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40試點小組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學習學習經驗,方便以後在機械廠實施的時候沒有差錯?」周誠實還不死心,鍥而不捨的要在其中插一手。 「走開啊你,這是你想來就能來的,我才是小組組長,我說不讓你來你就不能來1喲呵,王大力一下子還抖起...

「我準備任命王大力為試點小組的組長,趙成為小組的副組長,共同負責這次任務,務必把紡織廠集資建房這件事辦好,成為縣裡推行這套方案的標杆,只要做的好,為工廠和工人實實在在的解決了問題,那麼,組織是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到時候我會親自去市裡,為你們表功。」

趙成有點懵逼,哈,這關我什麼事兒,不要隨便給我安排麻煩的任務啊,我根本不想參合這破事,就想混混日子拿拿工資,這種任務完成不一定能讓大佬滿意,不完成卻一定會讓大佬不開心,這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關鍵是,聽這意思只有結果達到完美,才會論功行賞給與獎勵,如果做的不好,那就呵呵呵了,也就是說不給錢白乾活還得小心吃刮落,你說這冤不冤啊冤不冤。

王書記覺得培養趙成是件好事,他必然也是接受的,畢竟這是縣裡一把手的看重,只要做的好絕對平步青雲,在縣裡佔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然而趙成卻不這麼想,他壓根不想混體制,也對當廠長當領導沒有任何興趣。

紡織廠是好是壞他壓根也不關心,能不能往上爬也完全不是他在乎的,看看周誠實周廠長就知道了,好不容易爬到機械廠廠長的位置上,頭也禿了,人也老了,就算在廠里捏著很大的權力,他依然要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和地位的威脅,每天勾心鬥角究竟累是不累?

趙成很清楚,十年後就改革開放了,國家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後大部分的國營廠子都得倒閉,許多的工人都要陸陸續續的回家吃自己,能倖存下來的絕對是少數,像縣裡這些既沒有核心技術又沒有品牌標籤的小工廠,只會在私營廠子的競爭中徹底的落敗,最後不復存在。

趙成雖然不是什麼能耐人,可是很清楚風口在哪啊,僅僅是站在風口上浪一浪,都能賺到足夠的資本,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根本沒必要現在就汲汲營營,迫不及待的往上爬,浪費了大好的時光。

對其他人難得的機會,對趙成來說卻顯得很雞肋,不過,既然上面還有王大力這個組長頂著,也不用急著拒絕,就算出現了什麼問題,王洪軍肯定不會放著王大力不管,只要他肯跟在後面擦屁股,大問題也成小問題了,那他就安安心心的在旁邊繼續混日子吧。

趙成表現的相當平靜,王大力和周誠實就激動得不得了了,這是一個巨大的立功機會啊!多麼難得啊,只要能妥妥的完成這個任務,功勞絕對是大大的有,而且是別人絕對搶不走的,不至於說事兒做了,功勞卻被人給撬走了。

這種搶功勞的事情是經常有的,而且有能力搶功勞的大都是他們惹不起的,立功機會實在太難得了,一旦出現絕對讓人打得頭破血流,無論什麼時候,陞官都是領導們最渴望的事情,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像趙成這樣面對機會還嫌棄得不行的,絕對是奇葩中的奇葩。

雖然不清楚集資建房的具體內容,但是王洪軍給自己親弟弟安排的任務,怎麼說也不可能是個坑,一定是可以出成績的好任務,周誠實有點著急了,像他這麼渴望往上爬的人,怎麼能忍受錯過這樣的機會?

「王書記啊,不光紡織廠可以試點,我們機械廠也可以試點啊,只要您一句話,讓我周誠實做什麼都行,我一定會妥善完成您交代的所有任務,拿出最好的成果,來回報您對我的信任和提拔。」周誠實迫不及待的給王書記表忠心。

「哎呀,小周你別急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再說了這集資建房是小趙提出來的,他們來做這個先頭兵是最合適的,只要他們實踐證明這個方法的可行性,第二個就輪到你們了。」

實際上,王書記讓王大力來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有私心的,雖然風險大,但是最大的果子絕對能徹徹底底的摘下,作為領頭人,以後集資建房這個方法推廣開來,他的影響力也絕對是最大的,不可能被後來者蓋過風頭去。

「那我能不能到試點小組裡打個下手,學習學習經驗,方便以後在機械廠實施的時候沒有差錯?」周誠實還不死心,鍥而不捨的要在其中插一手。

「走開啊你,這是你想來就能來的,我才是小組組長,我說不讓你來你就不能來1喲呵,王大力一下子還抖起來了,看著周誠實腆著個老臉不斷懇求老哥,他心裡真是不要太爽哦,簡直是揚眉吐氣!

「大力,注意你的態度。」王書記瞪了弟弟一眼,轉頭同意了周誠實的請求,「你可以隨時到紡織廠跟進任務進度,並且督促王廠長做好這個工作。」

「謝謝王書記,我一定好好學習經驗,並時刻督促王廠長不要偷懶,不要給任務拖後腿1周誠實開心了得意了,終於如願以償了,還拿到了一把尚方寶劍,如果王大力再和他瞎逼逼,就別怪他天天去紡織廠監督他最快最好的完成任務,好給他騰位置,他可是迫不及待的要乘著這股東風,好好的干出一番大成績。

「哥1王大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老哥,這不是找來了一隻攪屎棍噁心自己嗎?這讓他以後還怎麼愉快的玩耍啊,一想到要經常看見周誠實那個禿腦殼,他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別說話,我已經決定了。」王洪軍揮了揮手,他之所以瞅著周誠實在這裡的時候談這件事,就是為了把小周也拉進來,畢竟自己弟弟什麼樣自己最清楚,能力不大脾氣不小,還愛意氣用事,趙成雖然聰明伶俐,但是不一定能管住王大力,只能把周誠實拉進來,給王大力上個枷鎖,讓他別太跳太鬧,老老實實兢兢業業的把任務好好完成,他就謝天謝地了。

其實,周誠實和王大力平時見面就懟見面就懟的情景,也是他有意放縱的結果,不然稍微嚴厲的處罰一下,他們也不敢鬧得這麼明目張。

王書記覺得自己的弟弟實在太嬌慣了,從來一副天老大地老二的樣子,讓周誠實時不時打擊他一下挖苦他一下,反而有利於他認清自己,不要那麼狂妄那麼囂張,能更努力的追趕人家一下,讓憤怒和不甘成為一種前進的動力。

這也是他做哥哥的一片苦心啊,為了這個弟弟的前途他也是操碎了心,現在有了趙成的輔助,以及周誠實的監督,他就不信他這蠢弟弟還能把板上釘釘的事情給辦砸了!

這集資建房的事兒,一定要成,成了他才好安排下一步,不僅是把弟弟推上去,就連他自己,又何嘗不想往上動一動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