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7緣由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脖子和胳膊這裡紫紅一片,最中間的地方還破了皮,血糊糊的一團,「怎麼擦破了這麼大一塊,你進門怎麼不馬上告訴我呢,走,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找醫生看看1說著就準備起身。 李向前一把拉住趙華,堅決的搖了搖...

「爹啊,對外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偷師的,就說我是你送市裡學的。」趙成開始跟老爹通氣,看一眼就學會這種事,只有老爹這種「我兒子天下第一」的熊孩子家長才會信,其實趙成這麼皮,都是趙老爹給慣的,總覺得我兒子最棒我兒子最漂亮我兒子說話最好聽,其他的孩子在我兒子面前都是垃圾……

但是在村裡人心裡,趙成是又懶又饞不事生產遊手好閒無所事事中看不中用……的形象,會信他才有鬼咧,只有扯出老爹這張大旗才有一咪咪的可信度,這年頭人們對當兵的還是很崇拜的,而且老爹又是因傷退役,在很多人看來是戰鬥英雄是村裡的榮光,當上民兵隊長以後,手底下又訓練著一百多號民兵,論威望連公社書記都趕不上。

「知道,這還用你說,」偷師這種事不能拿到檯面上說,對兒子名聲有影響,很容易被捉辮子,「你自己也注意點,別再出去瞎得瑟,我也得跟你娘說一說,讓她心裡有個底。」說完趙老爹紅光滿面咧著個大嘴,去找自家老婆子炫耀去了。

看著老爹這麼開心的樣子,趙成心裡也挺開心的,繞這麼大一個圈子,總算把自己的計劃往前推了一步,再來就要看姐姐們回家之後的宣傳效果了,不過這事變數有些大,趙成心裡也不太有把握,不過這邊要是不成也沒關係,想將一件事情捂得嚴嚴實實的千難萬難,可是要想把一件事弄得人盡皆知就不要太容易,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就行了。

不是趙成非要將事情搞得這麼大這麼麻煩,而是他必須這麼做也只能這麼做,想像以後那樣拿著自己的簡歷上門自薦或者應聘壓根是不可能的,這年代進廠只有三條路,一條是政府部門直接分配人到廠里去,第二條是街道、學校、公社向工廠推薦人選,工廠擇優錄取,第三條是你做了什麼突出的貢獻突出的成績,或者是什麼特殊的人才被工廠看中了,將你調過去。

如果趙成自己找上去估計連工廠的門都進不了,除非趙老爹願意找關係走後門,讓公社給他寫推薦信,就算千辛萬苦拿到了推薦信,這事也多半成不了,因為趙成沒有駕照,工廠壓根不會信,大約只會將那封推薦信和許許多多其他人的推薦信,一起扔進垃圾堆里。

如果趙成有駕照,這事情就很簡單了,不管是找工廠還是找公社都沒有一點難度,可是駕照這事兒其實比進廠還難,所有駕校的名額都捏在地方政府手裡,連廠里的領導都插不進手,導致還要去市裡挖人,更何況是趙c縣政府里那兩個司機就是送駕校考了駕照回來的,而機械廠挖過來的是部隊里退伍的運輸兵。

農村人想跳出農門為什麼那麼難?難就難在組織根本沒有給農民任何的上升通道,人家其實就想你老老實實的待在地里種地,這樣人民才有飯吃啊,都進廠里了,那誰來種地呢?知青都一批一批的被忽悠到田地里,農民還想一蹦三尺高?不可能的不存在的,再這麼皮,組織要不高興了,組織要生氣氣了哦~

本來高考也是一條路的,可是現在也斷了,所以進城這事兒才讓人這麼渴望又絕望。

沒路子沒關係沒駕照,對趙成來說都是小問題,沒條件創造條件也是可以的嘛,一件事兒,如果人人都以為它是真的,那麼假的也是真的,如果人人都以為它是假的,那麼真的也成假的了,再難的事兒只要找對了辦法,其實也很簡單,當然,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聰明,也難怪在趙老爹心裡自己兒子是那麼的超級無敵霹靂宇宙爆炸聰明,因為他確實就是超級無敵霹靂宇宙爆炸聰明,完全沒得問題。

「我的寶貝兒子耶~快來吃飯,我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酸菜烙餅,快出來趁熱吃了~」李秀秀高興的聲音,隔著門都聽的很清楚。

「好~」蘇成屁顛屁顛的推開門跑了出去,準備給自己可愛的小烙餅一個熱情的擁抱~

這邊趙紅趙華倆進了城,娘家離縣城並不算遠,走一個多小時就到了,兩人一路上半句話都沒和對方說,都在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一到城裡就分道揚鑣,一個往東一個往西,急急忙忙往家裡趕去。

趙華剛進家門,就被自家剛剛三歲的閨女衝過來一把抱住,「媽媽,我好餓啊,嗚嗚嗚嗚……」李璐蠟黃的小臉上滿是淚水,餓的直哭。

趙華抱起自己瘦弱的閨女,心疼的無法呼吸,自己的閨女李露和娘家侄女趙月同歲,可是趙月被養的面色紅潤頭髮烏黑髮亮的,而自己的女兒卻餓的面黃肌瘦頭髮像枯黃的稻草,她自己餓一餓還能忍著,可是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餓成這個樣子,心裡像被刀割一樣的難以忍受,可是她有什麼辦法,家裡婆婆當家,丈夫大半的工資都被婆婆收走,剩下的那一點錢只能買點小米熬點粥給孩子喝,就這還總被婆婆說三道四指桑罵槐,三番四次說她是鄉下人配不上自己的兒子,可是如果真的那麼嫌棄鄉下人,幹嘛要去她家裡提親,又為什麼死皮賴臉指使她回娘家打秋風?

出嫁之後的生活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每天要面對苛刻的婆婆,做不完的家務,吃不飽的肚子,哭鬧的女兒,喜歡找事的小姑子,以及李家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一大家子人,她有時候被折磨的恨不得找根繩子弔死自己,說不定就能從這個絕望的生活中解脫出來,可是一想到自己苦命的女兒和自己憨厚老實的丈夫,就咬碎牙齒忍了下來,她怎麼能死呢,她的女兒還這麼小,她的丈夫對她那麼好,她死了他們要怎麼辦?

想到這裡,趙華流著淚親吻女兒的額頭,「寶貝乖,不哭啊不哭,媽媽從娘家拿回來了好多的糧食,馬上就煮粥給你吃,」她停頓了一下,輕撫著李露消瘦的臉頰,表情怔忡,「不要哭,媽媽會努力的,只要再努力一點,只要讓你的爸爸成為司機,以後你想吃什麼就給你買什麼,媽媽肯定把所有的好東西都買給你,讓你像趙月那樣漂漂亮亮的,再也不受一丁點的委屈。」那話似乎在說給女兒聽,又好似在說給自己聽,只是趙華的表情逐漸堅定,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這時門口傳來聲音,趙華一轉身,發現是自己的丈夫李向前,他整個人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臉上一道白一道,整個人佝僂著好似是直不起腰來,趙華一見他這個樣子就急了,連忙放下女兒過去扶他,「你怎麼又弄成這個樣子,我不是說過讓你別抗那麼重的東西,你就是不聽,就算你偷點懶也沒什麼的,反正你做多做少都是那麼點工資,你幹什麼非要那麼拚命?1

李向前被自己老婆扶著坐到床上,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我也想偷懶啊,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乖女兒餓的又瘦又小,自己的女人成天吃不飽飯,我心裡難受啊,我就想多在組長那裡表現表現,爭取提前轉正,多賺點工資,給你們娘倆買點吃的好好補一補,這些年實在太虧欠你們了。」說著李向前用手抹了抹臉上的汗水,那張黝黑憨厚的臉上滿是對生活的無奈和對妻女的歉疚。

趙華咬住嘴唇,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回身拿毛巾的時候,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她趕緊偷偷的用毛巾擦乾,不想再給自己勞累的丈夫增加壓力,只是默默的給他擦汗。

「嘶,你輕一點。」李向前突然疼的一抽。

趙華連忙扒開他的衣服,發現他的脖子和胳膊這裡紫紅一片,最中間的地方還破了皮,血糊糊的一團,「怎麼擦破了這麼大一塊,你進門怎麼不馬上告訴我呢,走,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找醫生看看1說著就準備起身。

李向前一把拉住趙華,堅決的搖了搖頭,「不去,費那個錢幹嘛,這點小傷明天就好了,不用去醫院。」

「這哪是什麼小傷,必須去醫院看看,萬一拖嚴重了怎麼辦?1

「不去。」

……

正在趙華夫妻糾結去不去醫院的時候,趙紅也在機械廠門口等到了自己剛下班的丈夫,正高興的朝他揮著手。

周啟明看見自己的老婆在門口等自己,開心的笑出了一口白牙,在工友的打趣聲中跑向了自己的老婆,剛停下就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紙包里是半個窩窩頭,他把窩窩頭塞到趙紅的手中,「老婆你來的正好,我今天在食堂剩下了半個窩窩頭吃不完,你幫我吃了吧。」

趙紅捧著半個窩窩頭,眼眶一下子就紅了,現在由於糧食短缺,食堂的供給都是定量的,就算拿著錢和糧票也別想多買半兩,壓根就吃不飽,自己男人每天在車間里那麼幸苦的工作,心裡還惦記著自己,硬是從牙縫裡省下了這一口。

趙紅沒有說什麼,只是把有點冷硬的窩窩頭塞進嘴裡,用力的咀嚼,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嘴角,讓趙紅感覺這個窩窩頭,有點咸,又有點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