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010各懷心思

作者:千葉冬  |  更新時間:2018-11-05 00:21  |  字數:3257字

太陽落山了,在夕陽的餘暉下,地里幸苦一天的農民們都扛著自己的工具陸陸續續的回家,趙家老大和他婆娘一進門就和院子里掃地的李秀秀打招呼。

「娘我回來了。」趙國咧著個大嘴,笑出一口白牙,臉上黒一道白一道的,看起來傻乎乎的。

「娘,我來掃,你歇著吧。」孫大妞上前兩步,拿過了李秀秀手中的掃帚。

李秀秀也不跟她搶,地其實已經掃的差不多了,收個尾巴就行。「飯已經煮好了,你們洗洗手就過來吃飯吧。」說著扭身進了廚房,將碗筷都端了出來,每人一大碗的碴子粥,一疊鹹菜,還有一小盆紅薯,最邊上有一小碗雞蛋羹,是給孫子孫女準備的。

聽到門口的動靜,已經下班回來的趙老爹提溜著一個煙鍋,慢悠悠的從房間里溜達出來,就那弔兒郎當的德行,趙成跟他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光看走路,就知道這兩貨絕壁親生的。

「小寶呢?怎麼還沒回來?」趙老爹左右瞄了一眼,眼睛略過大兒子和大兒媳婦,只找自己的小兒子。

「小寶出去打牌去了,誰知道他幾點回來?」李秀秀把孫子孫女抱到凳子上坐好,給他們細心的繫上圍脖,準備給倆孩子餵雞蛋羹。「我們先吃吧,等小寶回來,我再單獨給他做點吃的。」

「也行。」趙老爹點點頭,開小灶肯定吃的好些,反正小寶也不愛吃碴子粥。

聽到這話,再看看公婆理所當然的表情,孫大妞吐槽都不知道要從哪裡吐,真是從來沒見過像自己公婆這樣溺愛孩子的,光明正大的開小灶就不說了,竟然由著兒子去打牌,這可是賭博啊,就不怕兒子輸了個傾家蕩產?!誰家知道孩子偷偷去打牌都得一頓好打,敢輸一毛錢都得在樹上掛一晚上長記性,也就趙家慣孩子慣的沒邊了,竟然說都不說他兩句,貌似還支持他打牌的樣子,真是不可理喻!

其實孫大妞這麼想,三觀還是很正常的,一般情況下打牌賭博都是不對的,可架不住趙老爹常年呆在公社那邊,公社裡上到書記下到辦事員,就沒有一個不打牌的。

除非上面有什麼指示,不然公社大多時候都還是挺閑的,這年頭沒什麼娛樂,老娘們還可以聊下八卦納個鞋底子,老爺們除了抽煙也就打打牌了,公社不像其他政府部門,大家普遍文化水平不高,背個語錄還湊合,指望他們看書看報實在夠嗆,平時沒事就偷偷聚到一起打個牌,直到書記也開始打牌了,公社上上下下就再也不藏著掖著,光明正大在辦公室摸牌,只有上面來人檢查的時候,才會收斂一下,其餘時間該咋咋地。

趙老爹覺得打牌是件很正常的事兒,影響得李秀秀也覺得打牌沒什麼大不了,趙成也只是和關係好的隨便玩玩,輸贏都沒幾個錢,於是三觀歪歪的趙家人將三觀正正的孫大妞給雷得不輕,想說點什麼,可是張了張嘴,還是將想說的話咽了回去,公婆都不介意,她要是說三道四,只會給人挑撥離間的壞印象,以公婆對小兒子的寵愛,她說不定也要步二弟妹的後塵,被趕回娘家去,那就太丟人了,她娘肯定會罵死她的。

正在這時,趙軍和錢梅花回來了,本來錢梅花想在娘家多住幾天的,可是老娘不許,要她馬上回去,好說歹說才留了一天,連帶著讓趙軍也曠了一天工,陪她一起回來,免得一個人回來面上過不去。

趙軍兩口子站在門口不敢進來,有些怯怯的看著自己老娘,李秀秀丟了個白眼過去,「還站在那裡幹什麼?難道要我請你們進來?」

兩口子忙不迭的進了屋,趙軍悄悄用手捅了捅媳婦,錢梅花咬著嘴有點不情願,趙軍只好又捅了捅,錢梅花記起老娘反覆叮囑的話,只好低著頭向李秀秀道歉:「娘,對不起,我錯了。」

「哼,你對不起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小寶!」李秀秀不接茬。

錢梅花哪裡向人這麼低聲下氣的道過謙,沒想到這老太婆竟然不依不饒的,她有些難堪的看了自己男人一眼,希望他幫自己說說話。

「娘啊,梅花已經知道錯了,等弟弟回來了,我讓她鄭重的向他道歉,這樣可以嗎?」趙軍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的老娘,深怕老娘不同意,他又得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李秀秀聽到了自己想聽的,也不想繼續跟這兩個憨貨計較,畢竟一家人還要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過日子,在小寶結婚以前,她和老頭子還不準備分家,等小寶娶了媳婦,再看情況分家,在那之前,家裡的這些事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兄弟和睦才是最重要的,也不能總讓自己二兒子兩邊受氣。

「先坐下吃飯吧。」說完轉身回廚房給他們拿碗筷去了。

「親家那邊怎麼樣?」趙老爹問了一句。

「岳父岳母以及大舅哥都待我很和氣,岳母還讓我帶了一些雞蛋和土豆回來。」趙軍提起籃子給趙老爹看了看,孫大妞也伸直了脖子看過來,籃子里大概有七八個雞蛋以及十幾斤土豆,這禮也算是很重了,雞蛋五分錢一個,一斤土豆也要二分錢。

「親家客氣了,沒想到拿了這麼多東西。」李秀秀看見這麼重的禮,臉上也有點不好意思了,畢竟她讓兩個人空著手回去了,沒想到兒媳婦娘家還會送禮,看來是個講究的人家,比他們家的閨女還明事理一些,這禮送的有點替不懂事的女兒道歉的意思。

「下次回娘家帶塊布回去吧,你嫂子不是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嘛,這布就讓你嫂子給孩子做個新衣服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