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37紡織廠和機械廠之爭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讓這麼一個能屈能伸能說會道臉皮比城牆厚的人物,落到了王大力手上,成了一個爐火純青的馬屁精,這不是糟蹋人才嘛! 「啊哈哈哈哈!聽聽,聽聽,周禿子你快聽聽,啊哈哈哈哈!聽見沒有,你才是禿子,我是美...

「你竟然敢和我比,我不知道比你帥多少好不好,不信的話你問問別人,看究竟是你更禿還是我更禿,」王廠長扭頭沖著趙成使眼色,「來來來,趙老弟你來評評理,看看誰才是真正的大禿頭1

趙成一本正經的摸著下巴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把兩個毛髮稀疏的地中海好一頓打量,看起來很像那麼一回事似的,「經過我仔細的觀察,發現王廠長的頭髮既烏黑又濃密,發質十分之好,光是這頭秀髮就能迷倒萬千少女,不愧是紡織廠頭號美男子,就是這麼飄逸!而周廠長呢,頭髮稀疏,暗淡無光,宛如被海洋圍繞的孤島,好似草原中的不毛之地,讓人不禁唏噓,凄凄慘慘戚戚……周廠長還是不要和王廠長相比了,螢火蟲怎能和皓月爭輝呢,簡直是蚍蜉撼大樹嘛,還是平常心的坦然面對吧,要堅強1

周廠長瞪大眼睛,看著這個睜著眼睛說瞎話,光明正大拍馬屁卻完全不會臉紅的帥小伙,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這可真他娘的是個人才啊,周廠長都開始後悔沒有堅持將趙成給弄進機械廠里,讓這麼一個能屈能伸能說會道臉皮比城牆厚的人物,落到了王大力手上,成了一個爐火純青的馬屁精,這不是糟蹋人才嘛!

「啊哈哈哈哈!聽聽,聽聽,周禿子你快聽聽,啊哈哈哈哈!聽見沒有,你才是禿子,我是美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廠長樂得前俯後仰,看著老對手一臉吃了翔的憋屈表情,他痛快得恨不得拿著個喇叭滿地圖廣播一圈,讓大家都來欣賞欣賞。

那「哈哈哈」的魔性笑聲足足在辦公室里回蕩了三分鐘,甚至傳到了門外,讓一眾渴望聽牆角的公務員好奇得抓心撓肝的,這究竟在開心什麼,王廠長和周廠長每次在王書記辦公室里遇見,就像火星撞地球一般,不撕逼打架的概率基本為0,怎麼今天會笑得這麼開心,聽著都像快笑抽過去了。

失策了失策了,竟然出門忘了帶捧哏的,平時在機械廠前呼後擁的,每日奉承話聽都聽到膩煩了,所以出門都不喜歡帶馬屁精,結果沒想到竟然還有想念他們的一天,以後一定要記住,多在身邊帶幾個像趙成這樣能說會道臉皮厚的馬屁精,遲早要把今天丟的臉給找回來。

「你這小子可以啊,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水平可真不一般的高,怎麼不把聰明用在正地方,非要學些邪門歪道,完全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周廠長不甘心的諷刺了趙成一句。

又惱羞成怒的回頭逮住要笑岔氣的王廠長好一頓人身攻擊,「還美男子呢,我呸,噁心不噁心啊你,找個鏡子好好看看你那皺巴巴的老臉,別人拍的馬屁也當真,臉紅不臉紅,要臉不要臉,多大的人了,還這麼不著調,能管好一個那麼大的廠子么?別年年虧本,年年讓政府補貼,給國家建設拖後腿1

好嘛,不僅人身攻擊,還揭短扣帽子,王廠長哪忍得了這個,擼起袖子就湊上去拽周廠長的領子,「放你娘的狗臭屁,誰給國家拖後腿了!明明是你們機械廠拿的資源最多,乾的事兒最少,我們紡織廠的女工們天天起早貪黑的,整個縣裡的布料,大部分都是我們廠做的,不知道惠及了多少家庭,讓多少百姓有便宜實惠的衣服穿1

周廠長才不怕王大力呢,老神在在的直戳人家心窩子,「然而我們廠一直是盈利的,給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財政和物資,可是你們紡織廠呢,年年虧損,月月拖後腿,總是要政府貼補才能養活那麼一大廠子人,說不得還是我們機械廠賺的錢養著你們紡織廠呢,你不說感謝我,還天天和我過不去,這不是恩將仇報是什麼,嗯?」

這一下來的太狠,連王廠長這樣的大心臟都有點受不住了,他放開周廠長,有些心虛的倒退幾步。

周廠長說的是實話嗎?確實是實話,紡織廠的效益確實是拍馬也及不上機械廠的。

機械廠屬於重工業,受到國家關注和各種支持,各項資源和設備都是極好的,各種優秀的人力資源也是先由著機械廠挑,挑完了剩下的才是其他廠的,因此技術資源也是過硬的,能自主研發技術修理設備,各種產品源源不絕走下生產線走進千家萬戶,每年的盈利十分可觀,是縣裡財政最大來源。

而紡織廠呢,雖然是縣裡第二大廠,但是在整個市裡卻不知道有多少個大大小小的紡織廠,上面不重視,也只有作為書記和哥哥的王洪軍,能多給王廠長提供一些資源和幫助,但那還是有限的。

設備老舊經常出故障,想買新的機器廠里又沒錢,生產效率比較低,次品率卻非常高,供銷社是不允許售賣不合格布料的,於是瑕疵品只能在小範圍流通,大部分沉積在庫房裡,作為福利給工人們低價購買,然而工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會購買瑕疵品,因為他們可以自己撿一些裁剪下來的布頭回去,拼拼湊湊就能縫件衣服,根本不用錢,於是瑕疵品是越積越多,很難處理。

成本高銷量低,每一次開工不僅不賺還得往裡倒貼,因此紡織廠只完成縣裡所規定的任務,哪怕市面上布料奇缺,紡織廠依然是虧本經營,只要不購買新設備新機器,引進更優秀的技術人員,紡織廠的處境只會越來越糟糕,甚至是惡性循環。

然而,國營企業的弊端就是,好的時候無所謂,壞的時候想扭轉想掉頭卻千難萬難,首先,更換機器的錢從哪裡來?紡織廠沒錢,只能縣裡拿錢,可是縣裡又不是只紡織廠一家在虧本經營,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厚此薄彼讓各廠鬧起來,在這個特殊敏感的時期,那王洪軍這個位置就坐不穩了,除非紡織廠自己想辦法起死回生,不然想從縣裡得到金錢和各方面的全力支持,是壓根不可能的。

然而,王大力並沒有這個能力,能坐上紡織廠廠長的位置,完全是因為有個好哥哥,雖然他想讓紡織廠超過機械廠,成為縣裡一哥,可那也只能是想想,或許只有夢裡才會夢見。

不是寶寶不努力,實在是寶寶有心無力啊,王寶寶特別特別的委屈,哭唧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