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42要什麼自行車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他,信不著信不過,不願意走太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把自己給坑了。 凡事有因必有果,王大力因為哥哥和趙成的幫助,得到這樣一個大顯身手的機會,絕對和他的人品有著必然的關係。 「小趙啊,來,我...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趙成雖然盡量和需要處好關係的人處好關係,實際上他骨子裡還是清高的,對世俗的地位權力看得很輕,甚至有些躲避,覺得一旦沾染上了就甩不掉了,成為自由的重重枷鎖。

而周誠實,對地位權力看得比什麼都重,甚至都要重過了他的臉面和尊嚴,他汲汲營營一輩子,就是為了向上爬,不停的向上爬,儘管他不知道要爬到什麼樣的位置才能得到滿足,可是他只有一個信念,向上爬!其他的都不重要,爬上去才是最重要的。

他們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趙成看著周誠實,就像看著一個被名利扼住咽喉不得不拚命掙扎的可憐蟲,哪怕拋棄尊嚴,向競爭對手低頭,也要牢牢抓住破繭成蝶的機會,讓人覺得可怕又可敬,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這個地步的,反正趙成是做不到的。

他一直認為只有內心荒蕪的人,才需要靠金錢權勢來裝點自己,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彷彿得不到別人的認同和仰慕,自己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廢人。

然而,真正相信自己的人,何必千方百計的證明自己的價值,明明他存在的本身,就是最有價值的事情,哪怕一無所有,心也是自由的。

如果太看重社會賦予你的價值,那麼當你的某個想法背離社會主流價值的時候,你很容易就會放棄在別人眼裡離經叛道的想法,委屈自己壓抑自己,只為了維持目前所擁有的價值和地位,以及別人對你的認可和期待。

比如,如果周誠實突然覺得當機械廠的廠長太累了,每天勾心鬥角身心俱疲,想要當一隻快樂的小青蛙,每天啥事不做,吃了睡睡了吃好好放鬆自己。

那麼,他此前所有付出的努力都將付諸流水,他的前半生將變得毫無意義,他現在的生活也將翻天覆地,所有依靠他的價值利用他的價值的人,絕對不會容許他這樣的改變,他自己也會彷徨無助,可能在親人朋友領導的勸說下,動搖自己的想法,繼續苦苦支撐,為了往上爬而往上爬,在權力的鬥爭中泥足深陷身不由己。

而趙成就不一樣了,哪怕他突然不想當工人,又想當農民了,撂挑子走人,縱使親人朋友極力阻止,他想做就會去做,不會有任何的猶疑,因為他相信自己,無論他處在什麼位置,只要他是自願的快樂的,就是最有價值的,而這價值不需要別人來定義。

人活著,千萬不要活成一具外表光鮮亮麗,內里卻疲憊不堪的皮囊啊,活成那個樣子,你可能連後悔都不敢後悔。

在趙成的眼中,周誠實是皮囊,而在周誠實的眼裡,趙成是個有些小聰明的傻子。

不是傻子是什麼,這麼好的一個餡餅落在頭上,還表現得不情不願,好像勉強接受的樣子,別以為他沒看出來,這麼大的好事,他和王大力都要樂瘋了,只有趙成一個人無動於衷,這不是不樂意是什麼?

聽王書記的意思,集資建房這事兒還是趙成提出來的,他不趁熱打鐵,在王書記面前表忠心湊近乎,爭取在王書記那裡多表現表現,留個更加深刻的印象,卻從頭到尾像個沒事人一樣,一點表示沒有,完全浪費了那張好臉和那顆好腦子。

要是這主意是他想出來的就好了,那麼這次的功勞他肯定會牢牢地握在手中,絕不給任何人沾染的機會,尤其是王大力,想都不要想,不僅要全力以赴完成試點,後面的推廣任務也絕對不會讓別人截胡,徹徹底底的把該拿的政績一個不少的全拿上。

這次機會只要能抓住了,他再往上動一動,絕對是板上釘釘毫無疑問的事情,說不定有一天還能去市裡的機械廠鋼鐵廠之類的超級大廠當廠長,那他這一生的奮鬥也算是功德圓滿了,還可以福澤子孫後代,給他們的發展創造最好的條件!

可惜,一心想往上爬的人沒機會,有機會的人卻一點也不想往上爬,你說這事兒是不是太寸了,還能不能好了,你不願意就把機會讓給我啊!

周誠實後悔了,當初要是不惜一切代價把趙成拉到機械廠就好了,說不定現在就不用這麼抓心撓肝的著急眼紅了。

然而,如果趙成真去了機械廠,也壓根不會給周誠實出這樣的主意,王大力這人雖然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是有一個的最大的優點,就是待人真誠,趙成喜歡這樣的人,才會去想辦法幫他,而周誠實呢,為了往上爬連自己都可以犧牲,那麼犧牲趙成當然沒有任何的心理困難,所以趙成壓根不會幫他,信不著信不過,不願意走太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把自己給坑了。

凡事有因必有果,王大力因為哥哥和趙成的幫助,得到這樣一個大顯身手的機會,絕對和他的人品有著必然的關係。

「小趙啊,來,我敬你一杯。」周誠實笑眯眯的舉起酒杯,「像你這樣一表人才又聰明絕頂的年輕人,好多年沒見過了,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找我,能幫的我絕對二話沒有,真心想交你這個朋友。」說完將杯中酒一飲而荊

這話說的可真漂亮,人家既然這麼熱情,也不好不回應是不是?「既然周廠長都這麼說了,我就不客氣了,真有事兒想麻煩一下你。」

趙成也幹了一杯酒,放下酒杯就開始厚著臉皮提要求,「我想要一輛自行車。」

周誠實:「……」

特么的,胃口還挺大!

開口就是自行車,周誠實有點牙痛,客氣話這種東西聽一聽就好啦,幹嘛當真啊,這兔崽子真是比王大力還討厭,然而說出口的話潑出去的水,周誠實有點騎虎難下了。

有求於人,必然受制於人。

雖然恨的牙痒痒,但是如果自行車能換來往上爬的機會,周誠實是不會猶豫的。

「我這有一張自行車票,小趙要是需要的話,我先拿給你用吧。」周誠實心疼得直抽抽,這自行車票本來是他準備用來討好王書記老婆的,現在為了和趙成套近乎,只能忍痛割愛了,哎,反正都是要送出去的,只要能達到他想要的目的,送了也就送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