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17趙螃蟹橫著走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出,懶得和他磨嘰,直接祭出殺傷力武器,「娘啊~快哭1 「哇!!!老婆子心裡苦啊!家裡沒米下鍋,娃娃天天大哭,沒吃過一頓飽飯,一輩子都是破衣爛衫……」李秀秀一屁股坐在地上,嗓門震天的大,乾打雷不...

小沈小張還是有點太天真了,以為把趙成一家人送走就完事了,可是哪有那麼便宜的,請神容易送神難沒聽過么?

趙成讓老爹在門口等著,帶著老媽去辦入職手續,有兩人說明情況,入職手續辦的很是順利,工會的周主任十分配合,前後不超過十分鐘就蓋好章,把兩套工服發到了趙成手上,還笑眯眯對趙成來了一句:「歡迎趙同志加入紡織廠,廠工會就是為工人解決問題的地方,你要是需要任何幫助,可以來工會告訴我。」

這本來就是一句客氣話,但是趙成彷彿等的就是這一句,「周主任啊,我有困難啊,我現在就需要幫助!請組織一定要幫助我1趙成上前一步,深情款款的握住周主任的手,就像某某民工拉著某某領導那般淳樸那般厚道那般情深義重……

小張僵住了,小沈僵住了,周主任也僵住了,這是要幹嘛?參加工作第一天就要搞事情啊?人家就是說說而已,不要當真啊喂!

「我家裡窮啊,地里分到的那些糧食根本就不夠吃,周主任你能不能幫個忙,提前給我預支一點工資?」趙成舔著一張油光水滑的臉,連油嘴都沒擦乾淨,入職第一天就開始哭窮要錢,簡直是讓身經百戰的工會主任也目瞪口呆,這哪裡像窮的吃不飽飯的,身上那股子肉香還沒散呢,咋可以這麼不要臉啊?!

「這個,你這一天班都沒有上,就想預支工資,這是不太和規定的……」周主任一臉拒絕的解釋著,預支工資其實是常有的事兒,不過都是在工廠幹了一輩子的老油條,真的沒米下鍋了,才會舍了臉皮來工會哀求,但是工廠的年輕人哪怕是要餓死了,也是沒那個膽子來工會的,都是找親戚朋友借,哪有像趙成這樣的滾刀肉,剛來還沒站穩腳跟呢,就敢來工會鬧事了,要不是看在小張小沈的面子上,真想立馬趕出去。

小張小沈如果知道了,肯定會說,千萬不要給我面子,一定要現在立刻馬上趕出去!不然就晚了!

周主任的戰鬥力還是太弱了,拒絕得也太委婉,趙成根本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懶得和他磨嘰,直接祭出殺傷力武器,「娘啊~快哭1

「哇!!!老婆子心裡苦啊!家裡沒米下鍋,娃娃天天大哭,沒吃過一頓飽飯,一輩子都是破衣爛衫……」李秀秀一屁股坐在地上,嗓門震天的大,乾打雷不下雨,哭窮還哭出節奏感來,那唱腔歪瑞的專業,一看就是不給錢就不起來的滾刀肉老油條。

周主任一臉懵逼,這招進來的究竟是什麼牛鬼蛇神,這波操作簡直騷的一匹,完全不帶掩飾的,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說好的不率先使用劾武器呢,怎麼一上來就掀桌子!這也太不科學太不講究了!讓別人還怎麼玩?!

李秀秀其實也是有點懵逼的,在廠工會辦公室這麼高大上的地方哭窮鬧事,她還是第一次,可是寶貝兒子都讓她哭了,不哭多不給兒子面子,那隻能卯足了力氣哭個驚天動地的!

門口漸漸開始有許多人假裝路過的探頭探腦,周主任簡直頭都大了,趙成可以不要臉,他堂堂周主任可是要臉的,於是急忙將房門一關,回頭氣呼呼的瞪著趙成,「說吧,要多少?1反正是預支工資,到時候在他工資里扣就行了,也沒必要弄得太難看了,惹不起就滿足你還不行么?

「就預支個一二三四五七八百吧,你看著辦咯~」趙成指了指自己專業哭窮兩百年的老娘,滿臉的幸災樂禍,早點同意不就好了,非逼我出大招,真是的,人生苦短,老實人何苦為難老實人?

「只有一百,不能再多了1周主任使勁一揮手,表情堅定,支一個月的工資就是極限了,一百塊能買多少東西啊,就算全家敞開了吃,都能把肚皮撐破了,這一家人又不是豬投胎的,哪有那麼能吃!

「才一百啊,」趙成咂咂嘴,覺得有點少,可是他老娘已經眼睛放光的爬了起來,使勁的拉扯趙成的衣角,意思是見好就收吧。

「好吧,一百就一百,不過還要給我一些糧票油票工業票啊之類的,有多少要多少。」趙成大發慈悲的高抬了一下貴手,反正來日方長嘛,都是一個廠的兄弟,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缺錢了再來一趟嘛,多大點事兒~

周主任還是低估了趙成的無恥程度,整個人被氣樂了,「我哪有票給你,每個月的票都是有數的,這月的都已經發下去了,下個月的票還沒來呢1

趙成撇撇嘴,他才不信呢,工人的各種工資津貼以及福利都是工會管著,肯定有多餘的票留著以備不時之需,票肯定是有的就看願不願意給了,他回頭又開始招呼老娘,「娘啊,繼續哭~」

李秀秀一拍大腿,就要開始嚎,周主任連忙大喝一聲:「停!!!我給!我給還不行嘛!!1真是怕了這家人了,這是王廠長派來玩我的吧,絕對是派來玩我的吧!我究竟是做錯了什麼?給條活路不行嗎?!

最後,李秀秀一手拿著一大摞大團結和各種票,一手抱著兩套嶄新的工作服,跟在像螃蟹一樣橫著走的趙成身後,整個人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兒子,我們發財了~發財了~啊哈哈哈哈~」

小張小沈奄了吧唧委委屈屈的跟在後面,像兩個小可憐,感覺以後再也沒臉進工會了,感覺做了一次實實在在的汗奸,把趙成這頭惡狼引進了羊群,這心裡哦,實在是愧疚的慌。

「哦,對了,你們兩個把自行車借我一下吧。」趙成突然回頭,把兩人虎了一大跳,整個人都不好了!

借車是不可能借車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借車的!車是什麼?車是男人的小老婆,自己白天疼啊晚上疼的還疼不夠呢,怎麼能借給別人糟蹋,不可能的不存在的,想都不要想,簡直是白日做夢!

兩人是拒絕的,然而並無卵用,還沒等他們大膽的開口說不,趙成就臭不要臉的使出必殺技,「想知道房子的事兒嗎?」

兩人要張開的嘴徹底閉上了,內心開始劇烈的掙扎,情感和理智開始劇烈的拉扯,一邊是貌美如花的小老婆,一邊是寬敞明亮的大房子,究竟孰輕孰重孰是孰非?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兩人經過了情感上強烈的自我譴責,又經過了理智上絕望的自我批評,最終還是流著悲傷孤獨的眼淚,讓趙成大模大樣的推走了自己心愛的小老婆……

別了,我的愛……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嗚嗚嗚嗚……

不要啊!快把老婆還給我!求你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