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2回娘家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的日子過的比村裡的其他人家都要鬆快,趙軍覺得挺滿意的,根本不想瞎折騰。 再說了,這些年地里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就他和大哥下地賺的公分,剛夠給自己吃飽飯,還得老爹的工資補貼進來才能養的起媳婦,以及...

話說這頭,老二夫妻兩空著手被趕出家門,迎著晚霞的餘暉匆匆忙忙的往錢梅花娘家趕去,一路上錢梅花的埋怨就沒停過,先數落小叔,什麼「大混子」「敗家子」「白眼狼」之類的翻著花樣的亂罵,罵了半天發現自己男人悶不吭聲壓根不回應,感覺自己自言自語一點意思也沒有,回頭就開始數落起趙軍來。

「你說說嫁給你有什麼用,被欺負了都不敢幫我撐腰,如果你敢多說兩句話,你娘至於偏心的這麼理所當然嗎?」錢梅花滿心的委屈,沒想到付出了那麼多努力,等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結果自己男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空著手趕回娘家,都不願意幫她說句公道話,簡直是太沒用了。

「這事兒是你先挑起來的,我幹嘛要幫你說話。」趙軍覺得莫名其妙,家裡一直都是這樣的,老娘偏心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和大哥都習以為常見怪不怪,況且爹娘也沒有虧待過他倆,該吃吃該喝喝,還出了彩禮給他們娶媳婦,家裡的日子過的比村裡的其他人家都要鬆快,趙軍覺得挺滿意的,根本不想瞎折騰。

再說了,這些年地里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就他和大哥下地賺的公分,剛夠給自己吃飽飯,還得老爹的工資補貼進來才能養的起媳婦,以及大哥家的兩個孩子,小弟哪怕是好吃懶作佔便宜,占的也是老爹的便宜,他們哥三誰都佔了老爹的便宜,誰還能看不起誰來著,這些道道都很清楚,哪知道錢梅花竟然一點也看不明白,還在飯桌上瞎鬧,連累的他挨了兩巴掌,老娘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他這後腦勺還腫著呢,這娘們還對他不依不饒的,真是委屈的不行,心裡拔涼拔涼的。

「你就別作了,家裡這樣挺好的,可別再惹爹娘生氣了,」趙軍決定再好好勸勸媳婦,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啊,別作作作的又連累他挨巴掌,是真疼的,「本來娘就不想我娶你,硬是把婚事拖了三年才等到娘鬆了口,你也保證過進門之後會好好孝順我爹娘,怎麼才剛進門就變了掛呢?我現在也不指望你多孝順了,只要你不惹事好好過日子就行了,算我求你了,別再去惹小弟,真把他惹毛了,我娘心疼起來可能又會把你趕回娘家的,這樣多丟人啊,你說是不是?」

趙軍覺得自己苦口婆心說的特別有道理,簡直是人生導師,誰知卻把錢梅花剛剛下去一點點的火氣又拱了上來,揚起手「啪」的一下,學著李秀秀的樣子,重重的給了他後腦勺一巴掌,那聲音脆的,嘖嘖嘖,脆的人心都碎成兩半了,哪怕是西瓜都不能這麼拍,何況是腦袋瓜子,只聽趙軍「嗷嗚」一聲,疼得眼淚瞬間落下,那後腦勺啊,不是大了一圈,而是大了兩圈,都可以cos葫蘆娃了。

「我真是要被你氣死了,活該老太婆不喜歡你,看看那白眼狼多聰明多陰險,再看看你,簡直蠢成一頭豬了,不,豬都比你聰明1錢梅花被氣的口不擇言,罵人的聲音都在發抖,她深吸兩口氣,決定再也不跟這頭蠢豬說話,還是快點回娘家,找自己親娘討個主意,自己娘肯定是向著自己的。

趙軍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比竇娥還苦比竇娥還疼,他這是招誰惹誰了,都像拍西瓜一樣和他腦袋瓜子過不去,真是心好痛心好累心好憔悴……他突然覺得他不聰明絕對不是自己的鍋,誰經常被這樣拍來拍去還能聰明的起來呢?!

一個在前面氣呼呼的走,一個在後面像受氣的小媳婦一樣抽抽嗒嗒的跟著,走了好幾個小時,才在夜幕中走進了村子,敲響了錢家的門。

是錢母開的門,本來以為農忙剛過,可能要休息兩天才能回來的女兒,竟然兩手空空伴著月色回了門,後門還跟著一臉委屈的女婿,簡直是一臉懵逼。

「你這是咋啦?怎麼這個時候回來?」難道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娘1錢梅花從小在家裡受寵,哪裡受過這個氣,一看見親娘就雙眼通紅的撲了過去「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錢家人聽見動靜走到了院子里,不知道怎麼回事,以為錢梅花被婆家欺負了,錢梅花的哥哥錢進一把拽住趙軍的領子喝問,「說,你是不是欺負我妹妹了?」

趙軍已經委屈到麻木了,也不想給錢梅花遮掩什麼,怕又莫名其妙的挨收拾,直接了當的回答,「梅花剛剛在飯桌上說我小弟在家裡吃白食是個混子,和我娘吵了起來,吵完了娘和弟弟就讓我們今天回門。」

錢進一下鬆了手,尷尬的看了一眼自己哭成淚人的妹子,心裡有點塞,哎喲喂,我的傻妹子,瞎說什麼大實話,剛進門就在飯桌上和自己小叔子過不去,擱誰家都得被趕回來。

本來還在安慰自己閨女的錢母錢父一下子愣在了那裡,有點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閨女。

「你剛進門就在飯桌上指著小叔鼻子罵他是吃白食的混子?」錢母眼睛瞪得溜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種蠢事真是自己親閨女做的?

錢梅花本來以為自己父母會給自己討回公道,可是看父母此刻的表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啊,「沒有,就是說他兩句,沒有罵他。」說話的聲音有點點沒底氣,都沒帶髒字,應該不算罵吧。

「我的天埃」錢母捂住腦門,只覺得一股火氣竄了上來,在自己胸口呼嘯奔騰,深吸一口氣,霎時間火力全開,一巴掌呼上錢梅花的後腦勺,破口大罵,「你是豬嗎?這種蠢事都敢做,你咋不坐個炮仗竄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呢?!你小叔就算吃白食也是吃老趙家的白食,和你有什麼關係?你才剛嫁進門,是給老趙家生孫子了,還是給老趙家賺工分了?我在家縱著你,倒是縱得你看不清自己是誰了,竟然剛進門就作天作地的,你這麼會作,咋不先作個娃出來呢?連娃都沒有就敢插手老趙家的事兒,你這膽也太肥了1錢母哇啦哇啦一通數落,錢梅花捂著後腦勺一臉懵逼,從來在家裡受盡寵愛的自己,何曾挨過老娘一巴掌,老娘這是中邪了嗎?怎麼不幫自己說話,反而幫著那個大混子白眼狼?!

趙軍在旁邊「撲哧」一聲笑出來,頓時覺得痛快了爽利了不再委屈了,看,這娘們也被拍西瓜了,真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該了個該~

不僅趙軍在旁邊幸災樂禍,錢家大嫂也捂著嘴巴偷偷的樂,倒不是她見不得小姑子好,實在是小姑子在家的時候實在是太潑辣霸道,委實讓她受了不少委屈閑氣,可誰讓錢進就這一個妹子呢,不僅父母寵著哥哥也慣著,明明家裡窮的叮噹響,竟然慣出大家小姐的脾氣,覺得誰都該捧著她讓著她,在家裡沒人跟她計較,結果一出門子就捅了大簍子,敢和婆家小叔過不去,誰不知道那是趙家兩老的心尖子,誰動誰倒霉,雖然大家都看不慣這人遊手好閒啥事不幹,但人趙家養得起,跟旁人有啥關係,說閑話的未嘗不是眼紅人家過的比自己好。

錢父弄明白事情原委,就搖搖頭回屋去了,管教閨女是老婆子的事兒,他不想參和,雖然有點不高興趙家嫌棄自己閨女,把婚事拖了兩三年,但是閨女最後還是嫁進了老趙家,其實他心裡還是很滿意的,趙家老頭是民兵隊長按月拿工資,家底厚實不怕遭災,現在地里收成一年不如一年,最怕的就是餓肚子,只要閨女能在趙家吃飽飯再生個大孫子,就沒什麼可操心的了。

錢進發現這事跟自己妹夫沒啥關係,臉上也有了笑模樣,熱情的招呼趙軍進了堂屋,「別站在院子里,還是進屋說話吧。」說著扭頭跟自己婆娘吩咐了一句,「快去沖杯雞蛋水,妹夫走了這麼長的路肯定渴了,記得多加兩勺糖。」

「知道了。」錢家大嫂扭身進了廚房。

院子里只剩不停數落閨女的錢母,和捂著後腦勺雙眼通紅不敢置信的錢梅花,怎麼回事?怎麼都走了,就沒人給自己撐腰給自己主持公道嗎?!喂,快回來啊,寶寶心裡太苦了!

「你這死丫頭髮什麼呆,還嫌不夠丟人啊,快跟我進屋去。」錢母喘了喘氣,終於罵夠了,拉著閨女進了她原來的房,準備好好教育教育她,讓她多懂點事兒,別作啊作的把自己的好日子都作沒了。

娘倆坐在女兒曾經的閨房,回憶起過去在家的日子,總算心平氣和了一些,錢母握著女兒的手,「閨女啊,出嫁了就和在家裡不一樣了,趙家人不可能像我們這樣寵著你縱著你,你做事得有分寸,像這樣在飯桌上發作小叔的事兒可再不能做了,也怪我沒有好好的教你,讓你養成了這副直脾氣,」錢母嘆了口氣,「你小叔再怎麼遊手好閒都不是你該管的,那是你公公婆婆的事兒,你要是像你大嫂一樣給趙家生了孫子的話,私下裡表達表達不滿,提醒他們不要做的太過偏心是可以的,但是你才剛進門,連孩子都沒有,哪有底氣插手趙家的事情,我問你,飯桌上你嫂子說過什麼沒有?」

「她?」錢梅花翻了個白眼,「那個慫貨,吭都不敢吭一聲,就知道吃。」

錢母恨鐵不成鋼的拍了閨女後背一下,「哎呀,你還嫌別人是慫貨,說不定人家還在心裡笑話你蠢呢!你以為人家為什麼不吭聲啊,她進門比你早那麼多年,兒子女兒都給趙家人生齊了,是老趙家的大功臣,可是連她都不敢指著小叔鼻子罵,你又憑什麼啊?」

錢梅花不吭聲了,想起孫大妞頭也不抬只顧吃飯的樣子,心裡也覺得奇怪,照理說她進門最早,天天看著公公婆婆那麼偏心,心裡能不有氣嗎?平時相處也能感覺的出來是個聰明爽利的人,一點也不懦弱,怎麼對小叔的事兒隻字不提毫無反應呢?

錢梅花想著想著就有點入神了,錢母看著閨女思考的樣子,輕輕的撫摸她的頭,「閨女啊,女人啊好好過日子才是最實在的,只要你公公婆婆沒有少了你吃喝,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這年頭能吃飽飯就算最大的幸福了,你還有什麼不知足的?趙家的條件不知道比咱們家好了多少,能嫁進去絕對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分,你婆婆那人我知道,除了偏心小兒子了一點,也沒啥大毛病,看你嫂子以及你侄子侄女那紅潤的臉色,就知道你婆婆不是什麼苛刻的人,人啊,要惜福,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說完錢母就起身給錢梅花鋪被子打洗臉水去了。

等收拾好躺到床上,錢梅花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所有人都站在小叔子那邊呢?明明他是那樣一個好吃懶做遊手好閒的大混子,怎麼人人都護著他呢?

真是,真是想不通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