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47試探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候,只要有了機會,遇水化龍只是時間問題。 王大力是絕對鬥不過周誠實的,要不是看在王洪軍的提攜之恩上,還吵什麼吵鬧什麼鬧,王大力早就被周誠實整死了,壓根不可能活得這麼瀟洒這麼快樂這麼二逼。...

「啊切1趙成打了一個噴嚏。

「天氣開始變涼了,小趙要注意身體啊,多穿一點別弄感冒了,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嘛。」周誠實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飯菜,表面笑眯眯的噓寒問暖,內心p的恨不得啐他一口,罵句活幾把該!

這鱉孫簡直是打蛇隨棍上,竟然敢拿機械廠廠長當拎包小弟用,他已經好久沒有給人拎過東西了,平時都是人人搶著給他拎東西,可是沒想到竟然有人膽子大到往他手裡塞東西,理所當然的讓他拎著,他簡直是要氣得原地爆炸了!

然而,再怎麼氣,這包他還是拎了,不僅拎了還得笑眯眯的拎,既然做了事兒就得做得圓滿,一邊做事兒一邊抱怨還耷拉個臉招人嫌,那不是白做了嗎傻比了嗎?既然決定賣好就一定要賣個徹底,不拿出把麵皮扔地上讓人使勁踩的魄力,哪可能討好的了人?

要知道試點小組也就兩人,王大力和他是天敵,壓根沒有和好的可能,只有趙成還可以拉攏一二,雖然性格惡劣,生性貪婪,沒有底線,沒有人性,生兒子肯定沒p眼……但是,他也得硬著頭皮伺候著,為了政績,為了機會,老子真的是拼了!

老話不是說了,捨得一身剮皇帝都拖下馬么,他周誠實從小小工人混到今天,低三下四委曲求全阿諛奉承趨炎附勢投其所好什麼沒幹過?!

臉面算什麼,能吃嗎?能升官發財嗎?不就是一大堆打包盒么,拎就拎,胡怕胡啊!

今天打包的飯盒數量比之前那次還要多一倍,不僅剩菜打包了,所有的飯菜還全部再來了一份,周誠實不僅手上拎著,胳膊肘上還掛著,整個人像一顆白色聖誕樹,引得飯店的總經理以驚疑不定的眼神一直偷偷瞅著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周廠長這是吃錯藥了,竟然給王廠長當拎包小弟?!

飯店總經理當然不可能想到周廠長會給一個小小司機拎東西,以為是王廠長讓他拎的,沒看王廠長在旁邊樂得牙齒都要笑掉了,周廠長這是有啥把柄落在王廠長手裡了,被這麼欺負都不敢吭聲,還得腆著老臉陪著笑,簡直是不要面子了。

「啊哈哈哈,周誠實啊周誠實,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王大力魔性的笑聲簡直要把飯店大門給震掉了,可想而知他心裡究竟有多高興,能看見老對手吃癟,心裡簡直不要太爽啊,真是要爽死了!

趙成慢悠悠的走到車子邊,打開門坐進了駕駛座,透過車窗望著車外的兩人,一個笑得滿面紅光,一個笑得滿臉尷尬,心裡獨自轉著心思。

周誠實的自行車他壓根不會要,等自己買了車,周誠實的車肯定會還回去,這段時間也就借著用用,今天向周誠實提起這茬,更多的是為了試探,讓他給自己拎包也是為了試探。

試探一下周誠實的底線,為了這次重大機遇,周誠實究竟能付出多少,願意付出多少,事實證明,這傢伙真是一個厲害人物,為了一個出頭的機會,甘願被一個毛頭小子耍著玩,哪怕在老對手面前丟盡了臉面,也完全沒有放棄的打算。

唾面自乾的勇氣不是誰都有的,這樣的人如果還爬不上去,唯二的理由,絕對是因為身體有恙或者年齡到了頭,可周廠長還不到五十歲,身體健康精神抖擻,正是有資歷又有精力只差一個機會的時候,只要有了機會,遇水化龍只是時間問題。

王大力是絕對鬥不過周誠實的,要不是看在王洪軍的提攜之恩上,還吵什麼吵鬧什麼鬧,王大力早就被周誠實整死了,壓根不可能活得這麼瀟洒這麼快樂這麼二逼。

這樣的人,相處起來其實是相當麻煩的,你要是表現的太弱,他會瞧不起你利用你,等你沒用了再一腳踹掉徹底拋棄,而強者才配站在他面前,和他平起平坐,只有能提拔的他的上位者,才會得到他的忠心和追隨。

趙成幾次欺負他,就是要讓他徹底明白一件事兒,他趙成是個強者,不是他可以隨意算計拿捏的人,周誠實必須重視他討好他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不是像其他弱者一般,因為畏懼他的權力,而由著他想利用就利用,還無知無覺不知道反抗。

人和人相處就是這樣,不是西風壓倒了東方,就是東風壓倒了西方,你弱他就強,你強他就弱,千萬不要相信以德服人以和為貴和氣生財之類的鬼話,你沒有一定的震懾力,只表現出溫和無害的樣子,就像一隻小綿羊笑著對人說「快來吃我啊,我不咬人的」那樣傻比。

當然,人和人還是有區別的,像王大力這樣的傻白甜,就完全不用這一套,他可能是因為被哥哥保護的太好,根本不用算計別人利用別人,就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本性很好,不具備像周誠實那樣不擇手段的屬性,正常來往就可以了。

而周誠實這傢伙,是從底層一步一步爬上來的,每爬一步都不知道踩了多少人的肩膀,習慣了算計習慣了利用,彷彿已經融入了骨血中。

趙成為了避免麻煩,必須通過不停的打壓不停的警告,讓他明白趙成這人絕對不是好惹的,才不至於在以後的相處中,要時時應付他的那些小算盤。

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周誠實應該已經充分了解了他的厲害之處,並且接受了付出一定代價才能得到趙成幫助的模式,老老實實的被趙成剝削著,以後只要按著這個模式走,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

畢竟王書記已經答應機械廠成為第二試點,周誠實也擔任了監督的責任,哪怕王大力和趙成再不樂意,這事兒周誠實也是參合定了,那麼一開始就定好了規矩,往後的事情就能維持在可以控制的範圍,這是趙成未雨綢繆的第一步。

不一會,王大力坐到了副駕駛座,周誠實慢了一步,只能帶著大包小包委屈在了後座。

「小趙啊,我們去市裡的水泥廠看看吧,看能不能弄點水泥回來,如果順利的話,再去鋼材廠和磚廠瞧瞧。」王大力對趙成說了一聲。

「行。」趙成發動了車子,開往了市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