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14建房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事已經累得要翻白眼吐白沫當場去世了,連趙老爹都看不過去,屁股剛下來就開始數落,「現在的年輕人啊,騎個車都累成這樣,要是放戰場上指不定還沒見到敵人,就先嚇尿褲子了。」 「趙老哥是從軍隊下來的吧。...

周誠實被傻叉王大力給氣走了,其他廠的人看著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也知道今天是白跑一趟了,只能自認倒霉,三三兩兩的騎著自行車跟著走了。

而王大力因為終於戰勝了老對手周誠實一次,心情大好,一揮手就準備帶著趙成一起回去辦入職手續,順便給他看看地方建房子。

趙成眼睛一掃,王大力不僅是自己來的,還帶了兩個男幹事,一共騎了三個自行車,既然有車不用自己走路,趙成就準備帶自己爹娘去縣裡逛一逛,反正有車不坐白不坐嘛,又不收錢的。

「王廠長啊,能帶我爹娘一起去嗎?紡織廠那麼大那麼牛的廠子,我家的人都還沒見過呢,我想帶爹娘去見識一下,行不?」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上來先小小拍一拍,試試熱度。

「行啊,有什麼不行的,今天不僅帶你們去好好看一看,還得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們食堂的手藝,保證你們吃了就再也不想走了~」王大力很好說話,一口答應了下來,想著馬上就可以向上面申請買車了,心情爽的不得了,看趙成這又高又帥嘴又甜的模樣,怎麼看怎麼滿意,這麼一表人才的小夥子,完全就是當司機的料啊,帶出去多有面子,比機械廠的司機不知道強了多少,「小趙啊,好好乾,我王大力絕對不會虧待自己人的,你就坐我的後座吧,小沈,小張,你們載一下小趙的爸媽,騎穩當一點啊,別把人摔了。」

「那怎麼好意思呢~」嘴巴上說不好意思,屁股倒是挪的很快,一蹭就蹭到了後座上,倒是趙老爹和李秀秀沒想到兒子突然來這一出,只好不停的給幾人道謝,然後急急忙忙的安排老大老二看家,打發看熱鬧的一干人等,然後匆匆忙忙的坐上自行車。

王大力人胖力氣也大,載著趙成一路騎得飛快,後面的小沈和小張就不行了,一個個瘦的和竹竿子似的,載著身材高大健壯的趙老爹和中年發福的李秀秀,累的呼哧呼哧的,汗如雨下,氣喘如牛,踩在踏板上的腿都是抖的。

「哎喲,你們這些年輕人啊,這身體素質也太差了,才騎這麼點路就不中用了,嘖嘖嘖。」王大力瞟了兩人一眼,滿眼的嫌棄,腳下像踩了個風火輪一樣,威風凜凜的從他們身邊超了過去。

「王廠長你騎車騎的可真是又快又穩,比年輕人都厲害1趙成及時送上一通馬屁,配合一下。

「啊哈哈哈哈,想當年我還在廠運動會上拿過一等獎呢,我跟你說礙…」像被按了什麼奇怪的開關,王大力忍不住開始胡天海地的一通吹……

槽,原來不止趙成喜歡吹牛,領導更是熱愛吹牛這種健康運動,這個可以有,這個必須有,不吹牛逼何來拍馬屁的機會呢。

王大力一通吹,趙成一通捧,就這一段路的功夫,兩人就不叫什麼「王廠長」「小趙」了,一口一個「王老哥」,一口一個「趙老弟」,兩人簡直是臭味相投,一見如故,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咳咳咳……

兩個苦逼的幹事在後面聽的想吐血,我們累死累活兢兢業業的在王廠長屁股後面幹活,沒落著一聲好,結果這王八蛋說兩句好聽的,就把人哄到手了,讓我們這些老實人情何以堪啊,這也太卑鄙無恥骯髒下流齷齪了,關鍵是,這孫子還特么長得比我帥……這就不能忍了!

想著這小子人帥嘴又甜,不知道廠里多少妹子要遭殃了,兩人怒從心中起,本來都快要累歇菜了,又憑空生出兩分力氣,咬著牙齒使勁踩,想要快點回去廠里,給單身狗們敲響警鐘,告訴他們:狼來了!狼來了!快把嘴邊的妹子保護好呀!!!

一個小時后,一行人騎到了廠門口,連王廠長都出了一頭的汗,後面兩個小幹事已經累得要翻白眼吐白沫當場去世了,連趙老爹都看不過去,屁股剛下來就開始數落,「現在的年輕人啊,騎個車都累成這樣,要是放戰場上指不定還沒見到敵人,就先嚇尿褲子了。」

「趙老哥是從軍隊下來的吧。」王大力給趙石遞了一根煙。

「是啊,想當年礙…」趙老爹提起軍隊的事兒就滔滔不絕。

「我哥哥當年也當過兵的,可惜我爹怎麼也不允許我去,我只好獃在家裡替老王家傳宗接代,錯過了上戰場的好機會,只能來做個小廠長,要是讓我上戰場那我肯定……」巴拉巴拉,王大力又開始和趙老爹好一通吹……

兩幹事簡直要被氣死了,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哪有這樣端著飯碗罵廚子的?!摸摸,快摸摸,這後座還是熱乎的呢!要不是為了載你,我犯得著累成這個熊樣嘛?!這趙家都是一群啥人啊,就跟他們呆這麼一會,肺管子都要給氣炸了!

說實話,嘴賤並不是趙成個人的問題,這完全是遺傳的鍋啊,嘴賤的老爹生出嘴賤的兒子,這事有毛病嘛?完全沒毛病啊!嘴賤倆父子只是小試身手,就炮灰了二位衣冠楚楚的小幹事,也是可憐見兒的,今天實在不走運,回家得跨個火盆,去去晦氣,乞求老天爺下次別再讓遇見這對奇葩父子。

呵呵,遇見是肯定要遇見的,而且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都是一個廠子里的,而且都是為領導工作的,除非調職或者去世,趙成以後是肯定要騎在兩人頭上拉屎撒尿的,呵呵,沒事,沒事,放寬心,總會習慣的,習慣就好了。

李秀秀偷偷拉了拉兒子的衣角,有點擔心的問,「兒子啊,這房子的事兒是真的嗎?之前那周廠長不是說這事是犯錯誤的嘛,會不會有點危險埃」李秀秀的擔心完全是對的,這種事兒肯定會引起眾怒,萬一引來革委會來膈應人,那好事也變成壞事了,趙成覺得還是得給腦子發熱的王廠長出個主意,把這事兒辦的漂亮一點。

「王廠長啊,你有沒有想過集資建房啊?」趙成假裝不經意的隨意一提。

「啥?啥是集資建房?」王大力正和趙老爹吹的歡,敏感的聽到一個「房」字就轉過頭來。

「就是讓大家借錢給廠里建房,誰借錢誰拿房,沒借錢的就讓他繼續等,愛等多久等多久。」趙成隨隨便便的就放出一個炸彈,一下子把紡織廠的三人炸蒙了。

還可以這樣操作?!這波操作……簡直,簡直是天秀啊!不僅僅是王廠長眼睛亮了,跟屁股後面的沈宏昌張文旭也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趙成,突然發現那張小白臉好像也沒那麼討厭了。

這年頭不僅職工缺房,其實領導也缺房,王大力的兒子馬上要結婚了,可是沒有房子,女方有點不樂意,這事連他哥哥縣高官王洪軍也解決不了,紡織廠十年沒有蓋f縣政府雖然蓋了房,但是領導子女和各組織幹部都搶的打架,根本不可能明目張的分給別的單位,尤其是他王某人的侄子,那不是受人以柄嘛,現在政治鬥爭還是很激烈的,盯著他的人不少,因此,哪怕弟弟就在紡織廠,各種資源還是向機械廠傾斜,這樣做,一個可以表明自己清正廉潔,另一個嘛,弟弟不就有理由去鬧事咯,哥哥才好名正言順的給他點補償嘛,別人也不能說什麼了,畢竟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人家受了委屈還不許哭訴了?

房屋不允許買賣,必須由組織分配,這一分配就不知道要分配多少年,有的三代同堂四代同堂擠巴掌大的房間里都是平常事兒,很多人一輩子的心愿,就是有一間自己的房子。

想等免費的房子,那就繼續等著吧,讓那些急於分房結婚的人借錢給廠里建房,那是完全可以的,肯定有很多人願意,反正他王大力是非常願意的,到時候到底怎麼操作,不還是他說了算,說不定可以給兒子弄個大點的房子。

「好小子!一來就給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了1王大力興奮非常的拍著趙成的肩膀,恨不得馬上飛到哥哥的辦公室里,跟他報告這個好消息!

「如果廠里要集資建房的話,就算我一份吧,跟大家一起住新房肯定很熱鬧。」趙成心裡鬆了一口氣,這樣一來交點錢就可以領房子了,不知道能省多少事兒,也不會招惹麻煩,簡直太聰明了。

「好好好,還是你想得周到,現在就和我一起去縣委辦公室,仔細彙報一下你的想法吧,今天一定要把房子和車子的事情都弄下來1王大力想一出是一出,回頭吩咐兩個幹事好好招待趙家兩口,讓小食堂的師傅給做頓好吃的,然後迫不及待的帶著趙成往縣政府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