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13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教育一回,再補償紡織廠一點,下次該吵還是吵,該打還是打,除非誰先去世了。 趙老爹走到趙成旁邊小小聲的問,「兒子啊,這群龜孫咋回事啊?」 「來搶人的唄,條件還沒談起來呢,紡織廠和機械廠的...

忙了一頭的汗,終於等到電話都消停下來,陳書記看著笑眯眯在那弔兒郎當翹著腿抽煙的趙老爹,氣得頭頂都要冒煙了,可是書記畢竟是書記,再生氣也不能和大字不識一個的煞筆一般見識,只能在心裡不停的告訴自己「不氣不氣,他是煞筆,跟煞筆較勁的都是煞筆」,自欺欺人的覺得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老趙啊,剛才的電話你都聽到了,你準備讓你兒子去哪個廠,給我個準話,我好做安排。」陳書記面無表情的詢問,打算速戰速決,短時間內再也不要看見這煞筆的臉。

很遺憾,雖然書記大人決定忍字心頭一把刀,可是趙老爹絕對是那種從不懂啥是看臉色,該得寸進尺就得寸進尺,從來不含糊的大老粗,「哎呀,這麼多廠子一個有誠意的都沒有,打個電話就想我兒子屁顛屁顛的過去,一點乾貨都不準備拿,誰去誰傻叉,你直接回復他們兩字,不去1趙老爹開始傲嬌了拿喬了有恃無恐了,趙某人雖然大字不識一個,人生經驗卻歪瑞的豐富,像這種時候這種情況,不乘機提要求要福利,絕對是天字第一號大煞筆,談好條件再進廠和進了廠再談條件,待遇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此時不宰更待何時啊?

「老趙啊,你可得想清楚啊,這是多好的機會啊,你兒子馬上就要當工人做城裡人了,你別這時候作妖,作作作的,把好事都給作沒了1陳書記開始壓低聲音威脅,別說,做了這麼多年領導,還挺有威懾力的,連靠在門外正在光明正大偷聽的小黃一眾辦事員,都不禁齊齊打個哆嗦,替趙老爹捏了一把冷汗。

哼,小樣,跟我擺官威,老子當年叱吒戰場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個娘們肚兜里吃呢,趙老爹從心裡瞧不起陳書記這種小白臉,對他的威脅嗤之以鼻,「是他們求我兒子,又不是我兒子求他們,就算不當這個司機,我也養得起,怕個雞毛撣子,你就告訴他們,別跟老子扯幾把蛋,弄點實在的,誰給的條件最好,我兒子就去哪家,那種光動嘴皮子就想忽悠人的,讓他們有多遠滾多遠。」說完趙老爹拽拽的站起身,推開門走了。

門一開,小黃眾人就退到門兩邊,用充滿敬意的眼神目送趙老爹遠去,心裡不禁把趙老爹的形象和地位拔高到與陳書記齊平,甚至還要高一丟丟,看看,看看,這老趙多牛逼啊,不僅不甩人陳書記,連各個廠里的領導都不放在眼裡,實在是太太太威風了!

陳書記看著門口那一大坨人,感覺臉都丟光了,氣得終於破了功,隨手拿起一摞報紙文件甩過去,「都圍在這裡幹嘛,都沒有事情幹了?!成天啥事不做,就知道湊熱鬧,給我滾回自己的座位去,快滾!!1

看見領導發飆了,一眾辦事員慫的像鵪鶉一樣到處躲藏,門口一下子清凈了下來,趙石可以不甩陳書記,但是他們不行啊,鄉里的事兒都是陳書記一言而決,他們的命運全都捏在他手上,雖然這年頭土皇帝不能說是土皇帝,但陳書記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土皇帝,所以,大家才更佩服趙老爹,敢在土皇帝頭上拉屎撒尿的也就這一位了,簡直是高山仰止不服不行。

趙老爹心情很好的溜達著往家裡走,明目張的曠工也沒人管他,趙石難道不清楚陳書記的分量嗎?他當然是清楚的,那為什麼不討好他還要跟他作對呢?這就不得不說,趙老爹是相當有自知之明的人。

首先,他是軍隊出來的,從來和這些玩政治的尿不到一個壺裡,想巴結別人也巴結不上,反而會被人瞧不起,人是很賤的動物,你越上趕著討好,人家不見得瞧得起你,可你要是對他愛答不理時常唱反調,他反而高看你一眼,不敢對你呼來喝去隨意使喚。

其次,他文化程度很低,約等於沒有,這輩子的仕途基本上也就這樣了,與其奉承討好卑躬屈膝,卻得不到半點機會,倒不如活得瀟洒坦蕩一點,上面還會更放心一些,畢竟一個地方的領導要是太團結了,上面的人肯定就不舒坦不樂意了,趙老爹越和陳書記不合,他的位置就坐得越穩,陳書記也很清楚這一點,動誰也不敢動他,想動也動不了,為官之道必須講究平衡,不然下次來的就不是趙老爹,而是別的旗鼓相當的對手了,趙老爹最起碼不管閑事,只要不礙著他什麼,根本不參合任何政治鬥爭,陳書記雖然噁心他,卻也更放心他,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趙老爹溜溜達達回到家門口,卻發現門口停了十幾輛自行車,村裡的人將趙家圍得里三層外三層,這個點正是幹活的時候,人人手中都拖著工具,滿臉好奇興奮震驚,一看見趙老爹就大喊:「趙老哥回來啦,你們快讓開!趙老哥回來啦!快讓快讓。」很快給他讓出一條通道,七嘴八舌的讓他快點進去,家裡來了好多客。

走進院子一看,好傢夥,來了大幾十號人,正吵得熱火朝天,一個胖子和一個瘦子正互相扯著對方的衣領子叫罵,「操尼瑪個老煞筆,你不是有個司機了嗎?又來跟老子搶個幾把搶,上面給的資源都被你個臭煞筆搶光了,一點好處都不給其他單位留,吃獨食吃上癮了是吧,那吃屎你搶不搶啊,你不搶我都要塞你嘴裡,看看搶來的東西究竟香不香1胖子拎著瘦子使勁的搖晃,那惡狠狠的樣子,恨不得一口咬死他,手上卻沒用多少力氣。

嘖嘖,沒想到領導罵人也這麼粗俗啊,趙成在邊上看著好戲,完全沒有勸架的打算,旁邊其他廠的領導也沒有伸手,看神色彷彿早就習慣了,機械廠和紡織廠是縣裡最大的兩個廠,只是機械廠比較得上頭重視,資源大部分落在機械廠上頭,紡織廠只能跟著吃剩下的,廠長王大力又是個暴脾氣,隔幾天就要跟機械廠的廠長鬧幾次,就算鬧到了政府那裡,也拿他們毫無辦法,手心手背都是肉嘛,捨得處分誰啊,一起批評教育一回,再補償紡織廠一點,下次該吵還是吵,該打還是打,除非誰先去世了。

趙老爹走到趙成旁邊小小聲的問,「兒子啊,這群龜孫咋回事啊?」

「來搶人的唄,條件還沒談起來呢,紡織廠和機械廠的就吵起來了,吵半天還沒動下手,我都要等睡著了。」趙成看熱鬧不嫌事大,還嫌棄人家光動嘴不動手,只會瞎逼逼。

「這群文化人,腦子裡彎彎繞繞的,能動手絕對要先逼逼五六七八句,把事情說清楚,讓大家知道怎麼回事嘛,都是些小聰明。」趙老爹看的很清楚,打是打不起來的,也就做個樣子,把事情定性為機械廠和紡織廠的恩怨,那其他的小廠子就得先想清楚了,要不要插手兩個大廠之間的糾紛,這樣一搞,就把大多數不想惹事的給排除掉了。

「說話可要講道理,知道什麼是公平競爭嗎?不要有事沒事就罵娘,得按規矩辦事兒。人才是國家寶貴的財富,怎麼能浪費在鄉野呢,我們機械廠是相當有誠意的,之前的司機師傅就是我們從市裡請回來的,一切待遇從優,只要趙成同志願意來我們廠,一切待遇像那位同志看齊,保證是最好最優的待遇,絕對給人才提供施展自己才華的機會。」瘦子廠長周誠實看見趙老爹回來了,一把甩開王大力的手,別看瘦,那是相當的有勁,一甩就甩開了,還整理了一下被扯皺了的衣服。

王大力看見周誠實又在那裡裝文化人,氣不打一處來,但是也知道還是正事要緊,趕緊對趙家父子許諾,「我們紡織廠的待遇肯定比機械廠的待遇要好,你有什麼特殊要求也可以提,機械廠辦不到的我都可以辦到1說著得意的橫了周誠實一眼,小樣,跟我斗。

周誠實都要被王大力這個傻子氣笑了,口氣這麼大,萬一這家人獅子大開口,還要不要過了,完全是損人不利己嘛,為了一時之氣吃大虧的事兒周廠長是一點不想乾的,可是被王大力這麼往前一架,又不得不接招,畢竟他代表的不僅僅是他自己,還有機械廠,如果在紡織廠面前慫了腦袋,以後還怎麼理直氣壯的在政府面前要資源,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嘛。

「我們廠會幫忙解決戶口以及編製的問題,還可以申請單身宿舍,以及出勤補貼。」周誠實直接開始擺條件,工資是不能隨便漲的,不然前頭那位司機肯定不會幹的,只能在其他方面幫助趙成解決問題。

「他說的我們廠都有,他們廠的司機每月工資只有86塊,我給你每月100塊!單身宿舍算什麼,我直接給你分房1王大力拍著肚皮保證。

「就你那小破廠,哪有房子分?1周誠實被這傻子給氣笑了,紡織廠將近有十年沒有蓋新房了,很多廠里老人都分不到房子,哪有房子分給趙成。

「我直接劃一小塊地給趙成,讓他自己建房子不行嗎?」王大力白了周誠實一眼,轉頭直接了當的問趙成,「我直接劃一塊五十平的地給你建房子,要不要?」

「要1趙成眼睛都亮了,傻子才不要呢,在城裡建房子,哪怕是自己掏錢建,那也很划算啊,房子這東西往後只會越來越值錢,而且,城裡壓根沒有商品房,所有人都要等政府和廠里分房子,想買都買不著,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王大力,你這是公器私用,你這是犯錯誤1周誠實被王大力的卑鄙無恥給嚇到了,紡織廠佔地極大,隨便劃一塊沒用的地,既不費力氣又不費錢財,完全是蓋個章的功夫,但是這口子不能開啊,萬一其他員工也這麼要求呢,那這廠子還怎麼管啊,王大力這個沒腦子的竟然敢開這個口,簡直是要把天捅個窟窿出來。

王大力滿不在乎的「哈哈哈哈」大笑,滿心滿眼都是戰勝了機械廠的喜悅,「什麼犯錯誤,我又不是划塊地進自己的腰包,說不定工會還得表揚我為工人解決了住房困難呢,反正不花廠里一分錢,怕個球球啊,你剛剛還說小趙是人才呢,現在就翻臉了,為人才提供好的生活環境,不是我們領導該做的嘛,啊哈哈哈哈~」打臉,赤果果的打臉,看見周誠實臉都被氣青了,王大力王廠長簡直是高興壞了,笑得都可以看見扁桃體了。

整個老趙家上空,都飄蕩著王大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意的大笑聲,久久不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