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60偽裝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兒竟然未婚先孕,只能草草領證,把孩子先生下來,最後這份紡織廠的好工作還是便宜了二女兒。 為了避免二女兒拿了工資之後自己亂用不往家裡交,方茹每到發工資的日子就會早早的等在工廠門口,看見薛晴好出來...

薛晴好沒有像方茹想的那樣屈服,老老實實的起來做早飯,薛晴好穿好衣服就直接跑出了門,無論方茹在身後怎麼叫罵,都沒有回一下頭。

鄰居張奶奶聽了一早上的叫罵聲,實在忍不住好奇的湊過來,「方茹啊,一大早這是怎麼了,和晴好那孩子吵架了嗎?」

方茹憤恨的表情瞬間收起,對待張奶奶這樣明顯是來探聽八卦,並且絕對會傳的人盡皆知的大喇叭,依然表現出了最大的友善和熱情。

「張奶奶早上好啊,今天起得挺早的嘛,身體可真是好,也不是吵架,就是晴好這孩子早上喜歡賴床,我就說了她兩句,嗨,這孩子還不高興了,給我鬧脾氣呢,她實在太任性了,整天指望著我伺候她,我白天忙晚上忙,還得把她當祖宗一樣供著,別提多鬧心了,哎。」

方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表情別提多失望多難過多傷心了,演得像真的一樣,引得張奶奶也長吁短嘆的。

「現在的孩子啊,都被嬌慣壞了,在家連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父母忙得團團轉也不願意伸手幫幫忙,就知道等著吃現成的,你啊就是對孩子太好了,要多管管她們,才能讓她們長記性,不至於騎到你頭上去,薛晴好這孩子也真是的,總悶不吭聲的看著就很陰沉很有問題,在家裡沒想到是這個樣子,可不能再縱容下去了,脾氣養的這麼壞,說不準就嫁不出去了。」巴拉巴拉的。

方茹看張奶奶深信不疑的樣子,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對薛晴好的詭秘心思,她一點也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平時為了維護這個人畜無害的樣子不知廢了多少心思,家裡這麼個情況,很多時候都需要靠賣慘靠同情,來得到些許好處和優待。

比如這個清潔工的工作,就是因為丈夫癱瘓的才得到的,她天天跑去街道哭訴,才好不容易拿到這個崗位,要知道哪怕是這個清潔工的崗位,依然有很多貧困戶爭搶,這工作雖然很累,但是每個月也有十五塊錢的工資,可以貼補家用。

而丈夫原本的工作,紡織廠要求必須初中以上的學歷才能頂替,可方茹才小學畢業,兒子還小還要上學,本來想大女兒去頂,以後再還給兒子,誰知大女兒竟然未婚先孕,只能草草領證,把孩子先生下來,最後這份紡織廠的好工作還是便宜了二女兒。

為了避免二女兒拿了工資之後自己亂用不往家裡交,方茹每到發工資的日子就會早早的等在工廠門口,看見薛晴好出來,就把工資掏出來自己藏好,絕對不給她用一分,如果不是紡織廠規定,工資必須本人領取,方茹恨不得自己去領,不讓薛晴好過一次手,防她和防賊似的。

張奶奶一點也沒有懷疑過方茹會騙她,因為方茹對孩子好是家屬樓出了名的,大女兒薛景美出嫁的時候,不要一分錢聘禮就算了,還倒貼了許多嫁妝。

大女兒生了孩子,天天在家裡跟婆婆吵架,一吵架就抱著孩子回來吃娘家,方茹不僅不罵她還幫她帶孩子,勒緊褲腰帶給女兒外孫女省那一口糧食,樓上樓下的誰不誇獎方茹是個好媽媽的,那是真的疼女兒。

再說她兒子薛澤吧,一個初中生不好好學習,天天跟著紅小兵屁股後面胡混,好在紅小兵們嫌他太小,不允許他加入,他只能到處閑晃蕩,沒事找事的動不動的跟人家扯皮打架。

人家會給紅小兵面子,不代表會給小屁孩面子,經常被人收拾得鼻青臉腫,方茹還得拎著東西去賠禮道歉,有一次碰上了硬茬子,方茹在人家門口跪了一天一夜,才把被揍得昏迷不醒的兒子從人家裡弄出來,送到醫院好一番搶救才留下一條狗命。

然而都這樣了,薛澤這小子還不消停,覺得因為自己不是紅小兵,人家才看不起他,沒有把他當大爺供著,於是就更積極的往割委會跑了,一副不加入紅小兵不罷休的樣子,天天跑關係送禮的,把家裡都要搬空了,給方茹折騰得夠嗆。

但方茹依然沒有說過兒子一句重話,只是不停的哀求,不停的給兒子籌錢,讓所有知道這個事兒的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就這麼一個愛子如命的人,誰能相信她會虐待自己的孩子呢?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即使是偶爾能聽見方茹罵薛晴好的張奶奶,也以為是薛晴好實在太不乖了,才讓脾氣這麼好的方茹,也忍不住破口大罵,心裡對總是陰沉沉的薛晴好的印象更不好了。

人時刻都被周圍的環境所影響,如果所有人說你是不好的,你好也不好,如果所有人說你是好的,你不好也好。

先是大姨起了個頭,天天說薛晴好這個不好那個不好,不停的在外人和親戚面前貶低她,反正就是要讓全世界知道,薛晴好哪哪都比不上她的寶貝女兒徐芳菲,親媽方茹聽了,不僅不幫薛晴好辯解,還覺得丟了面子,於是也做了幫凶,天天數落著薛晴好的不是,讓人們更堅定了對她的負面印象。

薛晴好又是那個沉默寡言的性子,不知道如何替自己澄清,也不知道能向誰澄清,或許根本沒有人在意事情的真假,她們只是高興於又多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又多了一個可以肆意貶低踐踏又不會有任何副作用的消遣對象。

嘲笑你奚落你的人多了,周圍的人就會覺得,人人都說你不好,甚至連親媽都覺得你不好,那你必然是不好的。

當所有人都覺得你不好,你說什麼都是不好的,做什麼都是不好的,連呼吸都是不好的,彷彿沾染了你,這些不好就會傳染一樣,其實很多人甚至都沒有跟薛晴好說過一句話,但是就是討厭她,因為大家都討厭她,那麼自己也一定要討厭她,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真相。

薛晴好就這麼被孤立了,這不僅僅是校園裡的那種孤立,這是被整個社交關係網給孤立了,從學校到家裡到街坊鄰居,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所有人都嫌惡著她,鄙夷著她,嘲笑著她,沒有理由沒有原因不會有人制止,彷彿踐踏她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兒,因為大家都是這麼說這麼做的,你不也這麼說這麼做,彷彿你也會被這樣孤立。

那麼就孤立她吧,反正只要不是孤立自己就好,至於薛晴好,管他呢,反正又不熟,說她兩句罵她兩句嘲笑她兩句,也不會怎麼樣,她自己的媽媽都那麼說她,我們說說又怎麼了呢。

是她自己不好,成為了這麼糟糕的樣子,那麼被人這麼對待,就是咎由自取了。

活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