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22公社門房大爺的阻攔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去,割委會是什麼地方,她清清楚楚,普通人沾上了,輕則傾家蕩產,重則家破人亡,雖然她今天也非常生氣非常沒面子,恨不得趙家趕緊倒霉,但是自己是絕對不願意參與進去的,況且,是吳春來的兒子被打了,又不是她的兒...

吳春來是誰,是紡織廠家屬樓樓中一霸,上罵樓上七十歲老婆婆,下揍樓下三歲奶娃子,吵遍紡織廠無敵手,人稱超級攪屎棍,沒事攪三分,有事就訛人,不鬧事就不舒服斯基,何曾受過此等侮辱此等欺負,完全對不起自己五十多年來橫行霸道闖下來的偌大名頭!

今兒這仇是一定要報的,絕對不會屈服於鄉下民兵隊長的淫威之下,一個芝麻綠豆大小的土官,也敢對她動手,她可是光榮的工人階級家屬,吃的是供應糧,家裡端的是鐵飯碗,是這樣一個鄉下泥腿子可以隨意欺辱的嗎?!她一定要讓趙家嘗嘗仗勢欺人的後果,讓他們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給她當面下跪求饒!

吳春來捂著疼痛不已的腰,像一個廢人一樣,把全身的力氣都依靠在正小心翼翼扶著她的趙華身上,一邊罵還一邊掐她胳膊,隔著幾層衣服依然掐的趙華臉色一會漲紅一會慘白,卻壓根不敢叫出聲來,「都怪你個吃白飯的攪家精,好好的非要慫恿著向前來學什麼開車,現在把我一家都害慘了,竹籃打水一場空不說,還落下了一頓毒打,可憐我三個兒子哦,都被打成這個樣子了,明天還怎麼上班啊,等我去了割委會,一定要讓領導給我做主,讓趙家給我賠醫藥費營養費誤工費,讓你趙家賠的傾家蕩產1說完還用腳使勁的踢趙華的腿肚子,恨毒了的樣子。

趙華根本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忍受,今天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如果不讓婆婆發泄一下怨氣,以後還不知道怎麼折磨她,現在她已經沒有人撐腰了,除了忍也只有忍了,不然還能怎麼樣?

「王淑琴,你跟我一起去割委會告狀吧,」吳春來踹幾下就累得氣喘吁吁,腰更痛了,一邊抽氣一邊還不忘記找同盟,「你看你今天也白來了一趟,怎麼也不能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吧。」

王淑琴才不想去,割委會是什麼地方,她清清楚楚,普通人沾上了,輕則傾家蕩產,重則家破人亡,雖然她今天也非常生氣非常沒面子,恨不得趙家趕緊倒霉,但是自己是絕對不願意參與進去的,況且,是吳春來的兒子被打了,又不是她的兒子被打了,去了也只是個陪襯,弄不來任何好處,反而要沾惹一身腥,完全沒有必要,反正吳春來會去,她去不去就無所謂了,等著看戲就好。

「我還有事,就不去了。」王淑琴指了指另一條路,「喏,那邊就是公社小樓,你要去就快去吧,再不去人家今天就要下班了。」說著帶著兒子媳婦孫子孫女繼續向前走,腳步越走越快,三下兩下就和吳春來一家拉開了距離。

「老伴啊,還是算了吧,別找事了,今天已經夠鬧騰的,還是消停一點吧。」李家毫無存在感的大家長李衛國終於發話了,他一聽割委會三個字,就覺得背後涼颼颼的,根本不想進那個大門,雖然今天和親家鬧得很不愉快,他也十分不高興不痛快,但是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完全不可收拾,哪怕是為了自己的小孫子,也不能真的舉報親家,這樣以後還怎麼和其他的親家處關係?

李家可不止一個媳婦,平時幾個媳婦雖然非常不對付,整天吵吵鬧鬧的,可是真遇到這種大義滅親的事兒,難免會兔死狐悲,趙家真因為舉報有什麼事兒的話,家裡的媳婦還能跟他們一條心嗎?還不整天相互提防著,他們老了還得靠這些媳婦伺候呢,可不能一下子!

然鵝,李衛國以前管不住吳春來,今天照樣管不住吳春來,無論他好說歹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吳春來都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完全當李衛國在放屁,哪怕捂著腰撅著屁股,一步一抽搐,也要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進割委會大門。

「幹嘛的啊?」公社的門房大爺攔住了一行人,有些疑惑的打量這群老弱病殘。

「來舉報的1吳春來脖子一梗,像一個光榮的革命烈士,滿面紅光,眼神興奮,好像不是要去打擊報復別人,而是要去堵槍口炸碉堡,整個人的心中充滿了將要做大事的豪情。

門房大爺一聽「告狀」兩個字,看他們的眼神都不對了,本來和善的表情一收,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眼神中透著徹徹底底的厭惡,這年頭的人還是很樸實的,最恨的就是這些舉報的告狀的告密的寫大子報的,每次一遇上這種人,就有一個家庭要遭受滅頂之災,稍微有點人性的都不會來公社幹這種事兒,哪怕是扯皮了打架了鬧矛盾了,私下解決不行么,非要舉報別人,弄得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

會樂呵呵的來幹這種事兒的,基本上都是從根子里腐爛了的壞人,門房大爺對這種人又害怕又厭惡但又不能拒絕,畢竟他只是一個看門的,不是割委會的主任,沒辦法直接將這群毒瘤打出去。

但是善良的門衛大爺也有自己的招數,來對付這種討厭的壞人,「請問有介紹信嗎?」

「啥?啥介紹信?見領導還要介紹信?」吳春來洶湧澎湃的革命激情遭到了冷水攻擊,有點不開森了,彎著的腰都挺直了一點,有些兇狠的瞪著門房大爺。

大爺完全不慫,公事公辦的拿掃帚掃了掃地上的灰,語氣懶洋洋又十分堅定,「快下班了,沒有介紹信不能進去,有事的話請先去所在街道開介紹信,拿著信才能來公社找領導彙報事情,不然誰想進就進,還要我這個門房幹什麼?」來公社確實需要介紹信,但是他們平時管的也不嚴,如果是鄉里鄉親的有事要辦,大爺會熱情的幫忙去公社找人,一句謝謝就能讓老大爺樂呵一整天,完全不是吳春來此刻這冷冰冰的待遇。

老大爺十年如一日的掃地技術不是蓋的,門口本來一塵不染的,生生的被他掃的灰塵滿天飛,把李家人嗆得咳嗽連連,卻礙於公社的威嚴不敢吭聲,兒子媳婦們有些尷尬的站在那裡,心裡實在是不想在這兒繼續待了,只能一邊咳一邊勸說吳春來改天再來。

「娘啊,還是回去吧,沒介紹信又進不去。」

「是啊是啊,改天再來吧。」

「都到飯點了,孩子都餓哭了。」

「老伴,不要再鬧。」

吳春來都要被這些孬種給氣死了,怎麼都這麼慫這麼沒有骨氣啊,被人家打成這個熊樣了,還不想著報仇,都到公社門口了,竟然還不敢進去!

他們慫,她吳春來可不慫,她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嗎?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不!我今天就非要進去了,我一定要舉報趙石那個王八蛋,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