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成的幸福日常 散文詩詞

趙成的幸福日常 001想當工人

作者:千葉冬

本章內容簡介:姑娘捨得嫁給你,明天你就給我下地去。」趙老爹雖然也疼自己的老兒子,但是不像李秀秀那樣溺愛的完全沒有原則,民兵隊長每月有十塊錢的補貼以及少的可憐的布票油票,待遇和村裡的大隊長差不多,算是村裡過的比較好的...

有的人就是三觀不正,有的人就是懶的抽筋,無論是前世的趙城還是今世的趙cd不是什麼正經人,穿到這個平行世界三四天了,除了認熟了這一大家子人,就是和原來的趙成一樣,叼著幾根紅薯干四處閑逛,和看著順眼的瞎扯個兩句,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四六不著的大混子。

「小叔你總這麼晃蕩著也不是個事吧,哪怕去地里隨便做點事兒,也能混兩個公分,你這成天不著家,飯點準時回來,嘛事不幹光吃白食,是不是也太過了一點?」剛嫁進門性格有些潑辣的二嫂錢梅花,終於忍不住在飯桌上爆發了,對著趙成橫眉毛豎眼睛的數落起來。

趙成眉毛一挑,喲呵,好久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正要發飆,只聽「啪」的一聲,趙城的老娘李秀秀先摔了筷子,「反了天了,才嫁進門就敢這麼和小叔說話,你錢家姑娘也太沒教養了,收了我家那麼多彩禮,就弄過來個這麼沒教養的東西,真是倒了血霉了,我和老頭子還沒死呢,就想當這個家了,這是盼著我們早死呢是不是?」李秀秀插著腰指著錢梅花鼻子一通罵,反手一巴掌拍到二兒子趙軍的後腦勺上,脆響,「你看你娶了個什麼貨色回來,竟然敢對自己小叔子指手畫腳,叫你不要娶這種潑辣貨回來你非不聽,現在都要騎到趙家頭上來拉屎撒尿了,你是傻了不成,還不給我管管?」

趙軍捂著後腦勺真是冤死了,這是飛來橫禍躺著中槍啊,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早就勸過自己媳婦這家裡最不能惹的就是趙成,她非要去撩虎鬚,連累的自己也要挨收拾,「媳婦你就少說兩句吧,家裡又不少小弟那口吃的,你何必和他計較。」

錢梅花簡直是要氣死了,沒想到婆婆一點面子不給,罵的這麼難聽,連自己娘家都捎帶上了,哪裡肯依,「我說的有錯嗎?啥事兒不幹就張著嘴巴等著吃,整天在外面四處晃悠流里流氣,不知道村裡說的有多難聽,都說趙家出了個遊手好閒的大混子,聽的我都臊得慌,讓他下地賺些公分,也是為他好,最起碼能堵住鄉親們的嘴啊,我這苦口婆心的都是為了誰啊,還被這好一通的罵。」說著就捂著眼睛哭起來。

「不勞二嫂費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別總咸吃蘿蔔淡操心。」趙成拉住準備繼續罵人的老娘,「娘,二嫂這兩天不是一直惦記回門的事兒嗎前幾天農忙抽不開身,乾脆今天讓二哥送她回去吧。」

李秀秀回頭看一眼自己寶貝兒子,眼神一對就心領神會,她這幾天還在心疼要給二媳婦帶的回門禮,現在把她趕回去,回門禮也就免了,誰讓她非要惹自己的寶貝兒子呢,擱哪個婆婆都容不得兒媳婦對自己的兒子說三道四,就算親家知道了也只有理虧的分,還敢要什麼回門禮,羞不死他們。

「軍子,你收拾收拾帶你媳婦回門去吧,讓她回去問問自己老娘,有哪個媳婦敢說小叔的不是,這教養都塞狗肚子里去了,剛嫁進門就鬧蛾子,看看錢家人臉上臊不臊得慌。」李秀秀反手又給了趙軍一巴掌,聲音脆爽,跟拍西瓜似的。

趙軍心裡真是嗶了狗了,捂著大了一圈的腦袋,拖著自己媳婦離開飯桌,「走吧走吧,你就少說兩句,別再惹娘生氣了。」

錢梅花氣的臉都青了,沒想到小叔竟然這麼陰險,她本來還想算計著多拿一點回門禮回去,不止拿點雞蛋,最好拿只雞回去,那多有面子,可是被他這一弄可全泡湯的,可是她還想掙扎一下,勉強扯出一個笑容來,「娘啊,我總得拿點東西回去啊,不然多丟老趙家的人啊,說不定別人還以為趙家窮的連回門禮都拿不出來呢。」

李秀秀根本無動於衷,重新坐下嘬了一口大碴子粥就口鹹菜,「老趙家本來就窮,貧下中農嘛,越窮越光榮,你回家就跟錢家人說,娶你給了那麼多彩禮,早就把老趙家掏空了,就剩點粗糧,還得養活一大家子人,讓他們多理解理解,別太講究了。」

錢梅花被李秀秀無恥的發言氣的一個倒仰險些崴了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把這麼不要臉的話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簡直開始後悔嫁進這個奇葩的老趙家了,可惜嫁都嫁了,根本沒有後悔葯,離婚這種事兒連想都沒想過,只能想辦法再爭取爭取,待要再說,卻見平時少言寡語的公公放下了碗,輕描淡寫的瞄了二媳婦一眼說,「軍子和二媳婦還是早點出門吧,再耽誤太陽落了山,這路就不好走了。」聲音不大氣勢卻足,趙老爹可是參過軍打過仗的退伍軍人,現任鄉里的民兵隊隊長,十幾個村的民兵都歸他管,素有威望,不是誰都敢在他跟前大小聲的。

公公發了話,錢梅花不敢再糾纏,只好被自己男人不甘不願的拖著走了,回頭看了一眼小叔,發現他也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明明帶著笑卻顯得既陰險又奸詐,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不禁打了個冷戰,不敢再和他對視,緊走兩步回了房。

飯桌上終於安靜了下來,大房兩口子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話,只埋著頭吃飯,順便給自己的兒子女兒夾菜,老大趙國是覺得憑著自己的老娘的戰鬥力,根本不需要誰幫腔,二弟妹根本不是對手,所以安心吃自己的飯,趙國的媳婦孫大妞是清楚的知道,老太太有多寶貝自己這個小兒子,根本容不下別人說一句不好,那些愛說嘴的只要被抓住,都要被婆婆打上門去鬧個天翻地覆,她雖然也很不滿小叔總是這麼遊手好閒吃白飯,但是不敢出聲也不想被殃及池魚,也只能在心裡罵一罵。

「小寶啊,來,多吃一點,別聽你二嫂胡咧咧,又沒吃她家的飯,她急個什麼勁,下地多累啊,你從小身體就不好,萬一累病了怎麼辦,你就好吃好喝的待著,咱家還不至於養不起你。」一邊說一邊往寶貝兒子的碗里夾菜,凈挑嫩的菜葉和菜心。

趙成一米八的個子,能吃能睡,體格棒棒的,老太太卻總說兒子身體不好,在家這麼說,在外頭也這麼說,都是給趙成的懶惰找的借口,明眼人心裡都明鏡似的,只是礙於老趙家的面子不去戳穿,至於糊塗人和不熟悉情況的外村人,才可能會半信半疑。

「你總這麼晃蕩下去也不是個事兒,總要娶媳婦的,你現在這樣有哪家的好姑娘捨得嫁給你,明天你就給我下地去。」趙老爹雖然也疼自己的老兒子,但是不像李秀秀那樣溺愛的完全沒有原則,民兵隊長每月有十塊錢的補貼以及少的可憐的布票油票,待遇和村裡的大隊長差不多,算是村裡過的比較好的,願意嫁過來的還是很多,老大老二的媳婦都娶的很順利,但是老三就不行了,眼看都二十了,根本沒人來問過,家底再不錯,也擋不住好吃懶做遊手好閒的混子名頭,除非出高價彩禮,不然肯定沒姑娘願意跳這個火坑,老頭子怎麼的也得狠下心來,為自己老兒子打算打算了。

「我想去城裡當工人。」趙成放下筷子,一本正經的對自己老爹說。

飯桌上的人都抬起頭,有點不敢置信的瞄著趙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連地都不願意下,油瓶倒了都不扶一下的人,竟然妄想去城裡當工人?當工人不僅拿工資還能吃上供應糧,每月還有各種票和工業券,對只能賺工分換口糧的農民來說,去城裡當工人是每個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夢,誰都想要但誰都不好意思說出口,深怕被別人說是痴心妄想,連很多城裡人想進廠當工人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何況是他們這些鄉下人,光戶口問題就是一道坎,就算好不容易進了廠,也只能當臨時工,想轉正擁有正式編製,沒有十年二十年的苦熬是根本不可能的,當然,如果有關係的話,就又是另一說了。

趙老爹有關係嗎?當然沒有,在鄉里他可能還是一個人物,到了城裡根本沒人認識他,況且以趙老爹的個性,也不可能到處去給他們找關係鋪路子。

「別做夢了,人啊還是得踏踏實實的。」趙老爹說完就放下筷子回了屋,背影有點落寞,誰不想自己兒子能當上工人端上鐵飯碗,可是,他這當爹的沒啥本事,每個月當民兵隊長的那點工資,也只能讓家裡人吃飽點,不至於像村裡其他人家那樣飢一頓飽一頓,餓得面黃肌瘦的。

「娘,我吃飽了。」趙成放下碗筷,起身回屋。

「哎呀,怎麼只吃這點,再吃一點嘛,鍋里還有呢。」李秀秀心疼小兒子,怕剛剛老頭子的話傷了他的心。

「不了。」趙成擺了擺手,關上了門。

枕著手臂躺倒在炕上,望著黑的房頂,趙成的揚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這個工人他當定了,無論在什麼年代,當農民都是最苦的,他才不願意頂著大太陽日日在地頭忙碌,最後卻只能分點微薄的糧食,勉強度日,這個年代人們的出路實在是太少了,以他現在的條件,要麼當工人要麼當兵,當兵可是隨時會上前線的,說不定就死在戰場上了,所以最好的出路只有當工人這一條路。

而且,他已經想到辦法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