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30爛泥的心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而且會越來越優秀,院子里的人都是為你而來的,幹嘛要這麼看輕自己?」 趙成望著天上的星星,彷彿透過星星看到了另一個世界,「明明是一灘爛泥,卻為了成為別人眼中的優秀,而做出一些不得不做的努力,以...

馬上要開飯了,鄭言卻沒在院子里看到趙成的人影,房間里找了找,最後在後院里找到了趙成,趙家的後院很小,只堆放了一些雜物。

而趙成正坐在一堆麥稈上,一邊抽煙一邊仰著頭看星星,星星很亮很亮,趙成的眼睛也很亮很亮,那身影卻略顯寂寥,有點像孤傲的狼,又有點像孤單的小狗,有點傻乎乎的倔強。

「怎麼自己個兒坐在這裡,馬上要開席了,你可是主角啊,怎麼能缺席。」鄭言走過去拍了拍趙成的肩膀。

「鄭言,我問你啊,什麼樣的女孩你才會喜歡,漂亮的,聰明的,還是能幹的?」趙成忽然轉頭問他。

「如果可以選的話,當然是又漂亮又聰明還很能幹的。」鄭言毫不猶豫的回答。

「也就是說,越優秀越好是吧?」

「當然啦,如果能娶到這樣的女人,爹娘會很高興,我也有面子埃」

「面子。」趙成忽然笑了一下,「如果是一個讓你很沒有面子,但是真心喜歡你的女人,你會娶她嗎?」

「沒面子是指什麼?」

「又丑又窮又懶又一無是處,像一灘爛泥一樣,只有心是乾淨的清澈的單純的,只喜歡你的。」

「不要。」鄭言搖了搖頭,「喜歡我卻不能給我帶來任何好處,這種喜歡反而是一種負擔啊,我需要有人和我一起承擔生活的重擔,而不是和一顆什麼也幹不了的心過日子,再真心的喜歡也會讓我逐漸厭煩。」對自己兄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鄭言直接說出了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果然,大家都不喜歡爛泥,」趙成嘆了口氣,神色有些莫名的晦暗,「可我就是一灘爛泥埃」

鄭言的耳朵很尖,聽清了趙成的嘆息,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你怎麼可能是一灘爛泥,你這麼優秀,而且會越來越優秀,院子里的人都是為你而來的,幹嘛要這麼看輕自己?」

趙成望著天上的星星,彷彿透過星星看到了另一個世界,「明明是一灘爛泥,卻為了成為別人眼中的優秀,而做出一些不得不做的努力,以此來保住在家庭的地位,以及在人際關係中的地位,徹底掩蓋自己是爛泥的事實,但是實際上,爛泥還是爛泥啊,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依然是。」

鄭言有點聽不懂趙成在說什麼,以為他說的是以前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時候,實際上趙成說的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了隔了整整一個世界。

在那裡,趙成從小就是一個很優秀的孩子,特別特別優秀,優秀到大家都很愛他,可是他不開心非常不開心,每天都被期待壓的喘不過氣,可是大家的喜愛令他無法停下來,如果他不能達到他們心中對他的想象和期待,就會承受他人因失望而產生的成倍的埋怨和指責。

父母將自己所有未實現的願望和夢想寄托在他身上,希望他完成他們沒有完成的夢想,成為他們希望他成為的樣子,倘若趙成有一點不情願和反抗,父母老師親人都會輪番上來譴責他教導他甚至是懇求他,以愛的名義給小小的他帶上沉重的枷鎖,他的每一步成長都伴隨著忍耐和痛苦。

終於有一天,他受不了了,他徹底崩潰了,他掙脫開了身上的鎖鏈,成了所有人眼中,離經叛道的壞小孩,無論父母親人朋友怎樣的哭求,他都無動於衷,無所事事的混著每一天,開開心心的浪費所有可以浪費的時間。

於是他失去了所有,成了一灘無人理睬的爛泥。

誰會喜歡一灘爛泥呢?不可能的不存在的,當你不存在任何的價值,自然再不會有人因為你的價值而喜歡你對你好,可作為爛泥的趙成,卻活得很開心,從未有過的開心,縱使生活的很艱難,也不影響他對重獲新生的感激。

是的,他是感激的,感激自己,能夠有勇氣真的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別人而活,不為了成為優秀的人而成為優秀的人,他可以活得很邋遢很糟糕很爛泥,縱使孤獨了一點,但正因為這份孤獨來得如此珍貴,而使他心中充滿了感激和幸福。

再也不用在別人面前裝模作樣,而顯得自己與眾不同出類拔萃,再也不用沒白天沒黑夜的努力用功,僅僅是為了他人或真心或假意的誇獎,不用成為父母炫耀的工具,也不用為了顯得不孤單,而將自己隱藏在一群其實不怎麼喜歡的朋友里,看起來人緣很好的樣子。

趙成雖然過上了自己喜歡的生活,偶爾,還是會覺得心裡有個地方空蕩蕩的,一些念頭總是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我這個樣子,還會有人愛上我嗎?不愛我光鮮亮麗的外在,只愛我滿是塵埃和荒蕪的內心。

可,那又憑什麼呢?

我什麼也給不了,又憑什麼期待別人的給與,如果我不能使對方體面光鮮的向全世界誇耀,我又憑什麼要求對方能拒絕所有優秀的人,只為了我這個一無是處又不想努力的爛泥?

啊哈,自由和愛情果然很難兩全,當你在乎一個人,在乎他對你的看法的時候,你的自由就像沙漏里的沙子,被圈養在了小小的瓶子之中,想逃離又不舍,可是不逃又重蹈覆轍。

「如果僅僅是因為你表現的很優秀而喜歡你,而不是因為你是爛泥一樣的你,這樣有條件的喜歡,真的有意思么,如果不是那麼純粹那麼珍貴的喜歡,憑什麼要把自己的心交出去呢?」趙成有些難過的熄滅了手中的香煙,用手搓了搓有些冰冷的臉頰,卻發現手比臉還要冰冷。

「肯定會受到傷害的吧,一旦被發現那個一無是處一灘爛泥一樣的自己,肯定會被討厭的啊,朝夕相處的話,該怎麼一直假裝自己是一個很優秀的人?一直帶著面具好累的,被拆穿了也很狼狽,爛泥也是有脾氣的,不想那麼委屈自己呀。」趙成從麥稈堆上跳下來,伸了個懶腰。

一回頭,又是那個笑容燦爛沒心沒肺的趙成,「走吧小言言,我們去吃大餐,再不過去肉肉就要被別的小賤人給搶走了。」

趙成摟著鄭言的脖子,回了人聲鼎沸的前院,只留下天上有點孤單寂寞的小星星,一閃一閃的眨著大眼睛,有點想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