。

胡四筒不敢和瘋子一起留在空間,他選擇,「老闆,我出去,我跟著你出去。」

「好。」

雲歆看著徐半仙的背影,心裡默默說道,謝謝。

徐半仙這是幫雲歆威懾某些不安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