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5被生活摧毀了原本的模樣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吃喝上偏袒一點,她也就忍了,可是這關係到她和她一家的前途命運,沒想到爹娘依然那麼偏心,完全連一丁點也沒有想起她來,害她錯過了這樣一個天大的機會,真是殺了趙成的心都有了,可是她現在不能像趙華那樣撕破臉,...

趙華此刻是滿心的懊惱,而趙紅則是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其實趙紅婆婆比趙華婆婆還要摳門,煮粥按顆數誰吃幾片菜葉子,但是有一點不同的是,這人比較精明,幾次交手都沒有在李秀秀這裡佔到便宜,於是礙於此時嚴峻的形勢,只能先低低頭,讓趙紅多帶點東西回去,深怕李秀秀真的一分情分也不講,讓兒媳婦空手回去,那家裡可真要沒米下鍋了。

李秀秀把東西都仔細鎖進柜子里,才有空閑給兩個閨女倒杯涼茶,「既然來了中午就留下吃頓飯再走吧,話說你們怎麼不把外孫外孫女抱過來給我看看呢,好久沒看見他們,心裡還怪想的慌呢。」

趙華趙紅端著水有點發愣,咦,沒有聽錯吧,李秀秀竟然這麼熱情的留飯?雖然以前也是要在家吃一頓的,但是李秀秀都是耷拉著個臉,滿臉不情願的樣子,兩姐妹也是死皮賴臉的才蹭上了飯桌,這年頭無論是走親戚還是回娘家都得自帶口糧,不然誰家都不會高興你來,你多吃一口人家就少吃一口。

李秀秀從心裡是不願意嫁出去的閨女回娘家蹭飯的,而且在她心裡城裡的這兩個親家家裡雖然賺的工資比趙老頭多得多,卻過的比自己家還窮,總想著派自己閨女過來打秋風,誰家的糧食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要不是靠著她勤儉持家,將自留地打理的僅僅有條,哪能像現在這樣吃飽飯。

她之所以不去上工,其實就是為了在家裡打理自留地,地里每個地方都種的滿滿的,有了這份收穫,最起碼不會像城裡人那樣光等著供應糧,哪怕一片菜葉子都得花錢買,還經常買不到,當初就不想兩閨女嫁城裡,結果她們非要去,去了又天天餓肚子,這又能怪誰呢,她是她們的娘難道就得養她們一輩子嗎?沒這個道理。

母女幾個雖然各懷心思,但是表面上都是笑眯眯的,嘴裡拉著家常,說著家裡的孩子又長高了又調皮了之類的閑話,李秀秀謹記著小兒子的話,不動聲色的突然投了個炸彈。

「我都忘了跟你們說了,小寶前段時間學會開汽車了。」

「什麼?怎麼可能?1趙紅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車這樣高大上的東西,趙紅也只是在孩子爹的廠門口遠遠的看過,當時還圍著許多人看熱鬧,趙紅也只是擠在人群中看了那麼一兩眼,那車就刺溜一下跑遠了,看的也不是很真切,趙紅覺得可能是自己老娘弄錯了,也許是小弟學會了騎自行車,她聽成了是開汽車,哎,老娘可能一輩子都沒見過汽車的樣子,弄錯了也很正常,那樣高大上的東西怎麼是她們這樣的普通人能隨便觸碰的,別說開了,能摸一下都是一種榮幸。

「哎喲,娘啊,你怎麼又被小弟糊弄住了,汽車那東西哪是能隨便學的,向前工廠里都沒有會開車的,廠領導想買小汽車,因為廠里沒有人會開,於是申請送上去上面不批,搞得廠里很沒有面子,縣裡除了政府單位里有兩輛小汽車,大大小小的工廠里,只有機械廠有小汽車,當時開回廠里還引起了轟動,聽說機械廠也是好不容易從市裡的運輸隊里搶到了一個司機,待遇賊好,每月86塊錢的工資不算,還有各種補貼,這工資都堪比10級技工了,真是嫉妒的人眼睛都紅了,汽車哪是隨便哪個人都能開的,小弟真是不怕把牛皮給吹破了1趙華對李秀秀說的一個字都不信,肯定是小弟想從老娘口袋裡掏錢了,隨便編出來的瞎話。

李秀秀聽到趙華說小寶的不好,火氣「噌」的一下上來了,雖然她也有點將信將疑,但是誰說她的小寶她和誰急,「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不會說話就閉上你的狗嘴,前段時間你爹不是帶小寶去市裡,一去好幾天了嗎?就是送他去學車的1

趙華一下子被噎住了,「真的假的,爹送小寶去學車了?去哪裡學?花了多少錢?」趙華一下子急了,如果爹真有學車的路子,向前是不是也能學會開車?八十六塊錢的工資啊!有了這麼多錢,她還回娘家受什麼氣,自己想吃什麼就買什麼了,哪怕是黑市糧也買得起!

「娘啊,你說的是真的嗎?小寶真的學會開車了?1趙紅也激動起來,趙華能想到的她怎麼可能想不到,只要自己男人學會開車,那她幹嘛還要低聲下氣的回家借糧食,哪怕在婆家也能挺直了腰桿,做個體體面面的城裡人,再不用餓肚子!

「你可不能只管小寶啊,我可是您的親女兒,如果真有學車的路子,怎麼也得照顧照顧我們家啟明啊,你是知道的,他可是姑爺中最孝順你的,哪次來看你都沒忘了帶禮物,上次你感冒去醫院看病,啟明還背過你呢,你可不能忘了他啊1趙紅深情的拉著自己老娘的手,不停的向她安利自己的男人,順便踩了自己姐夫一腳,沒辦法競爭就是這麼殘酷,不是你先學就是我先學,那當然是我先學最好啦,免得夜長夢多嘛。

「趙紅你還要不要臉啊,上次去醫院看病,我家還出了五毛錢,你家一毛錢也沒出,就和大哥二哥換著背了一下,都沒有十分鐘,還好意思在這裡充孝順,明明最孝順的是我們家向前1趙華一把推開趙紅,示威似的握住娘的手,像一隻戰鬥中的大公雞,毛都豎起來了。

「你家那五毛錢不是已經還了嗎?這點小事還翻來覆去拿來說,完全是協恩圖報,真是胳膊肘往外拐,不要臉中的不要臉。」趙紅被突然推開哪裡肯依,拽住趙華的衣領子外邊上拽,像將她從娘身邊撕開。

眼看兩姐妹要打起來,我們的趙成大寶貝總算慢悠悠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嘴角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容,一錘定音,「你們兩個別鬧了,教我開車的人已經回了京城,現在就是想學也學不到了。」

「什麼?1姐妹兩一瞬間彷彿由天堂跌進地獄里,經過巨大的期望和巨大的失落後,理智都要崩潰了。

「趙成你個烏龜王八蛋!你怎麼這麼自私啊,明知道我們兩日子過的有多窘迫,這麼大的好事竟然自己一個人全佔了!爹不是你一個人的爹吧,憑什麼只讓你一個人學車,不說我了,大哥二哥呢?平時干最苦最累的活,結果到頭來所有好處全被你一個人佔光了1趙華的理智完全被撕裂,完全無視親娘憤怒的視線口不擇言的亂罵一通。

趙紅不像趙華一樣衝動,可是看著趙成的一雙眼睛里卻是充滿恨意,自小知道娘和爹都偏心他,可是也頂多吃喝上偏袒一點,她也就忍了,可是這關係到她和她一家的前途命運,沒想到爹娘依然那麼偏心,完全連一丁點也沒有想起她來,害她錯過了這樣一個天大的機會,真是殺了趙成的心都有了,可是她現在不能像趙華那樣撕破臉,那實在是太蠢了,應該還有補救的機會。

趙紅深吸一口氣,努力將心中的憤怒和憎恨給壓下,勉強扯出一個笑臉,「沒關係的,反正小弟你已經學會開車了,由你教你姐夫肯定也是沒問題的對不對?你放心,只要你姐夫學會了絕對不會虧待你的,你想要什麼儘管提,我們肯定滿足你。」

趙華聽趙紅這麼一說總算回過神來,暗罵趙紅陰險,可是想到可以讓弟弟教自己男人開車,眼神又火熱了起來,剛才那一罵肯定把自己弟弟和老娘統統得罪了,只能先道歉再提要求,為了自己幸福的未來,一點臉皮算什麼,就算把自尊丟在地上踩也沒關係。

趙華像變臉一樣,突然「撲通」一下跪了下來,開始可憐兮兮的掉眼淚,「弟弟我錯了,剛才是我不對,我不該罵你,求求你就原諒我吧,看在我以前那麼疼你的份上,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好不好?你是不知道我在家裡過的有多苦,十幾口子人住在巴掌大的地方,轉個身都困難,每天喝的粥都可以數清有幾顆米,你可憐的外甥女長這麼大都沒喝過幾口奶,我餓的根本就下不了奶,每天只能喝點米湯,腦袋上的頭髮都是枯黃枯黃的,你就看著你外甥女的份上幫幫你姐夫吧,我們一家都會記得你的恩德的,求求你了1說著就要給趙成磕頭。

「夠了1李秀秀再也看不下去,一把將女兒拽了起來,幸好是在堂屋裡,如果在院子里,被來往的鄉親知道,姐姐給弟弟磕頭,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閑話,小寶的名聲還要不要了,這三女兒真是太不知道分寸了!

李秀秀真是沒想到,只是一件學開汽車的小事,就引得自己兩個閨女如此瘋狂,簡直是瘋魔了,其實是因為李秀秀畢竟是農村婦女,一輩子沒進過幾次城,見識實在太淺薄,沒搞清楚這事的重要性,簡直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當司機不僅工資高,地位也不一般,基本上是每個地方的寶貝,物以稀為貴嘛,這年頭司機太稀罕了,就跟現代開飛機的一樣,沒路子你根本接觸不到這個東西。

趙成眼神複雜的看著這兩個姐姐,其實他已經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確定這個世界的趙成和原來世界的趙城有著什麼聯繫,因為兩個人無論是外在還是內在都是一模一樣的,只是所處的環境不同罷了,現在還不知道穿越的原因,但是他有種感覺,兩個世界的人可能都是同一個人,可能是影子也可能是分身,具體怎麼回事還不清楚,但是趙成已經完全融合了這個世界的記憶和感情,成為一體。

記憶中,以前兩個姐姐和趙成相處的還挺不錯的,兩人也曾經是善良懵懂純真的小姑娘,對未來有著無限的嚮往,可是人總會長大,會被現實生活摧毀原本的模樣,變成曾經自己最討厭的樣子,趙成看著兩姐妹此刻被各種負面情緒所扭曲的臉,不禁有些唏噓,果然金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他可不想像她們一樣,有一天為了一口吃的,打碎了自己的膝蓋和脊樑。

所以這場鬧劇,該有個結尾了。

「我不會教的,無論給多少錢多少東西都不會教,你們死心吧。」說完,趙成轉身又慢悠悠的回了屋,輕輕的關上了門,不理會門后姐妹的哭求聲咒罵聲以及李秀秀的阻攔聲。

趙紅趙華滿眼恨意和淚水的望著那已經關上的門,彷彿眼睜睜的看著所有的希望被黑洞給吞噬,她們倆從來沒有像此刻那麼憎恨自己的弟弟,竟然如此冷漠,如此悠閑。

真是恨的想立刻殺了這個冷血無情的怪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