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49擦車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子比如他人的羨慕和父母的誇獎,比起這些東西可以給徐芳菲帶來的快樂和成就感,任國強這個人本身反倒不重要了。 從一出生,父母就賦予了徐芳菲極高的期待,隨著她越長越出挑,媽媽更是在她身上花費了所有的...

徐芳菲知道金夢琪的想法嗎?

她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到金夢琪眼裡的嫉妒和隱忍,然而徐芳菲一點也不介意,只要她當上了縣長的兒媳,就算借金夢琪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對她亮爪子。

什麼閨蜜什麼好友,其實她們兩個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再完美的女人如果沒有朋友,那麼她一定是殘缺的有問題的不合群的,這會使她的價值和行情下跌,讓人猜測是不是她性格上有什麼缺陷,才導致無法交到朋友。

她可是要嫁進縣長家的女人,怎麼可以留給人這樣的話柄,萬一被任國強的家人懷疑,那實在是太難堪了。

所以,如果無論如何也要放一個人在身邊假裝閨蜜的話,對她有企圖有所求的金夢琪,反而是比較容易控制的最佳選擇,只要到時候拿出足夠的好處,這閨蜜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比起花費過多的時間精力來交更多的所謂朋友,還不如花費代價固定一個朋友,讓這個朋友扮演她該扮演的角色,這樣她才有更多的時間,將心思全部放在任國強的身上,想辦法得到他更多的喜愛。

至於徐芳菲愛不愛任國強嘛,當然是不愛的。

如果你費盡心思就是為了博得一個人的寵愛,那麼你在乎的更多的只是他的愛,而不是自己的愛,因為他的愛可以帶來更多的東西,比如金錢比如權力比如面子比如他人的羨慕和父母的誇獎,比起這些東西可以給徐芳菲帶來的快樂和成就感,任國強這個人本身反倒不重要了。

從一出生,父母就賦予了徐芳菲極高的期待,隨著她越長越出挑,媽媽更是在她身上花費了所有的精力,就是為了讓她有一天能靠著容貌釣一個金龜婿回來,越有權勢越好,這樣她媽媽就可以繼續向全世界炫耀,她的女兒是最棒的是無人可比的。

今天表妹的那番報復行動確實將她嚇到了,沒想到只是一些炫耀罷了,卻讓她記恨自己,甚至忍不住報復自己,徐芳菲一點也不同情她,弱者只配在強者的陰影下苟延殘喘,任何的掙扎只是徒勞的可笑的。

不過她也意識到了表妹這個人的危險性,想要離她遠一點,不然,萬一哪一天表妹因為嫉妒而變得瘋狂,再次報復她怎麼辦?這次只是扎車胎,下一次說不定就要扎人了。

這一切都是她媽媽造成的,她媽媽實在太愛在小姨面前炫耀了,只要小姨不痛快,她就特別高興,好像所作的一切就是為了和小姨爭個高低長短,不過,這麼多年確實從來也沒輸過。

小姨家的孩子沒有一個出彩的,相互較量起來,連給她提鞋都不配,尤其是表妹薛晴好,本來普通的長相,因為總是沉默不說話,顯得陰沉沉的,直直看著人的時候,像一個滿腹怨氣的怨靈,只等一個擇人而嗜的機會。

雖然她不想再去她們家,再去刺激表妹的神經,可是她媽媽已經把炫耀自己這件事當成生活的動力和畢生的追求,不可能不去,甚至依然會想盡辦法讓她帶著任國強去,媽媽的要求她是絕對無法拒絕的,那麼也只好繼續委屈表妹了。

不過,如果表妹再做什麼過分的事兒,她是不會再輕易放過她的,與其讓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會在自己身邊爆炸,還不如將她扔進牢里,就算爆炸了,能傷到了也只有她自己。

不能怪她太心狠,畢竟她未來可是有著大好的前途,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表妹之所以混成如今這個樣子,還不是怪她自己不爭氣不努力,性格如此孤僻怪異,不僅得不到任何人的喜歡,還會被所有人當作異類排斥嘲笑,在紡織廠也只能一個人呆在陰暗的角落裡做著自己的工作,和周圍一邊說笑一邊工作的人,彷彿是兩個世界。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和自己相比,哪怕作為一個表妹,都是極度丟臉的,在廠里她見到薛晴好連招呼都不打,比陌生人更像陌生人,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像表妹這樣的人活著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還不如當初不要生下來,小姨有這樣差勁的女兒,也覺得十分羞恥吧,不然怎麼會總是罵她呢?

紡織廠院子里。

被徐芳菲鄙夷著的薛晴好,正提著一個鐵桶,鐵桶里盛滿了清水。

她將水桶放在車子旁邊,然後蹲在車門邊上,拿著一塊抹布小心翼翼的給趙成擦車子,這是她答應他的,於是吃完自己從家裡帶來的窩窩頭,就蹲在這裡一直擦,連微小的縫隙也不放過。

擦了一個小時之後,車子才擦完了一大半,薛晴好就在秋風裡累得汗如雨下,整個後背都被汗水濕透了,肚子里才吃下的窩窩頭,已經消化得差不多,又開始感到了熟悉的飢餓感。

薛晴好從家裡帶過來的窩窩頭,和食堂里售賣的窩窩頭是完全不一樣的,食堂的窩窩頭是黃中帶黑,而薛晴好家的窩窩頭是黑中帶黃,是用最次等的玉米面做的,口感味道都一言難盡,唯一的優點就是用來填飽肚子里的空隙,然而分量實在是太少了,只有嬰兒拳頭大。

兩個窩窩頭吃下肚,很快就會飢餓,像現在這樣劇烈勞動的話,餓得就更快了,再加上蹲著的時間太久,血糖過低,腦子甚至在起身的一瞬間有些暈眩。

她使勁的扶住車子,才避免摔倒在地,她就扶著車子站在那裡緩了一會,等那種眩暈感熬了過去,才睜開眼繼續擦車子,一點也不在意。

這種眩暈時常會有,她已經習慣了,吃不飽的人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毛病,只要還能抗那就只好抗過去,薛晴好都沒有錢吃飽飯,哪有錢去醫院呢,雖然挂號看病不要錢,但是買葯需要錢,她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只能靠毅力來忍著。

薛晴好就這樣繼續不停的擦車,如果需要蹲著擦,就慢慢的蹲下再慢慢的站起來,避免蹲太快而頭暈目眩,然而她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身體迅速消耗完早上的包子和中午的窩窩頭,依然得不到滿足,時不時和薛晴好抗議。

於是,薛晴好只能暈一會兒擦一會兒,擦一會兒暈一會兒,暈一會兒再擦一會兒,終於趕在午休結束前,將趙成的車子擦得光潔如新,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我答應他的事兒做到了,他會高興嗎?

如果他會高興,那就太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