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3下不下地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成和他娘以及侄子侄女不下地,也不至於餓肚子,況且以趙老爹的工資,青黃不接的時候買點黑市糧還是沒問題的。 碴子粥煮好了,李秀秀又從鹹菜缸里夾了一點鹹菜,這早飯就算做成了,一般只有趙成在飯桌上的時...

天蒙蒙亮雞都沒有開始叫喚,趙家的人就起床忙活了起來,村裡還沒有通電用的是煤油燈,可是煤油供應不足,很多人家是用不起的,趙家勉強用的起,但是等閑不會用,沒電沒燈沒收音機,晚上一點娛樂活動都沒有,只好早早睡覺,早上早點起來上工,規定是六點下地,遲到的要扣公分,所以五點之前要起來做早飯,吃完就得迎著朝陽來到地頭開始一天的辛勤勞作。

錢梅花回娘家了,於是早飯就是李秀秀和孫大妞一起做的,兩人早起習慣了,摸著黑升起火熬起大碴子粥,這粥其實就是用玉米做的,玉米嫩的時候吃進嘴裡又甜又香,可是成熟后再晒乾了就又干又硬,就算煮成粥也十分刮喉嚨,這東西未來的人吃了是養生,他們吃了是為了活命,一點營養都沒有,吃多了人人面帶菜色營養不良,可是沒辦法,有的吃已經很好了,多的是人連玉米都沒得吃,活活的餓死了。

今年的收成依然很差,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為,土地是公家的,干多干少都是一樣的公分,所以很多人在地頭混日子,剛開始也不是這樣,只是混日子的人多了,賣力幹活的肯定心裡不平衡,為什麼我乾的多他乾的少還公分一樣呢?於是一個個都開始磨洋工,等到糧食減產餓肚子了才開始後悔,可是下一年又照舊那麼干,習慣了偷懶的人根本再無法勤快起來,再加上各種政治運動和公社裡一些胡搞瞎搞的亂指揮,人沒全餓死已經是燒高香了。

前段時間秋收完交了任務糧之後,就馬上給各家各戶按公分分了糧食,不分不行啊,去年的糧食吃到今年,很多人家都斷頓了,秋收的時候一些人頂不住暈倒在地頭,好不容易救過來,又回到地里繼續收糧食,分糧是這些人唯一的精神支柱,可是今年收成不咋地,農民到手的糧食都不多,按正常食量頂多夠吃兩三個月,多加兩瓢水勒緊褲腰帶,也只能支撐大半年,到時候可能還要買返銷糧才能保證不餓死。

趙家今年分的糧食不算多,但是比別人家情況好一些,不僅是因為大哥大嫂二哥都下地賺了公分,還因為趙老爹每天去鄉里訓練民兵是算的滿公分,這樣哪怕趙成和他娘以及侄子侄女不下地,也不至於餓肚子,況且以趙老爹的工資,青黃不接的時候買點黑市糧還是沒問題的。

碴子粥煮好了,李秀秀又從鹹菜缸里夾了一點鹹菜,這早飯就算做成了,一般只有趙成在飯桌上的時候李秀秀才會炒點新鮮蔬菜或者雞蛋,畢竟家裡的自留地不多,還得種點飽肚子的東西,像蔬菜這樣不經吃的一般都用來腌鹹菜,這樣就可以吃的久一點,所以農村腌的鹹菜都是齁咸齁鹹的,吃一口能下半碗粥,蘇成很少吃這個,家裡只有李秀秀和趙老爹愛吃。

「小寶呢?讓他出來吃飯。」趙老爹一坐下發現蘇成一如往常沒有起床,看來一點沒有將他昨晚的話放在心上,有點不高興的敲起了桌子。

李秀秀看老頭子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把碗筷往桌上一擱,比趙老爹還不高興的甩臉子,「做給你吃做給你喝,還把你慣出毛病來了,一大早的就找事,我乖兒子已經說了,想去城裡當工人,你這死老頭在外面威風的不得了,怎麼不想想辦法把他弄到廠里去,只知道一個勁的拖後腿,非要他去累死累活的下地,你看看今年分了多少糧食,連耗子都不夠吃何況是這麼一大家子,就算讓他去下地,又能賺幾個公分?你與其跟兒子較勁,不如去走走關係幫兒子謀個好前程,去城裡享福總比去地里遭罪強啊1李秀秀說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完全不顧及坐在旁邊的大房兩口子那脆弱的小心靈,他們就是那累死累活賺公分卻分不到多少糧食的那群可憐人。

「胡鬧,作為民兵隊長怎麼能帶頭去走後門呢,你讓我手下的兵怎麼看我,你讓公社的領導怎麼看我?簡直是異想天開,瞎胡鬧1趙老爹被氣的臉都紅了,作為一個正直的軍人,他最不屑的就是這種走後門找關係的齷齪事。

李秀秀撇了撇嘴,其實心裡壓根沒指望老頭子,一張床上睡了這麼多年,他什麼脾氣摸得透透的,完全是個老古板一點不知道變通,跟自己聰明伶俐的小兒子完全沒得比,李秀秀只是想拿這個話擠兌一下他,免得他非要小兒子去下地,那得心疼死自個兒。

「既然你不想給孩子鋪路,那也別想強迫他下地,再說了,老大多愛護自己弟弟啊,怎麼捨得他下地呢?」李秀秀推了推頭也不抬一個勁喝粥的老大,眼帶威脅的盯著他問,「你說是不是啊老大?」

老大趙國一口粥噎在喉嚨里,好懸沒把自己嗆死,「咳咳咳」,咳半天才醒過神來,整個人都不好了,怎麼躺著也中槍啊,一邊是老爹一邊是老娘,這偏袒哪邊都得挨收拾,可真是為難的不行。趙國在爹娘的虎視眈眈下冷汗涔涔,不禁側過頭悄悄捅了捅自己媳婦,希望她給自己拿點主意,不然他可能要當場去世了。

老大媳婦孫大妞最見不得自己男人沒出息的樣子,這有什麼好猶豫的,當然是……

「娘說的對啊,我們家大國最心疼自己的小弟了,有好吃的從不忘了他,有什麼重活也忙不迭的幫他幹了,從不願意累著他一星半點,怎麼忍心他下地呢?乾脆讓大國多干點活多賺點公分,這樣小弟就能在家裡多休息休息養好身體。」孫大妞睜著眼睛把瞎話說的像對著*宣誓,看那誠摯的眼神,鏗鏘有力的表白,絕對讓人看不出來她這是在明晃晃的拍馬屁。

李秀秀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是大兒媳婦上道,不像自己大兒子這麼蠢這麼楞,果然自己的眼光就是好,一眼就相中了這個聰明爽利的大兒媳婦,比二兒媳婦強的不知道哪去了。

看著自己婆婆滿意的眼神,孫大妞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再看了一眼氣呼呼的公公,繼續低頭喝粥,雖然公公很有威嚴,但是家裡的事情一向歸婆婆管,只有大事情才是公公拿主意,可是在這農家一年到頭能有幾件大事呢?還不都是油鹽醬醋這些瑣事,何況,得罪公公頂多挨幾下白眼,公公也不可能跟他們計較,可是婆婆就不一樣了,要是惹了婆婆這日子就難過了,女人總比男人記仇,而且是在小叔的事情上,婆婆絕對不會妥協,公公也不會真拿小叔怎麼樣,她傻了才會去唱反調呢,雖然心裡特別討厭好吃懶做受盡寵愛的小叔,可是為了在趙家生活的好一些,只能昧著良心說瞎話了,哎,活著真是不容易,心塞塞埃

沒想到家裡人竟然都不同意小兒子下地,雖然氣呼呼的,但是趙老頭心裡還是滿意的,下不下地其實是小事,兄弟和睦才是最重要的,想到這裡,讓小兒子下地的想法也沒那麼強烈了,「今天就算了,地里也不是很忙,過兩天再說吧。」說完,趙老爹偃旗息鼓,端起飯碗吃起飯來,說是過兩天再說,其實過兩天再過兩天,基本就不會再有下文了。

李秀秀見好就收,不再說什麼,安心吃飯,只是嘴角小小的弧度才暴露出她心裡的得意。等大家都吃完拿著農具出了門,李秀秀就回身進了室,掏出貼身藏著的鑰匙打開柜子,小心翼翼的用碗盛出小半碗白面,然後又仔細把袋子收好,再進到廚房,舀出半碗玉米面混在白面里出了一大碗麵條,麵條下鍋以後又打進去一顆雞蛋,等麵條好了,黃燦燦的麵條白嫩嫩的雞蛋再撒上一點蔥花,別提有多香了。

趙成是在一陣面香里醒過來的,肚子里咕嚕咕嚕的亂叫,再也躺不住了,只好從炕上爬了起來,順著香味來到廚房,剛好麵條已經出鍋了,將趙成的食慾一下子勾了出來。

李秀秀看見自己心愛的兒子起床了,滿臉笑容的招呼,「小寶起來了呀,快去洗臉吧,洗臉水已經給你打好了,洗漱完就可以吃麵條了。」

「好,馬上去,娘你做的麵條可真是香啊,我夢裡都是這麵條的香味。」趙成笑眯眯的誇了一句,然後飛快的去洗漱,前後不到一分鐘,就飛快的上了飯桌,香噴噴的麵條已經端了上來。

趙成沒有客氣什麼,呼嚕呼嚕的吃了起來,李秀秀就坐在旁邊心滿意足的看著,看著自己最寶貝的小兒子吃飽吃好,就是她最開心的時候,在她的眼裡自己的兒子又聰明又伶俐,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哪哪都好,哪哪都比別人強,那些說他是混子的人,完全就是羨慕嫉妒恨,雖然趙成趙國趙軍以及已經出嫁的趙華趙紅都是她生的,可只有趙成生的最讓她滿意,完全是聚集了她和老頭子所有的優點,小時候抱出去誰見誰誇,是她最大的驕傲。

趙成吃了一大半,還剩下一小半就不吃了,推到李秀秀跟前,「我吃飽了,不想吃了,剩下的娘你吃了吧。」

「怎麼又剩下了,娘已經吃過了,還是你吃吧。」李秀秀知道趙成是特意給自己剩下的,可是她怎麼捨得吃這麼好的白面,不過兒子的心意,她還是高興的,沒白疼他。

「真的吃飽了,娘你要是不吃就倒掉吧。」趙成直接起身回了屋,他要是繼續坐在那,老娘肯定是不會吃的,還得和他推來推去,其實趙成並不願意別人吃自己的剩飯,可是李秀秀這人節儉慣了,不是他吃剩的,她壓根不會動。

如果趙成拿碗勻出來一半,李秀秀就會給他放在鍋里等他中午吃,或者留給趙老頭吃,只有趙成吃剩的,他肯定不會再吃的,別人也吃不了的,她怕浪費了,才會塞自己肚子里,吃自己兒子的口水,那是一點也不介意的,反而會感動自己兒子給自己留一口的心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