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57夢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膽子不小,都會冷嘲熱諷了。 趙國:「……」看來沒聾,那是不是腦子壞了?明知道沒戲的事兒,還非要試一試,這不是比錢梅花還作死么。 「你不去我去1孫大妞轉身就走,剛準備打開房門,就被趙國...

反正當時的趙老爹覺得,沒什麼是打一頓不能解決的,如果不行,就打兩頓,再不行,一天照三頓的收拾。

於是,趙國被收拾得很慘,養成了一個膽小怕事的懦弱性格,做任何事兒都要先看看爹娘的臉色,娶媳婦后,又加上一個媳婦的臉色,每天都過得小心翼翼的,深怕惹別人生氣,當然,最怕的還是惹老爹生氣,哪怕趙老爹現在已經不動手了。

趙國雖然心裡十分的想學車,卻不敢說出口,就算媳婦慫恿也不行,人家就是怕嘛,沒得辦法。

可是等真從趙老爹那確認不能學車以後,趙國還是很傷心很失落很遺憾的,他真的好羨慕小弟啊,不僅工作體面收入高,還能得到爹娘全心全意的愛護,簡直是人生贏家。

現在他和鹹魚翻身的機會徹底擦肩而過,想追上弟弟,成為一個更優秀更自信的人,恐怕再也沒機會了,他也不知道這該怪他自己不懂得把握機會,還是該怪二弟媳婦連累他們,反正心裡亂糟糟的,沒個著落,聽見媳婦傷心的哭泣聲,也沒有心力去安慰,只想這麼蹲一會,再蹲一會,自己冷靜一下。

趙老爹其實也發現了自己大兒子的性格太過內向了,不愛說話也不愛動彈,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不懂反抗,雖然娶了媳婦之後,有媳婦管著,看著稍微好了點,其實趙老爹心裡還是有點點內疚的。

所以趙老爹對二兒子和小寶就沒有再動過手,李秀秀也覺得虧欠了老大,第一次當父母沒有經驗,多多少少對老大有些疏忽,等回過神的時候,老大的性格已經改不了了,只能給他找個聰慧精明的媳婦,免得他太過吃虧,沒辦法好好過日子,平時也經常幫老大家帶孩子,有什麼好吃的,除了小寶,大多都是進了倆孩子的嘴裡,算是對老大的一種補償。

「不行,我不甘心,老二家的錯憑什麼讓我們買單,他們不願意寫保證書,我們願意啊,走,我們現在就去找趙成找爹娘,把保證書寫了,只要你好好求求爹娘,說不定這事還有希望呢?」孫大妞一下子從炕上蹦起來,去拉趙國的胳膊。

趙國被拉了起來,卻使勁的推開了媳婦的手。

「不去。」趙國搖了搖頭,「爹說話向來算數,說不讓學肯定就是不讓學的,求也沒用,你沒看趙華趙紅被趕出去后,都不敢回來了嗎?因為她們知道回來也沒用。」

「我不管,不試試我不甘心,我就問你,你去不去?1孫大妞瞪著自己男人,平時只要自己露出這種堅決的態度,趙國保准立刻求饒,什麼都聽她的,她相信這次也是。

然而,趙國依然搖頭,不為所動,「不去。」

孫大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說一遍?1

「不去。」

「再說一遍?1

「不去。」

「再說一遍?1

「你是不是耳朵壞了?」趙國有些奇怪的瞄了媳婦一眼,「有病要記得看醫生啊,別拖嚴重了,到時候成聾子了咋辦。」

「罵誰聾子呢?1孫大妞都被這二貨給氣笑了,膽子不小,都會冷嘲熱諷了。

趙國:「……」看來沒聾,那是不是腦子壞了?明知道沒戲的事兒,還非要試一試,這不是比錢梅花還作死么。

「你不去我去1孫大妞轉身就走,剛準備打開房門,就被趙國的一句話攔住了。

「你覺得靠我們自己能養活趙星趙月嗎?」趙國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你什麼意思?」孫大妞放開門閂,轉過身看著趙國,眼神危險,似乎瀕臨發飆的邊緣。

然而趙國雖然怕媳婦怕得不行,可他更怕的是趙老爹,求生欲讓他不得不一巴掌打醒孫大妞。

「爹說了再鬧就滾出趙家。」趙國低下頭,雙手有些顫抖的握在一起,「你在我爹氣頭上又去鬧他,肯定會被趕走,到時候我們帶著趙星趙月真的能活下去嗎?」

孫大妞被問住了,雖然她不相信十分喜歡趙星趙月的李秀秀和趙老爹會那麼絕情,但是事關趙成,老兩口總是那麼的沒底線,萬一在他們的心裡,趙成的分量徹底壓過了趙星和趙月的分量,那麼他們一家很有可能真的被趕出去。

她千辛萬苦才嫁進這個家,從沒想過要灰溜溜的離開,哪怕有一天真的要離開,也要風風光光衣食無憂的離開,如果就這麼狼狽的被趕走,她這麼些年的忍辱負重,不都白費了么?

可是這次又忍了下去,忍啊忍啊忍啊忍的,究竟要忍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難道真的要一輩子都活在老兩口的臉色之下,永遠都無法翻身了嗎?

真的,好不甘心啊!

趙家兩對夫妻都經受著內心的煎熬,輾轉難眠,趙成卻洗漱完,早早的進入了夢鄉。

只是這個夢,有點凌亂,有點似曾相識。

一會兒,一個小男孩站在高高的領獎台上,將贏得的獎狀高高的舉起,台下一片掌聲和歡呼。

一會兒,一個小少年被一群不良少年打倒在地,泥水弄髒了他雪白的襯衫。

一會兒,一個小男孩背著書包躲在一個郵筒後面,看著父母在學習班門口拉著每一個路過的人詢問,瘋狂的尋找他,嘴角露出報復得逞的笑容。

一會兒,那個小少年拿著一把鋼刀,追著一個又一個曾經毆打過他的少年,砍斷了他們的胳膊和腿,鮮血飛濺。

一會兒,少年的父親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打在少年的臉上,少年的母親癱坐在地,痛哭流涕,而少年從始至終面無表情。

……

趙成知道自己在做夢,也知道夢裡的人就是自己,然而,那個迷茫而叛逆的少年,似乎離自己已經很遠很遠了,如今再次清晰的夢見他,只覺得又熟悉又陌生,好像在看別人的故事。

趙成很想醒來,可是卻醒不過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少年,傷害著別人也傷害著自己,把生活弄得一塌糊塗,卻毫無出路,直到被所有人徹底放棄,獨自離開了那座城市,成了一個遊走在人世間的孤魂野鬼,再無歸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