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16打包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的小命去賭未知的前途?一點也不值得,沒必要。 酒足飯飽,趙成叫來飯店的經理,指著桌上的菜,「把這些全部給我打包了,再給王廠長開個房間睡一覺,等他睡醒了再送他回去。」 「好,您放心...

酒和菜很快就上來了,還沒開始吃,老王就舉起酒杯和趙成碰了一個,「老弟你既然選擇跟著我王大力,我王大力肯定不會虧待你的,呆在紡織廠雖然沒有呆在組織里那麼光鮮體面有地位,但是咱們福利好啊工資高啊,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絕對不會餓著你,來,我們干一杯,為了美好的明天,為了偉大的祖國~我先干為敬1王大力舉起酒杯,一口就悶了。

「我相信以王廠長的能力,絕對能將紡織廠打造c縣裡第一大廠,能進這樣的廠子,是我趙成的榮幸,在這裡我祝願王廠長身體健康,紡織廠財源廣進1趙成也一口悶了。

兩人推杯換盞,吃吃喝喝,越說越高興,王大力一不小心多喝了幾杯,面紅耳赤的倒在了飯桌上,不一會就打起了震天響的呼嚕。

趙成喝的少,雖然滿臉通紅,實際上人很清醒,獨自大口大口的吃著肉,仔細思考著今天所經歷的一切。

為什麼當王洪軍招攬趙成的時候,他那麼毫不猶豫的拒絕呢?如果是十年後,說不定他還會考慮一下,可是現在真不是什麼好時候,政治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玩的,未來的領導,哪怕棋差一招斗輸了,也可以扔到清水部門養養老或者判幾年就放出來,都不至於趕盡殺絕。

但是現在的形勢不一樣,如果斗輸了,那是真的會死人的,法制還不那麼健全,想找個像樣的律師都找不著,基本上打死就打死了,哪怕以後翻了案,也毫無卵用,再大的權力也得有命享用,王書記現在多威風啊,如果被人捏住把柄,可能下場還不如牛棚里的那些人呢。

趙成這人不怎麼樣,但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現在這日子有吃有喝就行了,等改革開放了,再去謀划更多的東西也完全來得及,何必拿自己的小命去賭未知的前途?一點也不值得,沒必要。

酒足飯飽,趙成叫來飯店的經理,指著桌上的菜,「把這些全部給我打包了,再給王廠長開個房間睡一覺,等他睡醒了再送他回去。」

「好,您放心,都交給我吧。」飯店經理笑眯眯的點頭,這種情況似乎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將幾個服務生指揮得團團轉,不一會兒,王廠長安排好了,趙成的菜也打包好了,還額外送了一袋子豬肉餃子。

趙成滿意的一手拎著好幾個大紙盒,一手拎著一袋起碼五六斤的大餃子,衣兜里還揣著半瓶茅台,這一瓶茅台差不多塊錢呢,半瓶起碼四五塊,再加上這些只動了幾口的肉菜,連吃帶拿將近十多塊錢的東西,相當於趙老爹一個月的工資了。

這一餐可真是奢侈啊,現在到處缺糧,但是缺誰的糧,也缺不了領導的糧,人民群眾吃的是供應糧,而領導們吃的是特供糧,一字之差,待遇天差地別,雖然明面上領導們的工資和福利不如工廠的多,但底下的潛規則卻一點也不少,頂多是把左手的錢換個方式倒騰到右手,餓誰也餓不到制定規則的人,難怪哪怕是三四十年後,想當公務員的人仍然如過江之鯉,削尖了腦袋往裡鑽,這待遇確實是普通單位比不了的。

而且現在的領導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想帶錶帶表,想開車開車,想住大房住大房,完全不用藏著掖著,因為他們這些都是屬於國家分配的,不屬於是自己買的,人家還分配保姆給帶孩子呢,連喪葬都是國家給安排,基本上一個人的生老病死婚喪嫁娶都由國家包了,所以歸屬感特彆強,安全感也特別高。

趙成溜溜達達的走回紡織廠,剛到門口,就碰到了趙老爹和李秀秀,後面還跟著大包小包一臉絕望的小沈小張。

「爹~你們這是去逛街了?」趙成好奇的問。

「是啊,在食堂吃完了飯,就去廠里逛了逛,逛完了又去了供銷社,買了一些東西,你要到城裡當工人了,回家肯定要請親戚朋友吃頓好的,熱鬧熱鬧,我就和你娘去買了些糖和瓜子,還有布料,準備著給你裁一件新衣服,本來還想買一些肉的,但是已經賣完了沒買著,真是可惜啊,應該早點來的。」趙老爹遺憾的搖搖頭,肉這東西非得一大清早排隊買才買得到,他們午後再去,連根豬毛都沒看見。

趙成瞄了瞄兩位小幹事生無可戀的臉,不禁有點佩服自家老爹,能跟在廠長後面的幹事,再慫那也是有點能力背景的,何況一個千人的大廠坐辦公室的就那麼幾十個,人家能沒點傲氣嘛,結果現在精疲力竭的陪著趙老爹逛來逛去,不僅負責導遊還得老老實實的拎包伺候,簡直是威風得不要不要的。

「爹,用不著買肉了,我今天中午和王廠長去吃飯,打包了很多肉菜回來,請客肯定是夠了。」趙成把手上的袋子塞給了李秀秀,又從兜里掏出了茅台亮到了趙老爹跟前,「噹噹當~老爹你看,這是個啥?~」

茅台一亮相,不只趙老爹看直了眼,小沈小張也不禁瞪大了眼睛,什麼鬼,這傢伙竟然帶回了茅台?!倆幹事雖然平時總跟在王廠長屁股後面辦事,可是還沒有可以陪桌喝酒的資格,一般都是和其他的辦事員湊一桌,而領導們推杯換盞之間,也只能瞧著茅台之類的好酒乾瞪眼流口水,從來沒有嘗過那是啥滋味。

「好傢夥,你們就一個中午的時間,竟然糟蹋了半瓶茅台?1趙老爹一把搶過茅台捂在懷裡,簡直心疼得想吐血了,第一次有想抽一頓寶貝兒子的衝動。

這年頭,如果你想找誰幫個小忙,一根煙就夠了,不行就兩根,只有要辦大點的事兒才需要給一整包煙,但是,如果,如果你有一瓶茅台,只要不是什麼作姦犯科的事兒,基本都能辦成,如果之前趙成家裡有瓶茅台,壓根不用繞那麼大一個圈子找工作,直接拎著去走關係就行了,用不著趙老爹也用不著王廠長。

可是,趙家根本不可能有茅台這種奢侈品,它是特供酒,外面壓根買不著,只供應領導,普通人想看一眼都是看不著的,也就是說,能拿到茅台的壓根不用費心找工作,需要費心找工作的根本也拿不著茅台,有些事情就是這麼的寸。

「哎喲,酒不就是用來喝的嘛,爹你喝完我再給你弄一瓶不完了。」白來的東西趙成一點兒也不心疼,想著下次和王廠長喝酒的時候,再揣一瓶回來不就好了。

「這種好東西誰捨得喝啊,你這熊孩子,哎喲,我這心喲……」趙老爹到底捨不得說寶貝兒子,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有半瓶就不錯了,白來的白來的白來的……自我安慰一下受傷的小心靈。

「兒子,你這是把整桌菜都打包了吧,怎麼都是肉啊,究竟花了多少錢礙…」李秀秀也被打包陣容嚇到了,哪怕是村裡殺豬的時候,一家頂多也就分個半斤一斤的肉,李秀秀略略掂量了一下,打包回來的東西最起碼有十幾斤呢,就一個中午是吃了個金山還是吃了個銀山啊,這是不準備過了?!

貧窮限制了李秀秀的想象,他們中午去食堂吃飯也沒捨得點什麼好的,還是小沈小張記住了王廠長的囑咐,讓食堂師傅給做了兩大碗肉絲麵,兩人吃的十分滿足,已經覺得是天大的好事了,沒想到,兒子一個中午就整回來了這麼多好東西,心裡反而有點慌了,這會不會剛來就犯錯誤埃

「我不是給王廠長提了個非常好的建議嘛,王書記也非常看好,於是為了感謝我,就帶我去飯店吃了些好的,可一下點太多了,王廠長就讓我吃不完帶回來,我就乖乖的帶回來了。」趙成聰明的把鍋都扔給了老王,反正王家背的鍋也不差這一口。

「既然是吃剩下的,那就帶回去吧。」趙老爹心理承受能力要強多了,也多少知道一些上面領導的德性,不以為意,只是還是非常心疼那瓶茅台,拿起來就不鬆手了,也打定主意再也不讓趙成碰它,回去就找個地方偷偷藏起來,等關鍵的時候再拿出來用。

趙成抬頭看看天色,感覺現在回家的話,還可以睡個午覺,於是轉頭對倆幹事笑了笑,「王廠長中午喝醉了正在飯店休息,麻煩二位帶我去辦一下入職手續吧。」

小沈小張一聽不禁精神了起來,忙不迭的點頭,「好的好的,馬上就帶你去辦。」等辦完入職手續,這一家子就可以走人了吧,不會再折磨我們了吧,終於可以解放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