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55都不許學了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軍羞愧的低下頭,想說點什麼反駁一下,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確實,自從娶了錢梅花之後,他很少再關心父母和兄弟姐妹了,滿心滿眼的都是自己的小家,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為爹娘著想了。 「你和老大都不...

如果真寫了這保證書,以後怎麼讓自己娘家哥哥也跟著沾光?

光自己男人有出息怎麼行,要是自己親哥哥也能當上司機,那才牛呢!到時候自己絕對可以在娘家婆家橫著走了,這保證書絕對不能簽!

「到底是誰貪心,我們都心知肚明,自己是個傻的別以為所有人都是傻的,反正這是我定下的規矩,願意的話就學,不願意的話就該幹嘛幹嘛,機會我已經給了,看你們自己怎麼選吧。」

說著趙成又原地轉身,對著正躲在窗戶後面偷聽的大哥兩口子說,「大哥大嫂你們也是,自己商量一下,商量好了再來找我,規矩都是一樣的。」

說完,趙成去廚房端了一盆熱水回了屋,房門「啪」的一聲關上了,只聽屋裡嘩啦嘩啦的洗漱聲。

趙老爹的臉一下子耷拉了下來,瞪著大眼看著自己的二兒子,「為什麼不答應?難道你還想把家裡的手藝傳給外人不成?」說著還面無表情的看了自己二兒媳婦一眼,覺得今天這事兒肯定和她脫不了關係,自己兒子自己知道,慫的一匹,如果沒人慫恿,壓根不敢當著他們兩老的面,直接找趙成要求學車。

哪怕真的是非常想學,也會私底下和爹娘商量一下,絕對不會自作主張,可是這次說都沒和他們說一聲,再看看兩夫妻你來我往的眉眼官司,以及那雙不停掐來掐去的手,趙老爹是真的開始後悔,沒有和李秀秀一起反對錢梅花嫁進來,這兒媳可真不是省油的燈,這都把自己兒子給教唆壞了。

「爹,我沒有……」我本來是想答應的,可是媳婦不同意還老掐我,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真的超級痛的好不好!

「爹娘,趙軍天天起早天黑的賺工分,為這個家不知道受了多少累多少罪,哪怕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按說學車這事兒,哪怕輪不到他,也該輪到老大啊,可是你們直接略過老大老二,只讓趙成去學車,是不是太偏心了一點,現在趙成學成歸來,按理說該主動教哥哥開車的,他卻悶不做聲,還提出這樣苛刻的條件,實在是……」巴拉巴拉的。

錢梅花一看自己男人這慫樣,就知道絕對不能指望他,他有多怕自己老爹老娘,錢梅花是相當清楚的,他怕,她才不怕,道理都在她這邊,她有什麼好怕的,不慫,就是懟,看看老兩口心虛不心虛,臉紅不臉紅!

「閉嘴,我沒有跟你說話。」趙老爹不願意和媳婦拌嘴,直接讓她閉嘴,那眼睛像刀子一般扎過去,嚇得錢梅花一個哆嗦,聲音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老二,回答我。」趙老爹只盯著趙軍要答案。

「我,我想答應的,這麼吃香的手藝我怎麼會惦記著外傳呢,自己捂著還來不及呢,只是……」趙軍看了媳婦一眼,完全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阻止自己,難道是希望自己教外人開車,這怎麼可以呢?

「又是你1李秀秀站旁邊忍不住了,指著錢梅花的鼻子,就是一陣數落,「嫁進來才幾天啊,就又開始鬧事了,上次編排小叔還不夠,這次還慫恿趙軍來找小寶學車,小寶都答應了,你還攔著不讓趙軍寫保證書,你這是想幹什麼你?這是想讓趙軍學會了開車,再免費教你哥哥學開車吧?你想什麼美事兒呢你,簡直是白日做夢!你以為全世界就你最聰明最會耍心機,其他人還都看不出來?你既然這麼能,幹什麼還嫁進我老趙家,你乾脆去當市長好了,說不定以後還能當高官呢1

錢梅花被說中了心思,不禁有些惱羞成怒,「我男人學會了開車,當上了司機,憑什麼不能教我大哥開車,讓我哥也當上司機,自己發達了當然要帶著自己的親人一起發達啊,不然不是太自私了嗎?1說著還往趙成的房間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自明。

「滾你個蛋蛋的,別說趙軍還沒學到車,哪怕學到了,如果敢隨便教給不相干的人,我第一個就要打斷他的腿,你別痴心妄想了,就沖你這個態度,就算你們寫了保證書,我也壓根信不著,還不如不教呢1李秀秀使勁啐了錢梅花一口,對這個二媳婦真是滿心滿眼的厭惡,恨不得直接將她掃地出門,眼不見心不煩。

李秀秀看著夾在中間滿臉為難的二兒子,心裡是說不清的失望的和失落,「你看看你,自從娶了媳婦之後,心裡既沒有爹娘,也沒有兄弟,只有這個滿肚子算計的小賤人,我生你有什麼用啊,白白養了二十多年,最後就這麼被女人的褲帶子給拴住了,活得像條哈巴狗一樣1

趙軍羞愧的低下頭,想說點什麼反駁一下,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確實,自從娶了錢梅花之後,他很少再關心父母和兄弟姐妹了,滿心滿眼的都是自己的小家,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為爹娘著想了。

「你和老大都不許學車了。」趙老爹一錘定音,對著那邊的房間又吼了一遍,「老大你聽見了吧,你們倆都不許學車了,聽見了就回答一聲1

「聽……聽見了。」窗戶後面傳來了弱弱的回應,以及水杯打翻的聲音,裡面一陣兵荒馬亂。

「我趙家的手藝,哪怕爛在了鍋里,誰都用不著,也絕對不會傳給外人,二媳婦你最好把心思給我收一收,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再鬧騰,你們倆就給我一起滾出趙家,永遠也別回來了1說完趙老爹氣呼呼的轉身回了房,房門被關的巨響,承受了老爹太大的怨氣,門框上都撲簌簌的掉了很多灰。

兩口子都被趙老爹的態度嚇得一哆嗦,要說在趙家錢梅花最顧忌的是誰,那肯定就是趙老爹了,他不僅是家裡的精神支柱、金錢支柱,還是家裡的權力支柱。

大家一說起她,都是說趙隊長的二兒媳,而不是趙軍的媳婦,這就很說明問題,大家都很尊敬趙老爹敬畏趙老爹,作為趙老爹的兒媳,錢梅花也是相當驕傲自豪的。

可是現在公爹竟然說要趕他們出門?這是認真的還是嚇唬他們的?

萬一是真的,那他們可就偷雞不成蝕把米,要虧大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