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29陳書記駕到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臉陰險笑容的陳書記,只感覺一股涼氣從尾椎骨往上竄,涼得他頭皮發麻。 書記不愧是書記,好一個恩威並施,這樣的把柄捏在他手裡,他趙石敢說個不字嗎?難怪這傢伙能坐上現在這個位置,平時一副斯文敗類的模...

有些人的人情是很有價值的,而有些人的人情是相當廉價的,並且這些價值會隨著人社會地位的改變而改變,精明的人會投資值得投資的人情,並且向身邊的人灌輸好人觀,因為好人的人情是最廉價最划算的,光道德上的讚美就能得到無償的幫助,實在是再合算不過。

就像很多父母喜歡將自己的小孩改造成乖小孩,哪怕知道會因此使他們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創造力,可為了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孩子,他們依然選擇這樣的方法,以愛的名義,強迫孩子乖乖的走上父母選擇的道路。

成長其實就是,被改造和拒絕改造的過程,連「不」都沒有勇氣說出來的孩子,根本沒辦法脫開他人的束縛,掌控自己的人生,那麼這些乖孩子的人情價值和那些好人的人情價值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回報也沒有任何代價,只需要一句誇獎。

拿到了趙石的人情,馮嘉偉正心情舒暢的準備再吹捧幾句,卻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哪裡需要找馮所長借錢,趙隊長要是缺錢的話,直接來公社和我說嘛,作為你的領導你的同事,就是時刻準備為你分擔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我直接給你預支兩百塊錢工資,也不用你還,直接從以後的工資里扣,不就行了嗎?」

陳書記頭髮抹油后梳,一身筆挺的中山裝,人模狗樣的走進門,身後還跟著點頭哈腰,一臉狗腿像的小黃辦事員,正提著大包小包滿頭大汗,以及穿著白襯衫西裝褲一副城裡人打扮的陳剛。

看見來人,院子里正在嘮嗑的一眾人等,都像突然被咬了屁股一樣蹦了起來,驚慌不已。

「陳書記怎麼來了?」趙石有些疑惑的看著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

「怎麼,我還來不得了?」陳書記忍不住刺了趙石一句,「連請客都不記得請我,你這小子也太不講究了。」

「這不是怕你貴人事忙,請了也來不了嘛。」趙石下意識回刺了一句,又突然反應了過來,「你剛剛說預支工資的事兒,是真的嘛?」如果可以預支工資的話,那就根本用不著找人借錢了,畢竟錢好還人情難還,以趙石的個性,能不麻煩別人還是不太想麻煩別人,誰家也不寬裕,如果能朝公社伸手,那自然是極好的。

「我說的話還能有假嘛,你明天只管找小黃辦這個事兒,」陳書記內心有些暗爽,看,你這老小子也有求到我的時候,讓你平時那麼橫,還不是得求著我?

趙石雖然看不慣陳書記,老和他頂牛,但是人家既然真心誠意的幫忙了,兩人又沒有什麼大仇,也就是些小齷齪,既然今天陳書記遞了台階過來,不下就有點太不講究了,「那就多謝陳書記了,真是幫了大忙了。」

「你這錢是給趙成買房子的吧?」陳書記突然問。

「這個……」趙石眉頭一皺,這老狐狸是在門口偷聽了多久,還要臉不要了。

「是不是上面有什麼新政策啊,不然怎麼可能允許拿錢買房?」其他人還沒想到的東西,敏感的陳書記一下就發現了其中的蹊蹺之處,不由有些抓耳撓腮的想搞清楚。

「我也不是很清楚啊,這種事兒我怎麼可能知道。」趙石揣著明白裝糊塗,眼神飄忽的敷衍了一句,集資建房這事當然不能嚷嚷的滿世界都知道,剛才要不是為了借錢,也不會把買房的事情說出來,但是沒想到這老狐狸這麼精,聞著魚腥味就想要抓到魚。

「咳,我可跟你說啊,剛剛我還幫你解決了一個大事兒呢,」陳書記是什麼人,哪能看不出來趙石不想說,可是他今天可是有備而來的,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敷衍過去。

「好像是你一個姓吳的親家,叫什麼什麼春的,拖家帶口的跑公社說要舉報你仗勢欺人,毆打了她的兒子,本來按規矩的話,被舉報的幹部,必須停職審查的,可是我想著趙石你一直奉公守法愛崗敬業,是組織的好乾部好同志,怎麼會幹這種事情呢,絕對是污衊,絕對是一派胡言,於是將那群人全都拿下,關在了拘留所里,等待進一步的調查。」

趙石一臉懵逼的看著一臉陰險笑容的陳書記,只感覺一股涼氣從尾椎骨往上竄,涼得他頭皮發麻。

書記不愧是書記,好一個恩威並施,這樣的把柄捏在他手裡,他趙石敢說個不字嗎?難怪這傢伙能坐上現在這個位置,平時一副斯文敗類的模樣,沒想到骨子裡是頭狼啊,藏的還挺深。

之前聽到親家叫囂著要去告狀,趙石還沒往心裡去,因為這絕對是兩敗俱傷的事情,就好像為了一點舌頭碰牙齒的事情,隨意動用殺傷性武器,沒有任何好處可言,完全的損人不利己,只有傻子才會這麼干,可沒想到親家一家人真的傻到了這個地步,自己把自己送進了拘留所。

不過陳書記的態度也很可疑啊,都拿到了這樣的把柄了,他趙石不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他宰割了么,幹嘛還主動借錢給他,並不像要威脅他打壓他的樣子,反而看著像有意交好,這是為什麼呢?他家有什麼值得陳書記投鼠忌器的東西?

趙石想了想,突然靈機一動,貌似回來的路上聽兒子提過一嘴,王廠長是縣上王書記的親弟弟,難道陳書記是因為這個來的?

趙石連忙回頭看了看滿臉帶笑的三人,以及他們帶來的大包小包的東西,心裡又確定了幾分,如果是來找茬的話,怎麼可能帶這麼多一看就不便宜的禮物,而一向不登門的陳書記,百忙之中紆尊降貴抽空來拜訪,並且專門帶著自己在縣政府做事的兒子,這顯然不是單純來吃飯的,那麼目的就呼之欲出了。

哼,原來是來抱我兒子大腿的,那我還慌個鎚子,懟他!

「打了就打了,多大個事兒啊,我每天帶著一群民兵,不知道得打多少次架,每個人都去舉報我,那我還要不要活了,身正不怕影子斜,要查就查隨便查,我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組織對得起人民,我才不怕咧1說完滿不在乎的回頭喊了一聲,「秀秀,飯菜弄好了沒?」

廚房裡的李秀秀馬上答應了一聲,「快好了快好了,馬上就開席1

陳書記懵逼了,坐在主桌的其他同志也懵逼了,哎喲喂我的趙隊長,你真的聽懂陳書記剛才的意思了嗎?你差點就被舉報了哦,你差點就停職審查了哦,再不哄哄書記大人,你這小命還要不要了?

這時候不關心小命,還關心什麼吃飯不吃飯的問題,我滴個老天爺,再好吃的飯菜有命重要嗎?簡直要被這頭倔驢給氣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