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23告狀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摸人家的手,還要臉不要了?要是小嫂子小媳婦上來摸一摸,人家就勉強從一從,滿足一下人民群眾對革命領導的愛戴之情,你個滿臉褶子的老婆子,就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了,還是去摸小黃吧。 小黃很懵逼,小黃很...

「這是鬧什麼呢?」陳書記叼著煙走出來,旁邊跟著幫他推著自行車拎著包的小黃辦事員,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正要回去老婆孩子熱炕頭呢,咋門口又有鬧事的呢?你說這人也忒不講究了,要鬧上班的時間來鬧多好,他還能打發打發時間,這上趕著下班時間鬧,這不存心找茬么這。

陳書記臉色不好,官威就重重的壓在了吳春來一行人的身上,連邊上的小黃都心裡直發顫,只有黃大爺正直善良無欲無求,所以沒啥好怕的,直接在旁邊說明情況,「這群人沒有介紹信還想進公社,被我攔了下來。」

陳書記聞言點了點頭,「不錯,就該這樣,無規矩不成方圓,沒開介紹信怎麼能擅自進公社呢,老黃做的不錯。」哼,讓你們這群傻比下班堵我,就不讓你進,不讓不讓就不讓,略略略~

吳春來急了,怎麼還沒告狀就先惹得領導不高興了呢,這樣她還怎麼愉快的報仇了?

「領導啊,我不知道這個規矩,但是我是真的有冤屈啊!我是來割委會舉報的,求領導為我做主啊1說著就要上去握住陳書記的手,表達人民群眾深切的信任和依賴。

然鵝,陳書記鱗波微步該閃就閃,毫不遲疑的避開了吳春來的咸豬手,你說你個五十多歲的老婆子上來就摸人家的手,還要臉不要了?要是小嫂子小媳婦上來摸一摸,人家就勉強從一從,滿足一下人民群眾對革命領導的愛戴之情,你個滿臉褶子的老婆子,就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了,還是去摸小黃吧。

小黃很懵逼,小黃很委屈,吳春來沒有摸到領導高貴的小手手,尷尬得一匹,只能將就小黃那黑不溜秋的雞爪子,隨便握了一握,摸了那麼一摸,還滿臉嫌棄。

看吳春來那副又遺憾又嫌棄的表情,小黃心裡苦啊,他這是招誰惹誰了,一整天卑躬屈膝奉承討好做著陳土皇的狗腿子,他容易嗎他,結果臨到下班了還得被個糟老婆子非禮,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快放手啊,槽,還沒摸夠嗎?!這滿臉的嫌棄難道是假的嗎?

陳書記不僅是公社書記,更是鄉割委會主任,完全的大權在握,如果頂頭上司不是縣高官兼縣割委會主任王洪軍,那樣正直清明嫉惡如仇眼裡揉不得沙子的老革命,恐怕就可以橫行鄉里魚肉百姓,做一個真*土皇帝,然鵝,小猴子根本逃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他也就只敢在辦公室里擼擼牌,欺負欺負小黃這樣的小狗腿,其他壞事兒都是不敢幹的,深怕被頂頭上司捉到小辮子,那就真*死翹翹了。

舉報啊告狀啊之類的確實是陳書記陳主任的工作範疇,於是他勉強扯出個笑容,「那你是要舉報誰啊?」

「趙石!就是那個民兵隊長趙石1吳春來總算能達成心愿了,簡直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渾身上下都有勁了,「他今天指揮手下大幾十號民兵仗勢欺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將我三個兒子都打了一頓,您看看,我兒子都被他打成什麼樣了?!請領導大人為民做主啊!!1

陳書記一聽趙石兩個字,那嘴邊的笑容就僵住了,再看看眼前那老弱病殘的可憐模樣,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跳,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若問公社他陳書記最煩誰最討厭誰,那就非趙石莫屬了,雖然因為一些原因,不想真把他怎麼樣,可是若能找到機會噁心噁心他,打一打他的囂張氣焰,陳書記還是挺樂意乾的,讓這王八蛋總是瞧不起他,還老使喚他,給他臉色看,不弄一弄他,對不起自己真*土皇帝的高貴身份!

可惜,如果這老婆子早點來,他或許還有興趣和趙石過過招,但現在是不行了,這老趙家不知道是不是祖墳冒了青煙,竟然讓那個不學無術遊手好閒的小兒子,進了紡織廠當工人,當工人也沒什麼,關鍵是他當了王大力的司機!

王大力是誰,是紡織廠廠長兼廠高官兼廠割委會主任,是縣高官兼縣割委會主任王洪軍的親弟弟,是他陳新頂頭上司的親弟弟!親弟弟啊!重要的話說三遍!

現在陳書記還正發愁該怎麼和老趙家改善改善關係呢,心裡難受得一匹,為啥他兒子就沒有這個運氣?他是費盡心機用盡關係才把兒子塞進了縣政府,可是作為一個小小的辦事員,他兒子壓根連王書記的門都摸不到,倒水擦桌子的活都搶不著。

今天聽到他託人帶回的最新消息,才知道原來趙成已經進了紡織廠,還在王大力的帶領下進了王書記辦公室,談笑風生了半個小時,王書記多忙的一個人啊,能和他在辦公室聊那麼長時間,真是,真是嫉妒死個人了!

誰當王大力的司機不好,非要是老趙那個烏龜王八蛋的兒子,陳書記心裡真是憋屈極了,本來趙石這傢伙平時就十分囂張十分不給面子,以後怕不是要騎到他頭上去了?!可他能怎麼辦呢,他也很絕望埃

說到底他們倆也沒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頂多只是性格上不太對付,作為一個政治工作者,最不能的就是帶著情緒做工作,既然趙石的兒子有這個造化,說不定對於他來說還是一個機會,只要他能忍氣吞聲,和趙家處好了關係,說不定也能順著這根線往上爬一爬。

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既然趙家已經今時不同往日,陳書記也準備改變一下對他們家的態度,至於今天這些人嘛……

「小黃,你過來。」陳書記勾了勾手指,小黃乖乖的把耳朵湊了上去,兩人嘰里咕嚕一通耳語。

小黃點了點頭,轉身跑回了公社大樓。

吳春來滿懷期待的看著老神在在的陳書記,心想,難道陳書記已經決定要為我出氣了?這是去叫人去了?那我要不要給他們帶路啊,萬一他們找錯路了,不得耽誤了抓趙石的時間,可是我腰還很疼的,越來越疼,兒子都受傷了,讓媳婦帶路又不放心,哎,家裡這些人真是一點都靠不住,只好我在幸苦一下,帶傷去帶路了,興許領導看在我這麼用心的份上,給我一些獎賞也說不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