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4趙家兩姐妹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之所以會有大批的知青下鄉支援建設,其實就是因為城裡糧食供應不上,養不活那麼多人,所以沒工作的年輕人就必須趕到鄉下去種地,理想是很好的,現實是很骨感的,這些知青雖然下了鄉但是依然杯水車薪,年年減產就年...

一口一口珍惜的吃完麵條,李秀秀手腳利索的將碗筷洗乾淨,又跑進房裡打開柜子拿了一點紅糖出來,沖了三杯糖水,兩杯給了大孫子趙星和二孫女趙月,兩個小蘿蔔頭一個五歲一個三歲,見到紅糖水就笑眯了眼,將大碗抱在懷裡,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喝,小臉上泛著紅光,滿臉的享受,光這一碗水就可以讓他們在那喝一個上午不挪窩,是李秀秀哄孩子的不二法寶。

雖然李秀秀這人精明摳唆了一輩子,對別人捨不得對自己也捨不得,但是對孩子是沒話說的,尤其是自家的孩子,並沒有農村婦女普遍重男輕女的毛病,像家裡的兩個閨女都是十里八鄉罕見的上過初中的女娃子,初中每年都要交五毛錢的學費,村裡的男孩都有很多是上不起的,何況是女孩,但是李秀秀和趙石還是咬著牙齒將五個孩子都供到了初中,只是趙家的孩子都對讀書沒有什麼興趣,初中畢業就早早的結婚生子了,只有趙成勉強上了高中,可是後來各種運動把學校搞的亂七八糟經常停課,趙成也沒學到什麼東西,只混到了一個畢業證。

最後一杯糖水自然端進了趙成的房裡,趙成接過糖水一邊喝一邊拍了拍炕邊,「娘你坐這,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啥事啊?」李秀秀脫掉鞋子,盤腿坐到炕上。

「等下三姐四姐不是要回來了嗎?你等會能不能配合我演一場戲?」蘇成湊過去在李秀秀耳邊這樣那樣那樣這樣一通囑咐,滿臉的狡黠。

李秀秀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蘇成一臉正經的開始說瞎話,「當然是真的,別人都說我是混子,難道你還真信了?我平時四處走動可不是在瞎晃悠,你平時給我的錢也沒有亂用,我都是一分一分的存起來光等著干正經事的,這事絕對是真真的,我能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嗎?」

李秀秀有點半信半疑,總覺得有什麼貓膩,可是自己兒子自己還是很清楚的,聰明的很輕易不做會吃虧的事情,讓她配合著演戲肯定是有什麼用意,只是他現在不想說罷了,只要自己兒子不吃虧,誰吃虧她都不介意,哪怕是坑自己的女兒也無所謂,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正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三姐四姐的招呼聲,「娘,我們回來啦。」聲音由遠及近。

李秀秀和趙成一起走出房門,就看見趙紅趙華大包小包的已經走進了院子里,李秀秀趕緊過去笑臉相迎,「哎喲喂,我的好閨女,想死我了都。」嘴巴是這麼說,不過手卻一把握住兩人拎東西的袋子,一提一拉東西就易了主,李秀秀提著東西快步進了堂屋,嘴巴還不閑著,「還是我閨女孝順,知道多拎點東西來看我,總算沒有白養你們一常」

趙紅趙華對視一眼,滿臉的無奈,不多拎東西回來能行嗎?那她們這次肯定就白回來一趟了,說不定還要吃刮落。

原來,每年的這個時候,嫁到城裡的趙華趙紅都得回來一趟,和娘家換點糧食,如果東西拎少了或者空手回來,李秀秀是絕對不會給她們一顆糧食的。

兩姐妹之所以能嫁進城裡,一方面是因為她們學歷比較高,一方面是婆家比較窮,城裡供應糧一年比一年少,有錢都買不到,黑市糧又買不起,就希望娶個家裡殷實點的農村媳婦,說不定可以打點秋風借點糧食,畢竟能捨得送女兒讀初中的家裡,肯定是很寶貝女兒的,怎麼捨得自己女兒餓肚子呢?

可是兩家人的算盤徹底落空了,李秀秀確實對自家的孩子很好,但是僅限於孩子,兩閨女都已經出嫁,孩子都生了,已經是大人了,完全不需要她再去照顧,大人里她會偏心偏愛偏疼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的寶貝兒子小寶了,其他人都得靠邊站。

再說了,當初她就很不滿意這兩城裡親家,雖然是城裡人,但是家裡窮的很又負擔重,十幾口人就擠在一間房子里,轉個身都困難,李秀秀只是聽說過城裡大部分人都住房緊張,直到特地去看過才知道究竟緊張成什麼樣,這樣又窮又擠的人家,還不如鄉下人呢,當時老太太就不是很樂意,但是還是問了自己兩閨女的意見,結果兩人迫不及待的想做城裡人,義無反顧的嫁了過去,進了門才知道城裡人也沒有餘糧,而且兩人的戶口無法遷入城裡,沒下地賺不了公分,村裡也不會給分糧食,只能買黑市糧,或者回娘家找家裡接濟一下。

之前她們總空著手回娘家,李秀秀吃還是會給她們吃的,畢竟是自己閨女,但是絕不會給她們帶走一顆糧食,直接讓她們空著手回婆家,幾次之後,總算學乖了,知道帶一些東西回來,李秀秀則是會仔細計算她們帶回來的東西的價值,然後一分不少一分不多的按市價給她們拿糧食,不讓人說嘴也不讓人佔便宜。

在家的時候沒什麼感覺,等嫁了人才知道餓肚子是什麼滋味,趙華的婆家就是那個十五口人住一個房間的李家,那房間只有二十多平米,小小一個房間放了四個高低床,這高低床還不是上下鋪,而是上中下三個鋪的,年紀大的睡下面年紀小的睡上面,如果有人要「做的事」,就得先提前和家裡人通氣,他們會集中出去溜兩圈,等一兩個小時再回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家裡十五口人,只有四個賺工資,而且是兩個正式工兩個臨時工,工資都不高,趙華嫁的是李家老小李向前,在紡織廠當搬運的學徒工,每個月工資十六塊,還得上交一大半,剩的錢連給孩子買奶粉都不夠。

家裡婆婆當家,每天喝的稀粥都能清晰的照出人臉,這日子真是和娘家沒得比,可是再讓她選一次她可能還是會選擇嫁到城裡,做城裡人啊,這是多少鄉下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只要回娘家就能感受到村裡人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眼光,這讓她心裡充斥著滿滿的優越感,這年頭誰家不會餓肚子,只要能做城裡人,餓肚子又算得了什麼呢?再說了,實在餓得慌了不是還能回娘家混一頓飽飯吃么。

趙紅婆家姓周,周家的人口要少一些,八口人住在一間十四平米的房間里,只是家裡賺工資的更少,只有兩個人,雖然都是正式工,一個月二十塊的工資,但是絕對是不夠吃的,城裡的工作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周家兩個兒子的工作都是父母讓出來的,不讓出來自己兒子說不定就得去上山下鄉,之所以會有大批的知青下鄉支援建設,其實就是因為城裡糧食供應不上,養不活那麼多人,所以沒工作的年輕人就必須趕到鄉下去種地,理想是很好的,現實是很骨感的,這些知青雖然下了鄉但是依然杯水車薪,年年減產就年年供不上糧,只能讓更多知青下鄉,減輕了城市的負擔,鄉下的負擔和問題卻更重了。

李秀秀檢查了一下兩閨女帶回來的東西,兩塊灰色的布,一瓶酒,四包煙,一包鹽,兩包紅糖,一瓶煤油,三個碗,兩個盆,兩塊肥皂,一管牙膏,幾包火柴,還有針頭線腦等等之類的東西,都是一些生活用品,看來兩家人都是把吃飽肚子以外的東西攢了又攢,一次送了過來,就為了多換一些糧食。

姐妹兩有點緊張的站在自己老娘身邊,仔細的觀察她的神色,深怕她有不滿意的地方,姐妹兩也不容易,為了多帶回來一些東西,不知道和自己婆婆磨了多久的嘴皮子,說不定還得挨些白眼挨些罵,這些東西都是一點一點存下來的,一大家子人呢,誰都不夠用,可是為了糧食只能東摳一點西摳一點才能拿來這些,兩人都希望自己老娘能心情好點,多給點糧食,讓她們回去能好交差一些。

李秀秀知道自己閨女在惦記什麼,也沒有拿喬的意思,轉身回了室,用兩個袋子分別裝了一些粗糧,在兩閨女期待的目光中,將大的那袋給了趙紅,小的那袋給了趙華。

趙華看著自己手中明顯少多了的糧食,不禁委屈的抓住了親娘的手,「都是你生的女兒,娘你怎麼能這麼偏心呢?給四妹那麼多,給我那麼少,這是為什麼啊?1

李秀秀冷笑一聲甩開趙華的手,「你看看你帶來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凈拿一些針頭線腦的東西來糊弄我,我難道自己不知道從供銷社買,反而要你大老遠的從城裡帶?既然不願意真心的來看我,還指望我多給你點糧食,咋不美死你算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都好意思回來算計娘家了,我還沒老糊塗呢,你還是省省吧1

趙華被說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好不尷尬,擱在沒出嫁的時候,被親娘這麼說,肯定要不依不饒的大鬧一通,可是,自從嫁到城裡,她才清楚的知道,在娘家的日子過的究竟是有多舒服,現在城裡的形勢越來越嚴峻,雖然剛剛秋收,可是那些送到上面的糧食是不可能那麼快能供應下來的,肯定要先送到市裡省里,等那邊安排好了供應足了,才會管縣城這種小地方,這得等多久誰都不知道,可是她婆家已經要斷糧了,從娘家拿回一些救命糧。

好在這畢竟是自己親娘,給的糧食還是比較公道的,不像黑市糧,現在價格已經翻了幾番,莫說自己婆婆肯定不捨得花高價去買那麼貴的糧食,就算捨得也買不了多少,還不如到娘家換的多,自己親娘肯定不會坑自己,而且親戚間這樣的往來,也不會被說是投機倒把,比去黑市冒著風險交易安全的多。

婆家活命的希望都系在自己一個人的身上,在這個關鍵時刻可千萬不能惹火了自己老娘,怪只怪自己婆婆實在太摳門,在這種時候還想著佔便宜耍滑頭,娘是多精明的人啊,怎麼可能被她的小伎倆糊弄住,連累得自己吃刮落丟面子,真是要憋屈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