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59發泄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二女兒身上發泄所有已經快要讓她崩潰的壓力。 一個癱瘓多年的老公,一個未婚先孕只能白送給人家的大女兒,還有一個剛上初中正值叛逆期渴望當上紅衛兵的小兒子,哪一個都讓方茹操碎了心。 日復一日...

巴拉婆家的東西貼補娘家,是做媳婦的大忌,一旦被發現,肯定是要鬧個天翻地覆的,被打被罰都得認,連娘家都得臊眉搭眼的來賠禮道歉,根本不佔理嘛,撐腰都沒底氣。

孫大妞很清楚,讓娘家兄弟跟著學車是不可能的,趙家連女婿都不願意教,何況是旁的親戚,她只想著等趙國賺錢了,多買點好東西回娘家看看,聯絡聯絡感情,讓娘家兄弟記著自己的好。

沒想到錢梅花那個蠢貨,竟然當著公婆的面,就要把手藝送給娘家賣好,公婆能允許才是見了鬼呢,沒把她當場打出去,都是看在兒子剛剛新婚的面子上了,已經趕回娘家過一次了,要是短時間內再趕一次,絕對是要給村裡人看笑話的。

其實吧,有好處誰不想自己獨享呢,誰願意整天挖自己的肉去貼補娘家呢,很多「扶弟魔」真的就心甘情願的當「扶弟魔」嗎?

是現實逼著她們不得不這麼做,在婆家是外人,在娘家是客人,她們這些做媳婦的常常裡外不是人,為了在婆家站穩腳跟,她們不得不生孩子做家務下地幹活,把該做的全做了,為了在娘家維持僅剩的一點子親情,好日後有難的時候有個依靠,於是只能不停的往娘家倒騰錢財,用金錢物質維持那點骨肉親情,究竟有多難,只有嫁了人的媳婦才自己清楚。

趙老爹拿起筷子夾了塊紅燒肉扔進嘴裡,入口即化的咸鮮口感一下子充滿了他的味蕾,不禁閉著眼睛咂摸了一下,哪怕吞下了肚,這肉香味還是在舌尖縈繞,久久不散,「不愧是縣裡最好的飯店,這紅燒肉簡直是絕了,舌頭都要被香掉了,都是托小寶的福啊,有生之年還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紅燒肉。」

趙老爹回味許久才睜開眼睛,想要再來一塊,結果盤子里哪還有紅燒肉,只剩一盤湯汁了,這時旁邊還伸過來一隻大黑手,將盤子整個端了過去,將裡面的湯汁都沾著窩窩頭吃了個乾淨,趙國捏著盤子,都恨不得上舌頭去舔盤子了。

李秀秀做的分量不少,但是根本不夠一家人搶的,紅燒肉一人兩三塊就見了底,不過趙成是不用搶,李秀秀已經先一步給趙成夾好了,把他跟前的小碗堆得滿滿的。

趙成看見趙老爹一副心痛又懊惱的樣子,把裝滿紅燒肉的小碗推過去,「爹,吃飯的時候千萬莫裝比,吃完再裝也是一樣的。」

「你小子這嘴啊,真是欠的慌1趙老爹看在紅燒肉的面上,忍住了噴他一臉口水的慾望,拿過小碗后再也不細細品嘗了,一口一個吃得香甜。

這一早上吃得像打仗一樣,尤其是兩個小寶貝,肉嘟嘟的小嘴吃得滿嘴流油,不停的叫著「真香」「真好吃」「我還要吃肉肉」,把喂飯的孫大妞和李秀秀折騰得夠嗆。

趙成吃飽了就擱下了筷子,看著一大家子人熱火朝天的吃著飯菜,把湯汁都吃了個乾淨,個個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自己心裡也很高興,不知道為什麼,看別人吃的香,比自己吃的香,還要更有滿足感,總算有一點點融入這個大家庭的感覺了。

吃完飯在一家人的歡送中,趙成迎著初升的朝陽,騎著自行車去上班。

城裡,紡織廠家屬樓二樓,卻一大早就發生了爭吵,正是薛晴好的家。

「你怎麼起這麼晚,早飯?!連這點事兒都指望不上,我養你有什麼用啊?1方茹一把扯掉薛晴好身上的被子,讓她穿著單衣暴露在逐漸轉涼的秋風裡。

「你要是像徐芳菲那樣有當縣長兒媳婦的命,我就不說你什麼了,可明明就是個窮命,偏偏還要學別人偷奸耍滑,不幹活光等著吃,哪哪都比不上別人就算了,連幹活都比不上別人,你怎麼不去死呢?完全是廢人一個,我當初就不應該生下你,浪費糧食不說,有養你的錢,我還不如再生個能頂事的兒子,免得老了老了還得受氣1

方茹劈里啪啦指著薛晴好的鼻子一通亂罵,薛晴好面無表情的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著掉到地上的被子,像個不會說話也不會動的木偶,透著一股倔強和疏離。

方茹看著薛晴好這個不言不語的樣子更生氣了,一巴掌揮過去,「啪」的一聲,打在了薛晴好的側腦上,這裡不會留下印記卻能讓薛晴好感覺到屈辱和疼痛,是方茹發泄憤怒的時候,最喜歡打的地方。

薛晴好被打倒在床,木板床發出「咯吱」一聲刺耳的聲響,脆弱的支架在大聲的抗議,哆嗦著一副隨時會散架的樣子,然而這時候沒人會在意它。

這一巴掌打過去,打得薛晴好狼狽的趴在床上,眩暈半天起不了身,而此時的方茹,心裡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意,這種快意令方茹十分的沉醉和上癮。

其實起晚了沒做早飯,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方茹真的在意這個嗎?說在意也在意,說不在意也不在意。

她其實在意更多的是自己在薛晴好面前的權威,一個一直被自己牢牢控制在手裡的孩子,如果犯了計劃外的錯誤,那麼一定要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讓她明白無論什麼時候都得遵守自己的命令,必須服從,不服從就教訓到服從為止。

在方茹心底最陰暗的角落裡,她甚至是希望薛晴好犯錯的,這樣她就有足夠的理由,在二女兒身上發泄所有已經快要讓她崩潰的壓力。

一個癱瘓多年的老公,一個未婚先孕只能白送給人家的大女兒,還有一個剛上初中正值叛逆期渴望當上紅衛兵的小兒子,哪一個都讓方茹操碎了心。

日復一日,方茹不僅要伺候癱瘓在床的老公,給大女兒帶孩子,給小兒子收拾爛攤子,操心家裡的吃喝拉撒,還要到街道當清潔工,從早忙到晚,沒有一刻可以停歇,她都快被這個絕望的生活給逼瘋了。

只有這個時候,只有在教訓二女兒的時候,她才能得到一絲髮泄的輕鬆,和虐待弱者的快感,那些被嘲笑被同情被欺負時所受的委屈,只有在面對二女兒的時候才能得到釋放。

作為一個母親,方茹很清楚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可她控制不住啊,誰讓這個女兒這麼差勁這麼廢物,時常讓自己受到姐姐的嘲諷和羞辱呢?

她讓自己丟了那麼多臉面,自己在她身上找補回來,又有什麼不可以呢?

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太不爭氣了,活的像條狗一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